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再往前走,也就几步路的样子,二帮又看见马路对面有一排不太高大的小平房,在那几乎是中间的位置,有一间房子灯火通明,门口停着一部崭新的规格很是气派的轿车,门开的很大,几乎占据了一间房子的宽度,分成四格,铝合金门框,带花纹的钢化玻璃,给人的感觉虽然房间不大,但是里面一定清新雅洁温馨舒适。??

    正在二帮推着自行车边走边往那间房子里好奇的打量着的时候,一扇小门轻轻地打开,一个女人上半身斜靠着门框,只斜斜地露出了一颗头颅,但是看得出满面带笑,一只小手拼命地向二帮招着。

    凭二帮的直觉,这里也是做那种营生的地方,一种心里未得到满足的懊丧和一种对自己男人功能的不服气,刺激着二帮向那一片光亮走去,自行车靠门旁的墙边放好,二帮真是沉稳老练的走了进去。

    “我刚才看见你到那家去了,看你这么快就出来了,所以就向你招手了。”二帮刚走了进去,那个女人就直视着二帮,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有人盯梢。反正是豁出去了,管它呢,所以二帮也去用心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个头不是很高,但是浑身上下长得很大气,也就是说不仅仅是面孔大,眼睛嘴巴鼻子甚至耳朵都大,就是包括整个的身架让人感觉到都很宽广,皮肤白净细嫩,好像也很是丰满,虽然穿着宽大的厚外套,但是颈脖子到胸部那一片好像是故意裸露出来,一条薄薄的彩色丝巾围着,好像一点也起不到遮挡的作用,反而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二帮故意用眼光向那片白花花的高地直射过去,想一探究竟,但是好像是徒劳无功,这更刺激着二帮加大了要去占领那片高地的**。

    “唉,一点意思没有,就好像在催命一样,快点快点,男人哪能同女人一样,再者说这第一次来,总归还有点陌生感,上来就做那种事,也有点感到难为情,一回生,二回熟,就当作先交个朋友,了解了解情况,下次再来,可以吗?”二帮这说的可都是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

    “当然可以了,我的大帅哥。”那个女人说道。

    没有一丁点的嗲气,笑脸吟吟的,说完话的同时,一只肉嘟嘟白嫩嫩的小手就那么轻轻地在二帮身上拍了一下,使二帮倍感亲切,脑海中就那么很自然的忽然想起另一个女人来,对,那就是二帮心目中的女神,王静。

    也是这副轮廓,但是王静长得更是高大,也更是正点,就包括那脸上的皮肤颜色,都好像也没有一丁点的暇渍,但是说话的表情动作以及神态总有那么几分的相似,使二帮忽然一下子有了一种见到了老朋友的感觉,那种戏虐人生的油条味又恢复了,而且也有一种要诉说衷肠的**。

    “我是一个可怜的男人,出门打工一二十年,就这们被老婆扫地出门了,现在是无家可归,如果你能对我好一点,我以后有空就多过来看看你。”二帮眼圈一红,就好像真的见到了王静一般,有多少的委屈和心酸,不吐不快。

    “那你们之间的手续都办了吗,财产又是如何分配的呢?”那个女人又拍了拍二帮,算是抚慰一下一颗受伤的心灵吧。

    “手续老早就办好了,房子,存款,孩子,都给了她,我是净身出户。”二帮说话的时候,感到心里恨恨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那个女人睁大了一双眼睛,直盯着二帮问道,大概是想从二帮的表情上,来判断二帮有没有在说谎话骗人。

    “没有,我这个人以前是很老实的,不要说到这种场合,就是到隔壁邻居家窜门都不高兴的,有空只喜欢躲在家里写写东西,他是嫌我太窝囊,没有上进心,不能给她挣大钱。”二帮真正说的很是可怜。

    “偶,我可怜的人呐,你怎么这么傻,最起码孩子你要要的,以后也好养养老。”看起来还是一个蛮精明的女人。

    “唉,相识一场不容易,何况我们是自由恋爱,她是在我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跟了我,这么多年没让她过上她想要过的日子,心里已经感觉到对不起她的,还去争个什么,像我这种人说不在也就不在了,还想什么养老,只要她娘两能好好的活着,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二帮现在可都是真心话大放送。

    “偶,我可怜的好男人。”那个女人好像果真被二帮的真情流露所打动,就那么很自然的一下子将二帮轻轻的抱在了怀里。

    二帮也轻抚着她的背脊,接着又把手儿轻移,摩挲着她那一头又黑又硬又亮的头,那种感觉真是温馨陶醉。

    “也不要那么太悲观,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活着,其实我活的也不容易,一个男人出来打工又有了别的女人,一下子将我们娘两个都抛弃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还要供孩子上学,只好来做这个营生了。”

    相拥稍许,大概那个女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轻轻地脱离了彼此的拥抱,一半是安慰鼓励,一半也算是倾诉自己的衷肠吧。

    同时天下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二帮也感觉到有必要去尽一点自己的微薄之力,让她去多做一笔生意,这样她才会多一点进档,日子也才会好过一点,心情也会好一点。

    二人配合得很是默契,二帮也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如果老天要早一点让二人相遇,有可能也是一对平平常常的那种恩恩爱爱的夫妻,可惜上天就会捉弄人,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二人做了一回鸳鸯戏水。

    “以后如果想女人了,就过来找我,哪怕是聊聊天也可以。如果我不在,有可能是到老乡那里去玩了,你就打我的手机号码,我会立即回来。”那个女人好像对二帮的表现也很是满意,浑身上下好像更有了朝气,心情也更是显得愉悦,笑得也更加阳光灿烂了,临分别时还不忘记叮嘱了二帮一下。

    手机号虽然记下来了,可惜二帮没有手机,一个辛辛苦苦挣钱的男人,混的还不如一个做这种营生的女人,真是有一点被这个时代淘汰了的感觉,二帮感到很难为情,心里暗下决心,明天无论如何也去买上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