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本家大哥,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了?”

    两个人一瓶酒下肚,那东北又要了一瓶,酒瓶子打开,两个杯子重新筛满,那小东北睁着一双醉眼惺忪的眼睛,头往前倾,看着二帮,一本正经的问道。

    “怎么?这个你也能看得出来?”那二帮不由感到很是好笑。

    “我估计你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不然的话,你今天晚上的手气不会那么差,我也不知道放了你多少马,但是你还是老点炮,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那小东北有点得意洋洋的说道。

    “难道做什么事情与打牌的手气还有关系?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那二帮说的是实在话,以前二帮对这个打麻将如何能赢钱,那也是很有研究的,讲究的是势,如今又听东北说,还讲究什么手气,那二帮是不由的就感到来了兴趣。

    ”那是当然,手气好的时候,要啥牌来啥牌,你打出来的牌就是闭着眼睛打也不会点炮,手气不好的时候,就像你今天晚上,哪怕你就是跟在后面划水,你也会点炮。“那东北好像还蛮喜欢为人师表,说的不但严肃认真,而且还一套一套的。

    ”唉,可能还真有点讲究。“那二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大大的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过年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哥哥也想家呀,可是搞得这个吊样子,哪里还有脸面去见自己的爹娘,本来也想过去陪陪小孩子,过个安安等等的团圆年,可是我那前妻说怕人家说闲话,非要赶我走,没有办法,一时气急,就到那美容院里小坐了一会。“

    ”我说呢,本来我就猜到了,只是没好意思问。“那东北一副料事如神的架势,开心的哈哈大笑着说道。

    ‘在哪一家?不会是王老五那里吧。“那小东北又是一幅等待求证的眼神,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二帮问道。

    ”还真就被你猜到了,我一开始还真就是去的他家。“既然人家都猜到了,好像也没有必要再去隐瞒,再者说了,好像在当今社会,找小姐并不是一件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相反的倒好像还是一个值得炫耀的资本。

    ”那家不行,那些个小妹妹脾气差得很,我以前也去过几次,后来我就不高兴去了,要不是看他家后台硬,我老早都想去找他家麻烦了,好像后来又换了一家,那又到哪一家去了。“那东北好像对这个话题还蛮感兴趣。

    ”奥,就是过来没有多远,那一排小平房里,好像以前没看到过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做起了这个生意。“那二帮详详细细的解释道。

    ”奥,那是一个常熟人开的,听说他的一个表弟是江阴市公安局的一个什么副局长,对,那里边的小妹妹,脾气也好,性格也好,长得也还算不错,有时还会开开玩笑,不过就是年纪偏大了点,现在一般性的小伙子都不高兴到哪里去了。“那小东北说道。

    好家伙,看来还是一个百事通呢,都了解的还蛮详细的。

    ”现在我就明白你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输那么多钱了,不过听兄弟一句话,以后要想出来打牌,千万不要再到那些地方去,就是想去玩,也千万要记住,不要去找那些老家伙,不然的话,你必输无疑,要找就去找那些小年轻的,玩过了之后,你不但不会输钱,说不定你的手气还会火爆。’那东北一口气说完了,也大口的喝了一口酒,可能有点把嗓子眼说干了。

    “我就是想找年轻的,哪那么就容易找到,即使找得到,像你我这种工薪阶层,可能也消费不起吧。”那二帮还真就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说这个话就看得出来,你也不是一个好出来玩的人,现在的从事这个行业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要太多哟,就是华西村乐余镇锦丰镇这一片,不说有一两千,最起码也有好几百。而且收费又不贵,每次只要一百块钱,还不等于打牌输掉了一样。”那东北撇着个嘴说道,好像这些个小姑娘他都领教见识过一样。

    “那派出所不管呀?难到就任由他们这样?“二帮真的感到吃惊,因为从小东北说话的那语气神态上来看,好像他说的这种情况都是真的。

    ”你看,说这个话你就有点外行了不是,既然能去做这种生意和敢去做这种生意的人,哪一个人不都是有后台大老板的,说白了一点,那就是黑白两道不都是搞好了关系的,就说那个王老五,人家两个侄子,一个就在华西村派出所,还有一个是在市刑警队,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个电话一打,老早消身匿迹,就是你想去抓,无凭无据,谁也不好给他定罪,等到浪头一过,人家又出来活动了,就是有什么事,大不了罚钱走人,又伤不到人家皮毛,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完喝完,生意照常做,谁又能怎么了人家。“

    一口气说完,那东北是又抿了一大口酒,看得出来,这次不是为了解渴,而是解烦,或者也可能是解忧,谁说一个平明百姓就不为国家和名族的前途担忧的。

    ”不然的话,明天兄弟就领你过去长长见识,洗澡敲背按摩剪指甲,都是兄弟请客,不过风流快活的钱是要你自己出的,因为这个方面是有点讲究的。“看样子还表扬错掉了呢。

    ”好的呢。“二帮答应的很干脆,说实话,二帮还真有点动心,花钱不多,开心取乐,既然你老天爷剥夺了我玩女人的权利,那么我还去挣钱干什么,一百块钱一次,按照一个正常男人的生理习惯来说,一个礼拜过两次性生活,那么一个月就是八次,只要八百块钱,既不管饭,也不管住,连衣服鞋袜都不用去帮她买,更不用说去管她的生老病死,与那彭瑛相比,每个月收入几乎全部上交,而且还不要求温存亲热,真是太划算了,以后我还找什么老婆,不如干脆三天两头就到这个地方来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