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顺风港浴室,坐落在华西村农业银行隔壁,一块醒目的大招牌,”顺风港浴室。??   “被做成了一个大的长方形的盒子,就挂在那马路边一根高大的电线杆子上面,看得出来,这个牌子里面还是被装了那种灯光照明装置的,到了晚上还会出洁白耀眼的光芒,所以这个牌子可能还会更加的引人注目。

    本来以为只是一句随便说说的玩笑话,没想到那小东北还当了真,第二天早上只有**点钟的样子,那二帮还躺在床上想心事,没想到那东北已经跑过来咚咚咚的敲门了。

    穿衣下床,匆匆忙忙的洗漱已毕,然后那二帮就坐上那小东北开过来的摩托车,真是呼啦啦的一阵风,还把二帮冻得不轻。一条小巷,本来以为是个死胡同,没想到一个转弯,又进入了一道大铁门里面,眼前的一切景致豁然开朗,真是有一种别样洞天的感觉。

    一幢高大明亮的基督教堂式的建筑,就像过去的那种老式电影院,要拾级而上方可进入到大门里面,周围都被围墙围住,有车棚有院落,在那大房子的后面还有一排小房子,可能是锅炉食堂一类,红日高照,晴空万里,二帮的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起来。

    掀开一个条条式的塑料门帘,二帮跟着东北就进到了里面,一个半圆形的柜台,围住了一角,柜台外面摆放着两张沙,好像生意还满是红火,因为沙上坐了好几个好像是从里面洗好了澡,已经准备出来的男人。

    ”东北,过年了也不回家?“问话的是坐在柜台里面的店老板,四十多岁,长得还算方正,不高不矮,鼻直口方,但是好像有点不苟言笑,因为他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一本正经。

    ”钱也没有,哪里有脸回去?“好像没钱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因为那东北笑得特别的开心,而且都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迭声的笑。

    ”你可好像好一阵子没过来了。“还是那种死板板的表情,可能他前世里就没过过什么开心的日子,一致把那种心情也带到了这一世里来。

    ”这两天谁不忙,又是麻将,又是金花,又是斗牛,又是二八杠,真是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接着又是开怀大笑,并把那老板放到柜台上的塑料拖鞋,递给了二帮一双。

    这种地方二帮从未来过,但是可以照葫芦画瓢,看东北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

    拿过一把小钥匙,是用一根松紧带穿着的,上面还有一个印着阿拉伯数字的塑料小牌牌,来到更衣室,里面的地方很是宽敞,两面狭长的墙面,就摆放着长木柜,一进来的门口放着一张写字台,台面上有两面老式的大镜子,梳子,好像还有两袋护手霜不知道还是护面霜。写字台的正上方的墙面上还有一面更大的镜面,二帮感到那两面小的镜子放的好像有点多此一举了。

    那东北的人缘果然不错,好像穿着衣服的时候认识的人多,这脱了衣服认识的人更多,就见很多人都不断地向他打着招呼,当然也有他去向别人打招呼的,真有一点应接不暇的感觉,不过那东北的心眼好像还满细,也没忘记不时的还来指导指导二邦该怎么做。

    ”先到池子里多泡一会,上来让那个老师傅,给你搓搓背。“那东北好像是吩咐也好像是在建议。

    ”不必了,那样赤条条的躺在那里任由别人在你的身上搓来搓去,有点感到难为情。“二帮说的是真心话。

    ”那么就留下一次吧。“那东北好像也不是过分的勉强。

    ”这是我本家大哥,照顾的温柔点,细致点。“终于洗漱完毕,又换上了宽松式的好像是浴室里特有的那种衣服,本来是准备到大厅里去的,感觉到人特别多,干脆就要了一个小包间,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妹妹刚过来为二人倒上一杯开水,那东北是连介绍加吩咐的叮嘱道。

    ”那是当然的了,你东北的客人谁敢得罪呀?“说话的神态和语气都有点嬉皮笑脸的,看得出来这个小妹妹和东北的关系好像还很不一般。

    ”你在这里吃吃开水,看看电视,躺上那么一会,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到下面去转转。“年纪轻就是好,好像精力特别充沛,还好像那东北根本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打了个招呼,果真出去了。

    ”我先来帮你敲敲背。“进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很普通,大概看出来二帮有点不太明白,赶紧又解释道:”是小东北让我过来的。“

    既然是小东北让过来,那只好客随主便,听候安排,另外二帮也想见识一下,这个敲背到底是怎么个敲法。

    先把手拉过来,揉捏了几下,由此往上,又是捏又是捶,手法轻巧,确确实实是一番出奇的享受,二帮不由自主的就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沉醉在那种美妙的感受之中。

    由下往上,然后再由上往下,一番动作之后,再就是一个听话的大翻身,噼里啪啦,清清脆脆的声音,大概是两个手面并排着横切敲打,两个手面的碰撞不但出了声音,而且就是那个紧凑连续的敲打的感觉,也让人昏昏欲睡,感到奇妙无穷,二帮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高兴花大钱到这个地方来享受了,心里边还真有点感激彭瑛,要不是她的抛弃,恰巧自己又结交了小东北,大概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都在过着这种胜过神仙般的日子。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吗?“一个房间里就自己两个人,二帮明白这个称呼是针对自己喊的。

    ”听说你们这里有特别会剪脚趾甲的,不然看她有没有空,来帮我修修脚指甲。“自己的脚指甲由于常年在特别硬的工作鞋里挤压,有点扭曲变形,二邦尝试了几次,已经有点不好处理了,听东北说,这里还有修指甲的,也想感受一下,并且解决的又是最实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