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军港的夜儿,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告诉我这个夜会不会有我,是不是除了我你心里还有别人,是不是她比我温柔比我能让你快乐,我要你轻轻松松回答,告诉我这个夜晚会不会梦我,是不是梦里的我不在让你难过,是不是她比我坚强比我能让你幸福,我要你明明白白回答,曾经的海枯石烂一转眼就上云天,何必再想何必再说那一段沉冤,曾经的忧伤寂寞一转眼就上云天,何必再想何必再说那一个冬天,

    你看那花儿都谢了,

    你看那海儿都哭了,

    你知道我会永远永远等你给我的回答,让我们忘了那片海让我们来世再重来,

    让我们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永不再分开,

    不,在,分,开。。。。。”

    终于看见大海了,而且还登上了大轮,几声清脆悠长的鸣笛之后,那大轮就如脱了缰的野马,翱翔驰骋在那一片广阔无垠的海面之上。

    傍晚六点钟出,那船长不知道是故意给大家留有一个欣赏海面风景的机会,还是还有点舍不得远离这片故土久久的依恋,反正是前行的度并不快,老船员们大概是司空见惯的缘故,都躲在那休息舱里麻木不仁的或休息或做着一些无聊的事情,但是作为几名新手怎么能抑制住那份对大海的向往而如今终于如愿以偿身临其近的激动呢,所以他们手扶着栏杆,站在那甲板上,不由自主的就放声歌唱。

    海面上白帆点点,与天上的白云相映成辉,几只飞翔的海鸥迎风飞舞着,展示着它那曼妙的舞姿,水是蓝的,天也是蓝的,水天相接的地方重合成了一条线,海水犹如被一双永不休止的大手所源源不断的推进,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来到了甲板前,却又小了下去,浪花翻滚起来,像是身态轻盈的仙子,荡起了白色的粉末。

    欢送着落日的余晖,那石岛越来越小,终于好像从这个地平面上消失了,天色也越来越暗,只有那好像是不远的天边,还挂着几小道金光耀眼的条幅,好像在告诉人们,夕阳无限好。

    |”老李,你也来一。“

    几位“歌唱家”不知道是嗓子眼唱的有点累要稍作休整,还是那激动的冲劲已过,现在居然鼓动二帮也来上那么一歌曲,也不是说二帮就不会唱歌,或者就不能也找出一与大海有关的歌曲,其实二帮知道与大海有关的歌曲还真不少,《大海》《听海》《看海》《海豚》《大海边》《大海走了》《海边一日游》《海边》,《海上花》《海水未蓝》《海盗》《大海啊故乡》《海的女儿》《海的梦》《海的誓言》《听海的歌》《爱情海》《爱情海的鱼》《海》《我想我是海》《海姑娘》《是我的海》,《那片海》《看海计划》《珊瑚海》《孤单爱情海》《海和天空》《秋天的海》《泪海》《月之海》《欢乐海》《带你去看海》《再见中国海》《伤心的海》《跳海》《沙漠海》《多情的海》《海波涛》《九月爱情海》,但是二帮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说实话,二帮自从踏上这个石岛,就感觉到有种被骗的感觉,因为下了汽车之后,虽然也有人来负责迎接,但是带去的地方,只不过是个劳动服务介绍所,店面很大,生意好像也很好,男男女女进进出出问东问西的好像是特别的忙碌。

    负责人是个长得很体面的男人,因为用高大帅三个字来概括形容好像一点都不过分,而且说话的语气神态都让人有种亲切感,据他介绍说,他所负责的这个劳动服务介绍所,是他们远洋公司在这里办的一个分支机构,是专门负责联系海员培训的,南京已打来电话,联系好了,当然还请二帮自己先找个小旅馆住下,等他们下一步的通知。

    当然吃饭住宿还都得二帮自己掏钱,还好也就在第二天下午,电话就打过来了,并通知二帮一切收拾停当,因为要上船了。

    说实话,二帮心里一点都不感到激动,还有种要打道回府的**,虽然终于亲眼见到大海了,但是二帮现在感到大海一点都不可爱,到处都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只,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作呕的鱼腥气,马路上到处尘土飞扬,来来往往的车辆几乎都是来装鱼的。

    那个负责人的办公室里,靠近墙边的木条以上,坐着一个年纪偏大一点的男人,还有两个长得很帅气的小伙子,负责人坐在办公桌后的办公椅上,对面坐着一个个子不是很高,但看起来容光焕一副老板派头的男人,在这个男人的身后侧,斜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美妇人。

    看见二帮进去,那个负责人向那个老板示意了一下,就看见那个老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问二帮以前做过到大海里捕鱼的工作吗,二帮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没有。然后就听那个老板同那个负责人商量说,第一个月三千五,一个月试用期满,以后就是四千五,那个负责人也点头便是赞同,然后就是在几张纸头上签字。

    到底那纸头上写了什么,说实话二帮都懒得去看,二帮现在是一副标标准准听天由命的架势,但是凭感觉二帮觉得那就是一幅卖身契,现在自己又被转卖了一次,但是不论谁买,只要我二帮一不高兴,照样拍拍屁股走人,现在之所以不声不响的听之任之,二帮就是想经历经历长长见识而已。

    不一会,又赶过来两个,总共六个人,都被那个老板带上了一部客货两用车,只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海边,登上了一搜又高又大的海轮,然后喊过来一个据听说是船长的人,让他负责安排一下大家的住宿问题。

    不一会又过来了个精精瘦瘦的矮男人,拎着一个老式的公文包,又把六个新上来的都喊过来重新登记了一下,当然基本不上都是身份证上的信息,不过最后让大家留一个万一出事的紧急联系人的联系方式。

    二帮也不知道留谁的好,父亲年纪已大,如果自己真要是出什么事的话,听说自己糊里糊涂的由江阴市一下子又奔到了石岛,就是急也急死了,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好,弟兄几个都是困难重重,如果自己出事,都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能力往这里赶。

    二帮也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最后就想起来当自己小公公去世,自己回去时,父亲给的一个叶青的电话号码。叶青现在条件好了,而且重情重义,自己如果真的出事的话,叶青会赶过来帮自己料理后事的。

    “出海捕鱼,如果遇难出事了,每人补偿三万五,还没有一条大狼狗值钱,所以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同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这是那个负责烧饭的家伙叮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