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唱歌我不行,不然我给大家作诗吧。  ”

    “好的,好的,作诗好。‘大概大家都没有感觉到二帮的情绪低落,如今听说二帮要作诗,几乎异口同声的附和同意。就见二帮稍作思考状,随口吟道:”人生缘分说不定,如今海上来相逢,同是天涯沦落人,要做兄弟一家亲。“

    待二帮一诗吟罢,几个人几乎都陷入了沉思,就听那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老兰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道:”老李说得不错,从我们一上船那几个老家伙,连一个好脸色都不给我们看,我们几个都是刚上来的新手,既然有缘走到了一起,我们就要抱成团,就像自己亲兄弟一般,万一有人欺负我们,我们就一起上,大家觉得怎么样?“

    还未等大家表态,就听一个声音说道:”不去好好的休息,都在这瞎唠叨啥呢,趁早不要去瞎想,你知道那些人以前都是干啥的吗,他们都是因为在上面犯了事,被警察追得紧,无处安身,才躲到这大海上来的,好好的干活,千万不要去惹事,不然吃苦受罪的是你们自己。“

    在6地上说话要注意隔墙有耳,没想到在这人迹罕至风雨飘摇的大海之上,也会有人能偷听到他们的说话,几个人都几乎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一个个头不是很高,但长得很帅气的英俊小伙子,听他话音好像是好意,所以大家七嘴八舌的就打听开了。

    小伙子姓蒲,山东日照人,就住在二帮的上铺,为人热情厚道,交际好像蛮广,人缘好像很不错,因为通过几天的观察,二帮已经看得出来,他好同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对大家的各种各样的提问,那个小蒲都会耐心的加以解释,最终告诫大家,这上面的很多人确确实实都是因为犯了事怕警察抓才跑到这上面来吃苦受罪的,大家确实也有这方面的感觉,因为好几个家伙的身上,就是包括那个船长的身上,都雕刻着各式各样的刺青,真是左青龙右白虎,还有一个紫胸脯,看摸样就有点怪吓人的。

    可能是大家的心里都被那种阴影笼罩着,稍微又聊了一会,都各自散去了。

    刚开始的几天,大家确实都很开心,吃饱喝足了又无事可做,最多晚上有时会被安排去值班,说是值班,那也只不过就是站在船长室陪着船长或者副船长说说话聊聊天,因为这两个人是每隔十二个小时轮换着驾驶轮船,有个人陪着不容易打瞌睡,白天的时候,几个新来的大都是站在甲板上欣赏海景,大轮从石岛出,先是进入到东海,然后经过黄海,渤海,最终来到了南海的海面上,尽然还几乎都看到了日本岛和台湾海峡,牛逼吧。

    但是快活潇洒的日子好像也并没有几天,先是那个大副和二副喊大家干活了,二帮和几个新来的可能都感觉到几天下来光吃饭不干活还有点怪难为情的,所以一听到喊叫,立马就赶过来了,可是几个老家伙,喊了好多遍好像都纹丝不动,最后还是回报到船长那里,船长用大喇叭呼叫。几个家伙才拖拖拉拉慢慢腾腾的穿着拖鞋像闲庭漫步一样走了过来,那个大副很是上火,就大了一通脾气。

    那个大副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很有一把力气,据听说还是一个本地人,大概由于长年在海上作业,浑身上下都是那种明显的猪肝色,说话的声音有点瓮声瓮气的听不清楚,所以对他的脾气几个老船员就像看笑话一样的好不加以理会,仍然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但是活还是要干的,说是干活,其实也就是将那个准备用作捕鱼的网儿收拾整理一下,该补的补,甚至包括那网边掉落的铁链子也都检查修复齐整。

    负责补网的是那个二副,个头不是很高,又黑又瘦,但是好像很是精明强干,据听说也是个四川过来的打工仔,在这艘船上竟然干了有七八年了,说话的声音很是好听,而且还时不时的来上一句冷笑话,二帮就跟在他的后面打下手。

    等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大家七手八脚的把那修复好的渔网拖到了船尾,我滴个乖乖,这时候二帮才现,这个渔网那叫那个长呀,大概没有几百米,也有好几十米,然后连接到大轮两边的钢丝身上,随着马达声响,大家喊着一二三,就把那个渔网放到了大海里面。

    大概也就在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二帮由于值班到十二点回来,也就刚刚躺下准备入睡的时候,忽然到处铃声大作,二帮还没弄明白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见大家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下床,慌不迭的向外面跑去,见二帮没有动静,那个小蒲用手将二帮推醒,说道:”起网了。还不快点起来过去帮忙。“

    也没有人交代,也没有人说明,到底该具体怎么做,但是既然人家都去了,二帮只好爬起来穿好衣服也跟着去吧。

    ”你就站在这里负责盘钢丝绳。“外面显得很乱,好像也特别的忙,那个大副对二帮交代了一句,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二帮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盘钢丝绳是什么意思,到底该具体哪样的操作。

    ”还愣在那里干嘛,快点干活。“那个大副又对二帮吼道。

    见二帮还是站在那里呆如木鸡,大概明白过来,二帮是个新手,根本就不懂如何去做,然后就拉过一根钢丝绳的头子做起了示范,二帮才总算明白过来,只好照葫芦画瓢,手忙脚乱的盘起了钢丝绳。

    原来做任何事都有一定的门道,不要看别人做起来轻而易举,好像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如同做游戏一般,但是对二帮这个新手来说,当收网完毕,浑身上下大概一点人样都没有了,因为那钢丝绳毕竟是从海水里刚刚拉上来的,上面有很多水,而且一点都不能耽搁,稍一打岔,就会乱七八糟的堆满一地,就更不好搞了,所以二帮的身上搞的像个泥猴子一样。

    接下来就是把那些捕捞上来的鱼儿,进行分类入箱,再然后还要一箱一箱的送到下面的冷库里堆放整齐,说起来简单,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人受的罪,连吃饭的时间没有,就是上厕所时间稍微长了点,都要被一顿训斥,也只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几个新来的就受不了了,断断续续的都开始请起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