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救命呀,救命呀。  ”

    天气热的象烘缸,光着膀子站在那甲板之上,都感觉到汗如雨下,可是二帮穿着棉袄棉裤还感到浑身上下被冻得瑟瑟抖,大轮船终于靠岸了,但是还有最后一项任务,那就是把那储存在冷库里的鱼箱再搬运出来,不然的话一分钱的工资都别想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兰也劝,再忍一忍,不然一个多月的罪就等于白受了。

    渔网撒下去再拖上来,然后就有成堆的鱼儿要分类装箱送冷库,也只不过才两三天的功夫,六个新来的,有两个小年轻的就受不了了,好像他们也没有说谎骗人想偷懒耍滑头,因为一个明显的症状就是恶心呕吐干呕,晕晕乎乎的就象吃醉了酒,看那架势好像比吃醉了酒还难过,蜷缩在床的一角,就像那得了羊角风的病人,一个礼拜不吃不喝,看样子再留在船上要闹出人命了,所以那船长就联系了要返航的渔轮,把他两个捎带回去了。

    还剩下二帮和老兰等四人,就二帮和老兰本来以为是年纪大的缘故,不会出现那种情况,就是晕船,但是十来天以后,二帮也吃不消了,没有办法,二帮就过去向大副请假,那大副一脸的不高兴,说道:“来也来了,你们都不想干活,那么这么多活留给谁干,坚持坚持。”

    给你面子你不要,那可不能怪到我,再者说你大副简直是好坏人不分,六个新来的没干几天就走了两,只有我二帮每天每次都是冲在最前面,但是收工了又是走在最后面,都是把最后的扫尾工作彻彻底底的做好,剩下的几个新来的后来也有了晕船的症状,他们都可以请个两三天的假休息一下,为什么现在轮到我了,想休息一天都不行,所以二帮的犟脾气上来了,当铃声再响的时候,二帮也装做没听见,大副二副还有几个老师傅过来喊,二帮也不买账,还有那个烧饭的家伙,也过来用脚踢二帮,让二帮起来干活,说不干活就不要吃饭,不吃饭就不要吃饭,我现在一直在想吐呢,就是让我吃我也吃不进,再者说我二帮也是有骨气的人,不让吃我就不吃,就这样一直饿了三四天。

    大概是第五天,好像那天捕上来的鱼特别的多,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好像连船长都下来帮忙了,但是还是忙不过来,那个大副就过来拖二帮,说不吃饭也不行,不吃饭你也得去干活,没有办法二帮只好出来了,但是晕船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而且好像更严重了,想呕又呕不出,不呕又想呕,而且每走一步都感到天旋地转眼前黑,二帮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扔下了手中的工具,飞快的跑到后甲板上,一只手扶着栏杆,趴蹲在那里,不动了。

    那个大副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还要过来拖二帮,二帮这次彻底的火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抱住了那个大副的腰,就把他向大海里推去,并且嘴里大叫着:“你们也欺人太盛了,老子都这样了,你们还要逼我去干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干脆和你同归于尽。”

    那个大副也死命的握着栏杆,并且嗡嗡的大叫着,终于惊动了前面正在干活的人,大家都围拢过来,有两个家伙就往二帮身上打了起来,就听那个老兰大叫道:“不许这样,你们要是这样搞的话,那么我们三个也不干了,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他是真的不舒服吗,而且这几天你们又不给他饭吃,就是饿也饿坏了,哪里还有力气干活。”

    不知道是良心现,还是觉得那个老兰说的也有道理,有可能也是怕众怒难犯,所以大家都住了手,最后还是在老兰的劝说下,二帮才松开了那个大副,仍然回去睡觉了。

    想吃饭听人劝,老兰也过来劝,那个小蒲也是老劝,说再坚持几天船就要返航了,时间长了,就是不生病也会饿出毛病的,坚持吃点东西,哪怕跟在上面稍微帮帮忙,熬过这几天,等上了岸了,就赶快走人。

    可是船刚靠岸,那个小个子会计就上来了,而且宣布,不论任何人,如果现在就走,一分钱的工钱没有,如果把冷库里的鱼箱搬上岸,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当然如果继续留在上面干,根据出勤,一分钱都不少,所以四个人在一起商量,老兰的意思是再坚持一下,而且二帮感到这两天身体也好了不少。

    再者说,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那老兰对自己虽然不能说是救命之恩,但是由于出面说话,最起码也让自己少受了一顿皮肉之苦,就此一别,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就算是报答老兰一下吧,所以二帮主动穿上了棉袄棉裤,率先下到了冷库里面。

    说是冷库,果然名不虚传,那个下面真叫那个冷,不多大一会,二帮就感觉到手脚麻木,浑身冷。但是不管怎样难过,还是要咬牙坚持住,可是就在那快要搬到一半的时候,那鱼箱突然垮塌了下来,二帮反应慢了点,整个下半身都被倒塌下来的箱子挤压住了,二帮感觉到这辈子可能完了,因为整个下半身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连累加冻,二帮是真的没有力气去大声的喊叫,只是听天由命似的出来微弱的声音:“救命啊,救命啊。。。。”

    说实话,二帮也不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自己这辈子混到了这步田地,好像已经无话可说,心中确实早已有了轻生的念头,感觉到实在活得没有多大的劲头,不然的话,也不会要抱着那个大副一起往海里跳。

    现在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这么多的象石头块子一样的东西压住,按二帮以为可能要残废掉了,反正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就是喊救命,也只不过是喊着玩玩而已,想最后看看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人还在乎自己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