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老李,那你这以后准备要到哪里去呢?“

    可能是感到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或者也是出于真心的关切,临分手之际,那老兰问道。?  ≠

    也许是苍天可怜菩萨保佑,那二帮总算是有惊无险,当大家把二帮身上的鱼箱移开了之后,虽说是很多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但还能勉勉强强的走路,可是为了大家都能顺顺力力的拿到钞票,二帮还是一瘸一拐的坚持到了最后,直到把那些鱼箱果真都被整整齐齐摆放到了岸边,那个会计才总算信守了前言,给大家都放了几百块钱的路费。

    ”我打算先回到南京去找那个家伙算账,然后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

    冤有头债有主,二帮觉得自己这趟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罪,都是那个所谓的什么曹经理造成的结果,搞得不好,二帮就准备对他不客气,另外人只有经历了生死的磨难之后,才会去想到自己最亲最亲的亲人还是父母,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有生之年,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哪怕只不过就是看望看望而已。

    大家走好,互道珍重,由于自己行走的不方便,上岸之后那二帮就主动的提出分手了,因为老兰他们约好,要南下广州了,出门大半年,东跑西溜的还没有挣到钱,他们心里也是非常的着急。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总共才收了你三百块钱,你还特意跑过来往回要?“那个曹经理一脸的不快说道。

    ”你拿的钱是不多,但是我花掉的钱就多了,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吃住用开销,里外里都有好几千,而且还受了那么多的罪,差一点就死在了海上,反正我感觉到你这是个骗子公司,所以我要求你退钱。“二帮这次可不是来求你的,要讲道理也行,看看我能不能讲得过你。

    ”也不能说得那么难听,什么骗子公司,那人家怎么能干的,受罪是定下来的,但是给的钱也多。只要你坚持个一年两年,大概也能挣个十几万,到时候船员证一办,就可以去做轻松的工作。“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那么多人都能干,为什么你二帮干不了,说到底还是你二帮能力不够,或者说也可能怕吃那个苦。

    ”反正我不管,不然的话我就打11o报警。“二帮有点想耍无赖了。

    ”好好好,我懒得同你烦,那么我退两百给你总归行了吧。“那个曹经理一脸无奈的用商量的口气说道。

    ”也行,其实我也不想同你烦,其实我来争的也就是一个理,还有就是咽不下心中这口气,既然你抱着想和事的态度,那么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二帮说的可都是心里话,而且也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这儿就是一个骗子公司,不然的话,他就不会怕警察。

    ”你是谁呀?吃饭了吗?就在这里吃吧。“

    当二帮拿了那曹经理给的两百块钱,第二天匆匆赶到安徽老家的时候,那二帮的父亲和母亲正围坐在一张小方桌前吃着中饭,对于急匆匆冲进来的二帮,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了,二帮感到鼻子酸,真想放声大哭一场。

    ”我的个小乖乖,这不是小二帮吗,怎么这时候有时间回来的呀,小孩呢?小孩妈没有同你一起回来吗?“跟着进来的是志彩婶子,也就是前几年四十多岁就吃好了晚饭一觉睡死掉的俊余叔的大嫂,因她的大儿子和二帮同年,丈夫又做过多年的小队会计,也算是观音堂李姓家族中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见二帮对自己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根本就来不及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又走近了那李书记身前,弯着腰伸着头去对那二帮的父亲大声地喊道:“俊国哥,是你家的二帮回来了,还不赶快再炒两个菜迎接一下“

    ”二帮,二帮。“还在那李书记嘴里念叨着似乎还在思索之中之时,那母亲好像终于明白了过来,激动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站了起来,真就有要去烧菜的意思。

    ”不用了,随便吃吃就行了。“那二帮劝阻到。

    ”不然就再炒几个鸡蛋?“母亲用一副商量的口气,好像在征询着二帮的意见。

    ”不必了,我在路上已经吃过了,就随便再吃点就行了。“一大盆子的水煮花生,一碗红烧豆腐,还有一盘老咸菜,虽说简单倒也实惠,可以说都是二帮喜欢吃的家乡小菜,一块大饼,一碗稀饭,可以说二帮吃的真的很香。

    ”你爷现在也愚掉了,有时明白,但大多数时候都糊涂。“那志彩婶子寒暄了几句,告辞走了,母亲边吃着饭,边向二帮解释道。

    ”四帮几口子也都在南边打工,平时也难得回来,这个房子也就给我们住了,也算是给他们看家。你大哥由于小孩不争气,几年下来,外债都还没还清,就是过年几口子也是不大回来的,业同一个人在叶青那里帮忙,小韩萍一个人在家忙东忙西的,还要照顾两个小孩上学,听说你同彭丽离掉了,我们在家也不敢和旁人说,那现在小李彭怎么办,到底跟谁过呀?你和彭丽还有没有复婚的可能呢?”那母亲好像都介绍了一遍,这才回过头来想了解一些二帮的情况。

    “不管她,反正我房子也给她了,所有的钞票我也一分钱没要,她要带小李彭,就让她带好了,只要她有那个本事,想复婚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是要么财。”二帮没好气的说道,说实话二帮现在真的有点对彭丽开始恨了,要不是她闹这么一趟,有可能自己也就不会受这么多的罪。

    父亲仍旧那么平平淡淡的吃着饭,好象也在用心的听着二帮介绍情况,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再一言,大概父亲是真的老了,也真的糊涂掉了,二帮到觉得那样更好,人一旦糊涂了,就会生活在自己想象的空间里,也就不会再有什么烦恼了,那不是很好嘛,不然的话又要为自己担惊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