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二爷吃好了饭没事做,出去找人打麻将去了,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回来。 ”

    当二帮说明是特意过来找自己的二爷有点事的时候,那二娘是热情的招呼二帮先坐一会,然后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不一会就见那王佳伦手里端着个茶杯笑呵呵的回来了,:“我去晚了,没赶上场子,人家已经先干上了。”等见到了二帮,那王佳伦讪讪地笑着解释说。

    都是自己的亲人,也可以说是家人,又是两位长辈,二帮觉得用不着拐弯抹角,当即就说明自己特意过来的目的,是看看能不能向自己的小宁哥哥或者玉芳姐姐借上五千块钱,因为做了一笔生意,要急用,最多到年底就还。

    “这么多年我和你父亲从来没有过经济帐目的来往。”这是王佳伦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二帮其实已经感觉到没有多大希望了。

    “听说这几年我小哥和玉芳姐都过的很不错,五千块钱又不是很多,可能还不到一个月的工资,哪怕到时候我在多付一点利息也行。”当然二帮也不想白跑一趟,毕竟不是那蒋阿棱只是回家试探,而自己可是真真切切需要那五千块钱帮自己度过一个难关。

    “说的也是,你小哥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就有六七千,但是他现在在常州上班,又不在家,不然的话,我去你玉芳姐那儿看看“可能因为为有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而感到骄傲,那王佳伦是满脸带笑的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不然我两一起过去。“多年不见,还真有点想见见自己的这位女强人姐姐,几乎没有小学的文化,居然风风火火的就成了大老板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话可能要好说一点。“说的也是,万一要是当面回绝的话,可能大家面子上都不太好看。

    可能也就一根烟半杯茶的功夫,那王佳伦就回来了,快得让二帮都有点怀疑那王佳伦到底有没有真的就到过玉芳姐家里。

    ”你玉芳姐去进货去了可能要两天才能回来,你姐夫光四说,这段时间生意不好做,又要扩大改装店面,手头也有点紧张,说对不起,还请你理解。‘

    当然理解,没来之前,我就理解,在几年前我开始创作《寻梦记》的时候,我就理解了,但是那时候一直认为那种情况只不过是自己的创作,没有得到真实生活的验证,如今二帮感到心里踏实了,不由更感到好笑,因为二帮想到了一句话,那就是看看我二帮厉害吧,好几年前我就能想到今天生的场景,几乎与自己的想象一模一样,或者说还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二帮就不是个凡人,连自己最倒霉最落魄的一天都能提前预知,我二帮就不是一个凡人。

    “呵呵呵。”

    那王佳伦可能根本就不明白二帮的这个笑从何而来,或者可能以为二帮是因为没有借到钱而受到了刺激才出的,因此不知道是提醒还是安慰说道:“听说你以前在家时交际就是蛮广的,而且你现在有几个同学混得都很了不起,而且现在有两个同学都当上了银行的行长了,如果经济上有点小困难,去找找他们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真可谓一句话提醒梦中人,朋友一千不如同学一人,父亲到张家港来过几次也说过,而且在自己几次回家时,通过大家的介绍,自己有两个蛮要好的同学现在真的都坐上了行长的位置,但是二帮就是担心,这么多年大家都没再联系,以前的关系会不会还有用。

    ”张伟在年前被调到蒋山去了,现在在这儿负责的是他的弟弟。“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既是同窗又是同班,人又不错,个头不高,温文尔雅,处处都显示着精明强干,而且和自己的交情可以说还算不错,又是同乡,借个几千块钱应该不是问题,但是人家不在枣巷子了,总归不好跟踪追击吧。

    ”裴家哲不远,现在就在门台子上班,也是主要负责人。“那个工作人员大概听说二帮和两位行长都是老同学,也想示好,故此又把那裴家哲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不打无准备之仗,如果说对向那张行长借钱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这个裴行长可就不一样了,父辈之间二三十年大半辈子的交情,自己和那裴家哲还是同班同学,并且经常结伴同行,一起到那轮窑厂去吃饭,更何况他的一个亲妹妹现在就是自己的堂弟媳,知根知底,交情上面连着亲情,以前自己在家想大有作为时,那裴行长就拍过胸脯保证大力支持,何况今朝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一个办事员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行长了。

    ”裴主任,有人找。“

    ”你是?“

    随着那工作人员一声亲切的喊叫,从一边的侧门里走出一个肥头大耳膀大腰圆高贵气派的男人,二帮立即感到自己形容萎缩矮下了大半截。

    ”我是二帮,你的老同学李业年。“二帮只好尴尬的做了自我介绍。

    ”奥,你是李业年,你看看这么多年,变化都太大,这一打眼还真就认不出了。“那裴主任一拍脑门做了个滑稽的动作,满腔热情的微笑着说道。

    ”谁说不是呢,虽然时隔多年,交情还在,形体再变,这一说话,看表情语气神态,都还是老样子。“办公室里落座之后,待那裴主任端茶倒水已毕,二帮才开口说道。

    ”那是,那是,我们两家的交情,又不是一年两年的,就是没有父辈的交情,我俩还是同班同学,再者说我的妹妹现在又嫁给了李忠,那真是故交加新亲,打断了胳膊连着了筋呀。“

    ”唉,看样子有戏。“那二帮不由心中暗喜,到底是自己多年的老同学,可能这次不会是白跑一趟了。

    当然先叙的都是一些过去的同学之间生的趣事,然后就是相互介绍能知道的一些同学的境况,当然二帮也重点打听了两个女同学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