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当然二帮打听的这两个女同学,虽不是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但是也是非常奇怪的两个女人,可以说对二帮的运道都几乎有着预见性。

    一个就是那二帮曾经准备把她生米做成熟饭的王静,时不时的就会在梦中和她相会,但是每次相会之时又几乎没有男女间的一点邪念,都是一些上学时的音容笑貌,阳光灿烂,纯真亲切,可是说来也是奇怪,只要梦到王静一次,二帮就知道,那段时间自己就会好运连连,风调雨顺,可惜就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梦不到她了,二帮有时也仔细想来,好像是从那彭瑛和周围领居闹别扭开始的,自己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怎么样去对付那些邻居,再后来就是想着怎么去为她报仇雪恨,要怎样再去算计那个杀猪卖肉的。

    可是这要说是因为分散了精力而梦不到王静的话,那么也应该不去梦到那个史俊芳才对,但是那史俊芳又像是二帮的一个冤亲债主,形影不离时刻追随,并且几乎和史俊芳在一起,每次都要行那男女之事,不但感到下身有异物流出,而且第二天还会感到精神疲惫浑身乏力,接着而来的就会是厄运连连倒霉不断,你要说不去相信迷信,这王静史俊芳和二帮前世里可能有什么渊源,但是也不会就每次都那么灵验吧。

    所以二帮决定这次一定要过去好好的看看史俊芳,看看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门道,怎么会对自己那么有邪气,而且心中也不服气,想当初自己不但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而且能说会道聪明机智,简直就是学校里的一个风云人物,可是当自己去向那史俊芳表明心迹的时候,没想到人家只是平平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现在在做什么,当自己给她说明,自己暂时在轮窑厂替父亲帮忙做事的时候,就再无下文了。

    既然你看不上我二帮,那么你也找一个比我二帮强一点的男人呀,可是据裴家哲介绍,那史俊芳后来嫁给了他的一个堂叔,裴大春了,二帮听着就来气,那个裴大春二帮认识,在初中时和二帮同届不同班,二帮在一班,那个家伙在二班,长得可谓矮不墩墩,胖胖呼呼,而且整个形体还不算周正,二帮心里不由感到冷笑,原来你史俊芳也就这个眼光呀,但是那裴家哲又接着介绍道,但是结婚没几天,两个人就又离掉了,这还差不多,那二帮终于感到心里平衡了一点,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喜悦之情。

    芳芳干洗店就开在枣巷街主道十字路口稍偏一点的位置,也就是以前供销社坐落的地方,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那供销社是倒闭垮台了,还是另起楼舍,反正二帮是不得而知,就见那史俊芳站在了门口和一个年轻的妇女在喜笑颜开的聊着天,似乎比以前二帮认识时更快乐更幸福更容光焕也更有女人味,当然也更漂亮好看了。

    二帮也想走过去和她打打招呼聊聊天,或者也想对她说上一句,你看看现在你也单身我也单身,其实我两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如我们从头再来凑合着过过算了吧。

    二帮不由为自己产生的这一想法也感到好笑,想当年大家都是天真烂漫纯真幼稚之时,那史俊芳对自己都是不屑一顾,何况如今自己形容萎缩狼狈不堪,那要是过去一说,不简直是自讨没趣自寻烦恼,搞个不好有可能还要被破口大骂上一顿,算了吧,过去的不会再来,两个人毕竟不是一条道上的,想当初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一味的瞎想,或者也就是个单相思而已,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才能够活命呢,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入非非呢。

    二帮终于灰溜溜的的走了,或者说垂头丧气的离去了也行,富居深山有远亲,贫居闹市无人问,像自己搞的这幅怂架子还有何面目再去见谁,算了吧,再回江阴吧吧,说不好听一点的话,那里最起码还有一间自己租住的小平房呢。

    ··········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唉声叹气是怎么也睡不着,回想这两个月来的历程,可谓是吃苦受罪上当受骗,简直是饱受折磨,也尝尽了人情之冷暖,什么姑姑二爷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什么同学旧情也只不过如此,那裴家哲虽是一行之长,可是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意思,“上面有规定,凡是出门打工三年以上者,银行拒绝贷款。”,有理有节有据。

    二帮也想说,即使银行有规定,那么我们之间父辈交往了二十多年,又是同学,又是亲戚,难道就不能搞一点私人之间的帮忙,唉,还是算了,啥也别说了。自己也想再最后去看王静一眼,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劲头,何况也根本就没人知道她现在的家庭住址。

    望着桌子上散乱的放着的乱七八糟的整钱加零钱,好像加起来也不会过两百,心里更暗自庆幸,幸亏当初自己深谋远虑,想得周到,一下子交完了半年的房租,不然的话还要为房租担忧愁呢。算了,还是再另谋良策吧。

    思来想去,二帮决定到浙江宁波去,虽然不知道其他弟兄几个的地址,但是有小哥叶青的电话号码,等自己到了宁波,电话一打,他们自然会安排人来接的,而且不要说父老乡亲就是自己的大哥三弟四弟侄子都在那里,他们总不会看着自己受难吧,总归会伸出援助之手拉上自己一把的。

    ···········

    ”叩叩叩,噗呲。“

    ”师傅,麻烦你快点停车,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刺,喀。“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二帮就像逃命一般,从那公交车上连滚带爬的猫了下来。

    没有办法,二帮现在是站立的能力都没有了,上吐下泻,最最要命的还是那头痛的特别厉害,使二帮不得不全力以赴的用两只胳膊去抱着自己的头颅,可是顾上顾不了下,那大便失禁了,随着一声轻响,整个车厢里都臭气熏天。

    二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又回到自己的住处的,买了半只烤鸡,还有几样其他的熟菜,当然也买了一瓶啤酒,另外又到药店里买了一大瓶的安眠药,正如那《寻梦记》中的蒋阿棱一样,二帮不想活了,是真的不想活了,活得太受罪,而且还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