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老李,你今天怎么在家?我还以为你又到哪里去了呢。 ”

    那二帮刚刚打开房门,就现那个房东太太在清扫院子里的垃圾,并且对二帮问道。

    “我这几天都在家,并没有到哪里去呀。”那二帮微笑着回答道。

    “不会吧,怎么好几天都没有看见你开房门了,而且房间里的灯也好像从没有亮过”那个房东太太好像有点感到好奇。

    “奥,我躲在家里练功。”因为二邦感到此时心情很好,就仍不住想同她开开玩笑。

    ‘练什么功?不会是练******吧,练那个听说现在可是犯法的。“

    那个男房东正好提着裤子从厕所里出来,大概是听到了二帮与他老婆的对话,赶紧也接上话茬开玩笑说道。

    ”我练的可是正儿八经的功夫,叫做坐禅悟道。你放心,违法乱纪的事情,咱老李不干。“二帮还是嬉笑着解释道。

    ”坐禅悟道,那你明天可以去见见你师傅了。“那个刘老板有一点一本正经的说道,因为男房东姓刘,叫刘世良,这个名字正好也是二帮上初中时,那个校长的名字,特别的好记,但是本地人都喜欢听别人喊他老板,所以二帮每次见到这个男房东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喊他刘老板。

    ”见什么师傅,又在那瞎说。“那房东太太白了刘老板一眼,嗔怪的说道。

    ”我可没有瞎说,他说在坐禅悟道,这坐禅悟道自然是拜菩萨敬佛祖的意思,明天就是水太太生日,很多人都去烧香敬佛拜菩萨的,反正他又没事,何不让他也过去白相相呢。”二帮到了江阴市这么多年,已经老早就明白,这个刘老板说的白相相其实也就是玩玩的意思。

    “唉,真的呢,明天就是八月十九,水太太的生日,也就是那个娘娘庙有庙会,去赶集场的人定下来很多,每年都很热闹,老李你要不要也过去烧上一柱香。”那个房东太太好像恍然大悟刚刚想起来似的对二帮提醒道。

    “什么老李老李的,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呢,最多喊个小李就不得了了。年纪不大,被你这样一喊,以后也就喊老掉了,我还准备帮他介绍一个女朋友呢,以后千万不能这样喊了。“那个刘老板好像挺严肃的向自己的老婆提出了抗议。

    ”唉,还真是的呢,那我以后就喊他李师傅得了。“那房东太太讪笑着说道。

    一提到那个水太太的庙会,二帮也想起来了,因为二帮刚到牡丹离心机厂时,就连续去过两三次,当然那时主要的不是为了去烧香拜佛,一方面是出于好奇,想过去看看玩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过去大吃大喝一顿,因为那天下午全厂不但会特意放半天假,而且那个顾老板还会特意请大家到他家去撮上一顿。

    好像是听说那顾老板也特别敬重信奉推崇水太太,据听说那顾老板年轻时曾跟随大家到长江里去捕鱼,但是后来出事故了,不知道是触礁了还是怎么的,反正危险的很,并且自己的大哥在当时一只眼睛也被什么戳的血肉模糊,那顾老板一时情急,就跪在船头之上许愿说,如果水太太能保佑他们度过此劫,将来他顾济林如果能大富大贵,一定多给香火钱,并且多招香客,来感谢水太太的大恩大德。

    唉,你还别说,不一会就过来了一艘搭救的船只,当然上岸之后,先就是把自己的大哥送到了医院做紧急处理,幸亏来得及时,虽然装进去的是一只狗眼珠子,有点不大美观,但是基本上也不影响看东西,那顾老板也由于一场惊吓,再也不敢到长江里去捕鱼了,没有办法就进了个小厂学起了做翻砂。

    不知道是许愿真的起了作用,还是本就该他顾济林时来运转,反正当年的下半年,他所在的那个厂不但宣布了倒闭,而且还低价出售,那顾老板大概有眼光也有魄力,反正是一鼓作气,七凑八借搞了一笔钱,把那个厂盘了下来。

    有些东西真就说不清道不明,就像这个厂,别人搞就是亏本,但是这顾老板一接手,不到半年就脱平困奔小康,再不到半年人家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老板,因而也没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在每年的水太太生日那天,这个顾老板不但自己给的香火钱很多,而且厂里全部放假半天,都去烧香拜佛,当然中午就在他家大吃大喝一顿,这几乎都成了惯例。

    可是自从搬到了新厂,这个惯例就取消掉了,不知道是因为路途稍微远了一点,还是生产任务的确紧急,或者是厂子变大了,职工人数变多了,可能算算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或者就是按照那金工车间的主人蒋星的话说,这个顾老板,财是了,但是人也变了。

    二帮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玩上一天再说,因为二帮现在感到自己的心情很好,虽然口袋里的钞票几乎也所剩无几,但是二帮觉得也无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自己是诚心实意想往黄泉路上走,但是也只不过就睡了三天三夜的样子就醒过来了。

    二帮也不知道是要去感谢苍天大地呢,还是要去感谢那些生产药品质量不怎么样的厂家,一大瓶两百多粒的什么他他宁药片,一口气吃下去居然吃不死一个想死的人,虽然做了一个荒诞离奇的梦,但是二帮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因为那个刘鸟翔的什么老子状告自己的情节,其实就是自己从石岛回来以后反省时的一个假想和创作。

    令二帮感到真正开心的原因是,在那做梦的最后,居然梦到了王静,凭感觉二帮觉得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可能又要交好运了,因为以前的征兆真的都是很灵的。

    但是具体会体现在什么地方,二帮感到确确实实搞不懂,只好静观其变,或者就是随便到处瞎逛逛也行,因此这个水太太的庙会真的是一个特好大好的绝佳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