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你就是第二个拼命三郎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呵,来来来,大家抽烟。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那牡丹离心机有限公司主管生产的厂长王建刚很是热情,再加上人的长相也很是体面得体,方头方脸浓眉大眼,不但高大,而且威武,不知道是由于几上几下的原因,还是因为如今又重新上台的缘故,显得春风满面,意气风发,反正是掏出了一包档次很高的利群牌香烟,发了一圈。

    可以说王建刚,人的确是很不错,在二帮刚到牡丹离心机厂来上班时,这个王建刚就是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可以说在二帮来了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人家又向上跨了一步,变成了总装车间的车间主任,也就是大家习惯上说的大车间,一下子由掌管十几个人的小领导,变成了一个统帅一百多号人的大主管,也许那一年正是他的鸿运之年,在接近年底的时候,又直接连升了两三级,就变成了生产厂长了。

    可是就在第二年的开春,也不知道是嫌收入不太满意,还是看着那牡丹离心机厂的迅速发展壮大,激起了他的雄心壮志,或者也不甘心去做人家的一个马前走卒,替人卖命效力,就主动辞职,也回家自己办厂了。

    可是人世间的事就是这样,看着别人吃豆腐牙快,可是轮到了自己反正就是硌牙,也搞了一年多,而且搞得也是离心机,但是就是打不开销路,忙到最后,由一块块小的废铁变成了一个个更废的庞然大物,关键的是在这个演变的过程中还要去向别人支付一定的劳动报酬的,这就变成了里外里二斗米,得不偿失了,反正就是没有搞得成功。

    也许是顾老板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或者是那顾老板觉得这个王建刚还有点可以利用的价值,更或者是情有可原,被逼无奈,两厢情愿,反正是二人一拍即合,再度联手,强强合作。最终那王建刚又重操旧业一如既往的又坐上了大厂长的宝座。

    可是不知道确实是因为那王厂长年轻气盛,惹犯了众怒,还是那顾老板也认为一个愿意吃回头草的终不是一匹什么好马,干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王大厂长就又被走马换将,改为一个主管技术开发的一个科长了。当然这时候主管生产的厂长就是那被顾老板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一个高级工程师,大家送给他一个外号,叫“小耳朵”的王新华。

    外号叫“小耳朵”,可不是真的因为他耳朵长得小,其实这个人长得比王建刚更是气魄,那是肥头大耳膘肥体厚,可以说是威武雄壮,之所以大家送给他“小耳朵”绰号的原因,据二帮后来分析认为,其实是因为他根本就听不进大家的合理意见,而且又不是一个行事果断独断专行雷厉风行的那种,而是好打马虎眼,凡事以和为贵,你好我好大家好,齐不齐,一把泥,就像那七八流的泥水匠,并不追求什么完美的结果。

    而那一年,也正是老倪当金工车间车间主任的时候,所以当二帮有理有据的把那老倪的一些不正当行为反映到他那里的时候,虽然他自己也是拍桌子打板凳,表态认为老倪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而最终的结果也是双方的调解压服,其实是吊毛的作用没起。

    如今这蒋星回来了,而且王新华和那个王建刚又来了个对调,并且据蒋星的小道消息所说,公司里也在开会研究,有可能要把金工车间的工资标准上调提高,可以说这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所以大家看见自己的厂长笑逐颜开满面春风的这么热情,当然也感到很是开心,就都自然而然的把那难得抽到过得好香烟接了过来,打火机一点,都喷云吐雾的微笑着静等下文了。

    当然二帮并没有去接那根香烟,也并不是因为二帮不识抬举,而是确实事出有因,因为二帮不能去抽别的牌子的香烟,一旦抽了,不是伤风咳嗽,就是扁导体发炎。

    “呵呵呵,今天特意给金工车间的大家召集过来,确确实实是为了开个小会,会议的主要内容当然也就是宣布大家都关心的金工车间工资收入的情况,为了适应新的市场经济的需要,也为了体现老板对金工车间的特别关心,经公司领导研究决定,从下个月开始,对大家做出来的活的工价做适当调整和提高。”

    “好。”还没等那王建刚把话说完,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拍手鼓掌叫起好来。

    那王见刚作了个让停的手势,继续说道:“当然这也只是调整,还在适当的摸索阶段,工价放开的主要也是一些特别费力的大件和一些加工起来特别邋遢的浇铸件。有些小件,特别是一些加工工艺特别简单的不但没上涨,还做了一些适当的下调。”

    那二帮不由感到心中一紧,眉头可就皱了起来,听话听音,而自己主要干的活,就是那大家一贯认为的不但属于小件,而且还就属于加工工艺比较简单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那王建刚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大概是发现了二帮的愁眉苦脸,气色不正,又接着说道:“当然我也说过,这也只是在适当的摸索阶段,我先把这个制定好的工价表放在这里,等一会大家好好的看上一看,如果有什么意见和看法,也可以去找我私下商量解决。”

    那王建刚把工价表递给了蒋星,然后宣布散会,自己站了起来,又发了一圈香烟,再然后就是火急火燎一般的走了。

    ··············

    “我准备不干了”。

    别的人大概都自感到是在涨工价,所以都不太关心工价表上是怎么规定的,一个个都拍拍屁股喜笑颜开的过去干活了,只有二帮垂头丧气的把工价表拿过来看了一遍,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那不锈钢法兰自从蒋星回来以后本来又恢复到两块钱一件,现在又清清楚楚的写着单价一元,就是那不锈钢管车竹节口,原来是每件一元,现在竟然标注的是零点六元,虽然也有一部分的工价可以说都翻倍的上涨了,但是还是入不敷出,相对的来说,每个月还是要吃亏了几百块钱。

    “其实我也不想干了。”

    那蒋星飞快的向办公室的门外扫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略显诡秘的向二帮说道。

    二帮也回过头去,向办公室门外看了看,待到确信没有别人经过或者进来,这才略带好奇的说道:“不会吧,其实这对你又没有什么影响,为什么你也会有这种想法呢?”

    “唉,其实你是不知道内情。”那蒋星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首先你看看,他王建刚今年搞的这个方案,既然我是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最起码对于这么重大的调整,那是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和看法吧,可是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说出来他是同老板商量研究决定的,其实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另外我据听说,他对那个王新华留在公司里主管新产品开发和图纸设计也不满意,那是一心一意想把他挤兑走,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王新华一天不走,就会对他有着威胁,所以按他的意思,是想把我调过去接替王新华,也不是说我就不能去搞,而是因为这个方面本来就是他一手经管的,我过去的话不然还要处处向他请教受他挟制,其实我就是一个傀儡,而且还听说要把小施调过来接替我做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虽然说小施人很是不错,但毕竟她是一个女流之辈,以前只是管理成品质量检验的,对于金工她毕竟也是一个门外汉,这样一来,小施其实也就变成了一个傀儡,还不是一切由他王建刚做主,所以这样他就是实际上掌控了全公司的实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以我一来不想受气,二来也不想参与勾心斗角,再者说我也老早就想回家买一部大的车床自己搞了,再加上这几年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反正在哪里干都饿不死人,说不定还会更省心省力赚大钱呢。”

    原来是这么个情况,没想到人家是说走就走,一个礼拜都不到,那个蒋星已经一应手续办好,好像是倏忽之间就消失掉了一样,搞得那二帮好像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连句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去说,更不要说去为他举行一个欢送的仪式了。

    “王总,不好意思,我也是来辞职的。”

    那二帮深思熟虑了十几天,还是觉得蒋星说的一点都不错,一个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而且这一段时间越想感到越不是滋味,所以那干起活来一点精神都没有,并且也感到很是心烦,正被那蒋星说到了,新上任的车间主任根本就一个外行,动不动的还要来向二帮询问打听了解一些车间里的活儿怎么去安排施工,那二帮心想,你是主任,是这个车间里的最高领导,干嘛一天到晚来烦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算老几呢,别人都在涨工价,整个车间里而唯有我在降工价,所以那二帮越想越是感到不服气,终于鼓足了勇气,走进了厂长办公室。

    “呵呵呵,这是为什么呢?”那王厂长看起来还很是热情。

    “主要的原因自然还是因为你搞的这个关于工价的方案,对我太不利了,别的人都是上调,而只有我是不升反降的。”二帮说话就是喜欢直来直去开门见山,根本就不知道要去用什么方法策略。

    “呵呵呵,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只是摸索阶段的试运行,以后我们还会慢慢的再做调整,等干一段时间再说好吗?”那王厂长还是态度和蔼的劝说道。

    “那么你能给我说说,为什么别人都是上涨,而偏偏要把我的工价下调呢?”

    其实这才是二帮几天来的心结,如果不搞清楚所以然来,还是觉得没办法再干下去。

    “其实我在搞这个方案的时候,主要的依据就是你们去年的最后工时统计,你有好几个月的出勤天数都只有二十几天,而每个月的实发工资都是三千多,平均日工资几乎都在一百六七十块钱一天,有一个月只有二十二天,而最终的结算工资是三千九百六十元,也就是说日工资在一百八十块钱一天,可以说这个标准不要说在我们厂里,就是在周边地区的所有厂里都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二帮不由冷笑着说道:“虽然算起来我的日工资是高的,可是你可知道我每天的活都是怎么干的吗,我认为既然我们公司里搞的是按件计资制,那么只要我把活干出来,并且经过检验合格了,那么你们就应该按照你们制定的标准不折不扣的付工资给我,而不是看见我工资高了就想办法压榨克扣,虽然我的考勤表上反映的出勤天数是二十二天,其实我的实际出勤天数几乎三十几天都不止,不要说我每天早晨几乎都是比别人提前动手一两个小时就开始干活的,而且晚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延迟一两个小时下班的,更何况有时生产任务急的时候,我能一口气干上二三十个小时,恨不得一天抵人家三四天的工作量,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反正我们来上班都是从门卫上打卡的,那上面是绝对有反应的。”

    “其实我们也听说了,自从曹国喜走了之后,你就是第二个拼命三郎,也正是考虑到你的工作劳动态度,所以我在制定工价的时候,也做了全盘考虑,把你习惯上加工的标准大法兰,由每件两元上调到每件四元,而且还把一些浇铸件也都按百分之五十甚至成倍的上调了,所以表面上看你吃亏了,其实和原来还是差不多的,呵呵呵。”那王厂长还是耐心地解释道。

    “你说差不多,那是因为那些活不要你干,其实我也会算账,小的洗涤管进料管法兰,每个月最多的都能有一千多件,而每件降价一元,其实我就要少掉近千元,虽然那大的法兰翻倍了,其实每个月只有三五十件,也只多出来一百多块钱,哪头轻哪头重,我还是拎的清的。”

    二帮那是冷冷的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