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你这个霉鬼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那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天气虽然转凉了,可是二帮的生活热情并没有凉,当那小孩子最后向自己要钞票,说去要交什么办理毕业证以及身份证的费用时,二帮干脆就把自己身边仅剩的几张“毛爷爷”都递了过去,没有钱了不要紧,只要我人还在,谁能看到谁的明天,说不定我明天手气就会好起来了,一天晚上我还会赢他千儿八百的,也说不定我今天晚上就会去买一张彩票中他一个特等奖,也说不定····,唉,还是不说了。反正不到手的兔子,也不知道他会往哪里跑。

    想法有时都是不切实际的,切切实实的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才是至高无上的硬道理,所以二帮有根据那招工启事说的去准备再重新找一个工作。

    “你的车工干了多少年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大厂,没想到里面开了好几家手工作坊,几经打听总算才有人接了自己的话茬,向自己询问情况。

    “干了有十几年了吧。”可以说二帮说的也是实在话。

    “以前都在哪里干呢?”人家是边干活边发问,好像也两不耽搁。

    “一开始在暨阳中学的一个校办厂干了几年,后来就在牡丹离心机厂,一口气干了有十几年。”可以说二帮还是在实话实话,不过心里还真有点怀念起那个校办厂了,现在好像叫什么凯华制版公司,也不知道如今发展得怎么样了。

    “那么为什么要离开牡丹离心机厂呢,听说那个厂还是很不错的。”那个人好像还准备问得很详细

    “是不错的,大概有些观点和某些做事的方法不敢去与某些领导苟同吧。”但是二帮可不想去回答的详细,虽然离开那个厂了。毕竟也呆了十几年,不讲感情但是有了交情,不能因为自己刚离开了那个厂,就去败坏个厂的名声,这是一个做人的起码准则,至少二帮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我这里前几天已经招到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家有个亲戚也想招一个车工,可能路程稍微有点远,我可以打一个电话让他过来把你领过去。“

    那个人可能对二帮的从容应对还算满意,竟然要想着去为别人做点好事。

    “可以的,不然先去看看了解了解情况吗。”

    那个人可能觉得二帮说的也是,就停下了手中的活,从口袋里取出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也只稍微介绍了几句,就让二帮在这里等着。

    果不其然,也只几分钟的时间,就开过来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走下来一个长得有点瘦高挑身材的人,瓜子脸,显得很小,嘴巴,鼻子,眼睛,耳朵,似乎都很大,好像又很爱笑,而且笑得还特别的好看,嘴巴一咧,就好像满面春风了。

    “就是你?”大概看见只有二帮一个人干站在门口,凭直觉加猜测的问道。

    “不错,就是我。”待二帮回答完毕,那人立即上来紧紧的握住了二帮的手,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有可能吧,我以前也就在前面的一个牡丹离心机厂干过了十几年,或者也许在哪个棋牌室里,因为我没事的时候,好去打打小麻将。”二帮也被那个人的热情所打动,所以情急之下,连自己好赌博的不良习气都说了出来。

    “这两个地方我定下来是没去过的,牡丹离心机厂与我没有什么业务往来,赌场上更不会见过我,因为我是从来不赌博的,当然也就不会到那个地方去了,不过我也奉劝你一句,以后那个地方也少去去,总归不是什么良好的场所,容易结交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虽然说这两个地方不会见过你,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你很面熟。”

    这个家伙看起来也是个性格直爽之人,不但上来就对二帮提出了忠告,而且好像还因为到底以前见没见过二帮这个问题深深地陷入了沉思,好像还有点苦眉紧锁的样子,让二帮感觉到这个人很是可爱。

    “可能是我们前世里的缘份吧,说实话,我一看到你也觉得挺眼熟的。”

    可以说,二帮的确很机灵,这就叫顺杆子爬,既然人家都说和你好像很熟悉了,再者说你现在是有求于人家,套上了近乎只会有好处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呵呵呵,可能,可能。”那个人好像也为自己的行为举止感到难为情起来,应付着说道。大概又是为了打破一时的尴尬,随即微笑着说道:“我姓管,叫管云福,看起来你人也很不错的,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合作得愉快,我也不喜欢那些油腔滑调油嘴滑舌的人,反正你只要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工作,我总归不会给你亏吃的。”人家说的好像也很直接也很实在。

    “那是,那是,只要收入满意,在劳动态度和为人方面,你只管放心。”既是表态,也是实话实说,二帮自认为自己不论是对待工作的态度,还是为人处事的方法都还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这两天很忙,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明天可以早一点过来。”

    也许真是很投缘,那个管老板,打开了面包车的后备箱,把二帮的破自行车放了进去,然后载着二帮就回来了,一个小围墙,一圈小平房,一个小门卫,里面除了这个管老板一家,还有一家是做硬纸板包装箱的。一台普通车床,三台数控机床,既然这个管老板说反正是按件计资的,你可以马上就可以动手干活,所以那二帮也不客气,本来对于车加工就是二帮的老本行,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也只是听那个管老板口头说了一些具体要求之后,二帮就操作起来了。

    午餐也很是丰盛,六菜一汤,两荤四素,老板娘亲自下的厨,那二帮感到很不好意思,自己又是初来乍到,也想好好的表现一下,所以在吃好了饭之后,碗筷一放,立马就走过去,点上了一支香烟,又开始开工干活了。

    因为对工作场地,工作内容,以及那饭菜的质量都很是满意,所以到了晚上下班以后,对于老板的叮嘱,二帮也是牢牢地放在了心头之上的。

    “管老板早。”

    本来还以为自己来得很早,没想到刚进到车间里面,就发现那个管老板已经坐在了一台钻床旁边开始在开工干活了。二帮当然也是二话不说,立即启动车床动手加工昨天还没干完的活。

    说实话二帮的确来的很早,六点钟就从家里出发,在路上还是耽搁了二十多分钟,又上了一个厕所,真真的开工时间大约是在六点半左右。可以说比管老板规定的上班时间还是提前了一个小时。

    二帮之所以提前来的原因,除了那个管老板的叮嘱之外,反正是按件计资多劳多得,目前经济困难,也想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能多获取一点劳动报酬,其实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管老板这里的四部车床当中居然有三部是数控车床。

    不言而喻,数控当然是由数字操控的,据听自己的小孩子所说,现在是科技大进步的时代,老的机床都在更新换代,就包括这个车床也是如此,里面附加了一块线路板,就相当于一台电脑一样,只要根据你自己的要求输入指令,然后他就能自动按照你的要求进行加工,不但省时省力,而且方便快捷,加工的精度还高,现在既然有机会接触到了这个东西,二帮就想能够跟在人家老师傅后面把他偷偷的学会掌握了,这样自己也算掌握了一门属于高科技的新技术。

    对于偷学到技术,二帮也认为并不是不可能,自己有个姨夫,也就是那个现在在上海开了好几家广告公司的叫黄林的父亲,年轻时根本什么技术都不会,在那个年代就是想学到一门技术,可能也要专门地去拜师学艺吃苦受罪的,可是这个老姨夫就是特别的聪明,有空没空总爱跑到一个老木匠家里去玩,然后回家买了工具,照葫芦画瓢,果真经过实践摸索和刻苦锻炼,没有多长时间就成了一个自学成才的好木匠,而且一时名气大振,有很多人家都愿意高薪聘请他,使很多人都感到眼红羡慕。

    二帮都在上高中的时候了,突然有一天就看到了一本连环画,是讲述大侠霍元甲的故事的,说的就好像这个霍元甲也是通过自学成才,成为一代武学宗师的,当然后来又知道了一个八卦太极拳的传人也是通过偷学了人家的本事才取得了成功的,所以说学技术并不是就一定要有师父去教,而是就看你自己到底上不上心,愿不愿意去为之吃苦摸索实践锻炼总结乃至掌握了。

    就像自己现在已经会的那些车磨刨焊铣加工工艺,那一项不是自己去看着别人操作,然后再根据一些本上的介绍,边琢磨边实践偷学来的,所以那二帮现在很有信心能够把这个数控加工的技术学会了。

    “你只要干好你自己的活就行了,对于别人所干的活和所做的车床不要去东打听西打听的。”

    大概也才一个月不到一点的时间,可能是那个管老板感觉到了二帮的动机,或者说可能也在时刻防着一手,所以就阴沉着脸对二帮提出了警告,也不知道还是劝阻或者劝说什么的。

    “那有什么呀?如果我能多掌握一些技术,一旦我把手里的活干完了,不也就能去干那种车床了吗,还不是能够为你多分担一点,也算能为你多做一点贡献吗?”二帮不以为然的解释道。或者也可能觉得二帮说的有点道理,反正那个管老板也没再表明自己的态度,默默地走开了。

    也许正是由于二帮上班时间抓得很紧的缘故,看起来是一大堆的活,也就只有一个半月的光景,真的就被二帮干完了。二帮也如愿以偿的操作起了数控机床,当然先干的也就是些简单的活,加工程序是老板设置好的,二帮只是负责装夹操作一下,真的是很轻松,又干净,所以当那管老板喊二帮晚上也跟随着大家晚上一起加个班的时候,二帮是欣然接受了。

    吃好了晚饭,放下了碗筷,反正还是老的习惯,来到了外面,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看了看天,飘过来了几片乌云,心想着不要下什么晚雨哟,趁早动手干一点活再说,万一下雨的话,也好早一点回去,因为其他人的习惯是吃好了饭总归要休息一会的,既然是加班,就不用去等他们了,所以那二帮又开始工作了。

    江阴的天气就是那么的有一点反常,都九十月份了,竟然还能响起轰轰隆隆的雷声,也就在二帮感到不能理解的时候,然而让人更不能理解的事情就那么样的突然发生了,就听“喀”的一声剧烈响过,所有的灯光倏忽熄灭,并且还传来了一鼓刺鼻的焦糊味,那个管老板好像反应很是敏捷,迅速拿过一把三节的手电筒来到车间里到处寻找查看,并对二帮呵斥道:“你在搞什么名堂?”

    “我,我,我什么也没搞,就是在正常的干活呀?”

    让二帮打起结巴的原因,当然是二帮借助那个管老板手电的余光,也发现了自己所操作的那部车床的主头箱位置正在往外拼命的散发着一股股的烟,真的让二帮感到惊慌失措手足无措起来,就连那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这个要让你赔。”那个管老板凶巴巴的说道。

    “我又没做什么错事,为什么要让我赔呢?”既然是涉及到了经济问题,那二帮也感到敏感起来,所以也并不决定让步。

    “人家都在吃饭呢,谁让你过来干活的,如果你不过来提前动手干活,很可能也就不会出这个事。”

    好象说得也很有道理,二帮也一时感到语塞,但是还是考虑到钞票问题,也不得不勉强争辩道:“从我来的那天开始也就是这么干的,再者说你也从来没提出过阻止,说不定你的心里还非常开心呢,甚至你还恨不得我再抓的紧点呢,现在既然出了事了,总归不会把责任再推到我的身上吧。”

    或者说二帮说的也不一定就没有道理,那个管老板可能也感觉到理屈词穷无力反驳,就大吼了一声道:“你明天不要干了,你这个霉鬼。”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