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不是燃烧而是爆炸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呵,我回来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可以说在走在回来的路上,那二帮就思索着预感到彭瑛可能会在自己这里,所以就在那路边顺路经过的卖菜的摊头,买了两条新鲜的大鲫鱼,并附带的买了一些猪肉和其他的蔬菜,当然也没忘记捎带了几只大苹果和水梨。

    当车子骑进院落的时候,那二帮一抬头就看见自己房门虚掩,也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那心中还是有点小激动,所以就拎着东西噔噔噔兴冲冲的冲了上去,看见那彭瑛果然坐在了电脑边,就立即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呵呵呵,我回来了。”

    没想到那彭瑛只麻木的回过头来瞅了一眼,又面无表情的扭过了头去,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那二帮就想:“可能是人家工作太繁忙吧。”

    因为以前就知道,那彭瑛就是这副脾气和性格,所以那二帮也没做过多的理会,只是笑嘻嘻的轻轻走了过去,把装着水果的塑料袋放到了那彭瑛面前的桌面角上。那彭瑛就顺手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只大苹果,往身上的衣服袖子上随便擦了擦,然后就放到了嘴边“咔嚓”一口咬了上去。

    可以看得出来那床上不但被收拾得很整齐,而且好像也很干净,这说明那彭瑛的确是大部分时间是住在这里的,不过对面的那张沙发上,可就不敢恭维了,除了摆放着几件乱七八遭的衣服,甚至还有几个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大塑料袋,这里一只那里一只毫无讲究的歪歪斜斜的散放着,地面上好像也从来没被打扫过一样,都能看到很多明显的颗粒状垃圾,当然还有几个可能是那种包裹面包的塑料薄皮也在潇洒的随意漂浮着,两三个方便面的包装袋那就更是显眼了,不过是老老实实的靠在了墙边或者是安安静静的躲在了某个墙角的角落里。

    二帮又来到了厨房间,这才发现炒菜的锅子也是乎乎油渍渍的,很明显也是用完了之后,并没有来得及被清洗,电饭锅里也有着少许的剩饭似乎都变得变质走味了,还有着周边位置也好象结成了一道很硬的范波波,二帮拿过了铲刀,尝试了一下,好像根本就纹丝不动。

    还好二帮也不知道是在高中里还是初中里就学过一篇叫做什么统筹的课文,那就是教大家怎么样分步骤有计划按顺序去做自己需要做的各项工作的,当然首先是把那个电饭锅里放上了水让他浸泡一会儿,然后过来把房间里的各种大号一点的垃圾用手捡起来,放到那外面走廊里的一个专门放置垃圾的铁皮桶里,再取过扫帚把地面清扫一下归堆,再用操垃圾的粪箕把他们操放到铁皮桶里,然后再去清洗电饭锅,待到清洗完毕,又放了一点米在里面清洗,然后就是加适当的水,接通电源插座。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炒锅也洗干净备用,鱼肉蔬菜该洗的洗,该切碎码段的切碎码段,反正是一应准备工作提前做好,并很快的有条不紊的把一道道散发着各种香气菜肴摆放到了餐桌上。

    “彭师傅,你要在这里将将就就的吃点晚饭吗?”那二帮笑嘻嘻的显得很客气地问道。

    其实那二帮就是想故意的逗逗那彭瑛的,因为二帮早就把彭瑛的饭碗筷子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摆放好了。

    “我当然是要在这里吃晚饭的,我都好几天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饱饭了。”那彭瑛听见了喊声,那是迅速的满脸带笑的奔了过来,并且很不客气把每道菜都大口的品尝了一遍。

    “嗯,不错,想不到隔了这么多年你的手艺还没有被落下。”那彭瑛是一边狼吞虎咽的大口吃着饭菜,当然也没忘记把二帮总算也夸赞了一句。

    二帮可不敢得瑟,虽然本来也想去再自我表彰一下的,但是知道那彭瑛是属老虎的,而且可能还是个天生的阴阳脸,就像是三伏天的天气,那是说变就会变的,能看见彭瑛开心起来,那二帮也感到满足了,所以只是微笑着默默吃着饭。

    总算是有了一大碗米饭的垫底,当第二次又盛了大半碗米饭过来以后,那彭瑛这次总算变得吃相斯文起来,除了消停自在的细嚼慢咽,而且也向二帮打听询问起了在沙钢里的具体工作情况,当然二帮也没有隐瞒,只不过是叙述解说的简单一点罢了,只告诉她自己本来是被安排在维修行车的班组的,不过现在被抽调到了抢修队,那彭瑛就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听说沙钢里是经常死人的。

    沙钢里经常死人,这可不是道听途说危言耸听的传闻,因为二帮现在到了抢修队,各个分厂那是都能光顾的,在闲暇之余甚至是吃饭的空档,都能听到一些关于又死了人的小道消息。

    可能是快要到了吃饭时间的缘故,一个女行车工从那行车平台上急匆匆的走过,这时另一部行车就开了过来,一下子就撞在了这个女行车工正在行走的行车上,可能是因为撞击力过大,加上这个女行车工可能也没有一点的精神准备,反正一下子就从那行车上翻落了下来,等有人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时,那个女行车工只要求来人把她的手机拿出来打开,算是最后看了一眼那手机封面上的她的宝贝儿子一眼,也就咽了气,听的人不但感到毛骨悚然,而且也忍不住的想伤心落泪。

    一个怀揣着六七种特种行业资格认证证的冶炼行业中的奇才,来到沙钢工作了不到半年时间,在一天晚上值班时,可能是到车间里去巡视,中途可能是烟瘾犯了,或许也怕是被某些工人看到而造成不好的影响,就准备躲到一个一般人不容易发觉的僻静角落想过过瘾,可是就在打火机发出火花的一霎那,悲剧发生了,因为他所在的地方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聚集了很多的也不知道是氮气还是氢气,或者有可能还是各种易燃易爆的混合气体,这就不是燃烧,而是爆炸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