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为人处世义字当先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李,我这段时间很不顺利,过春节期间连输了几万块钱,现在老家又来信,让我近期必须回去一趟,因为大家可能准备帮我老子过个六十大寿,我实在没办法了,看看能不能帮我凑个千把块钱,让我度过这个难过,等我把老子的寿诞过完,马上就回来想办法挣钱,一旦我手头有了,就马上还你。”

    那二帮正在和陈连住一起打着小麻将,没想到到了十点多钟以后,那个小林过来了,看见了二帮先是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又看了几副牌,一直等到了散场,才有点显得很难为情的对二帮提出了想借钱的事。

    俗话说得好,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更何况现在一刀都不要插,只不过是千把块钱的小事情,还有人家小东北为了朋友甚至都可以请上一个多月的假,去帮忙照顾,可以说是个活生生的好例子,也为大家竖立了一个患难与共以心相交的好榜样,那么自己这个作为大哥的总归也不好意思耻为人后吧。

    “可以,你老子就是我老子,何况他老人家过大寿,我一定想办法全力支持,不过我身边是没有,工资卡上正好还剩了一千多块钱,要不我全部取给你。”

    那二帮并不是在说客气话,为人处世,义字当先,大概这也是自己父亲当年曾经教导自己怎么做人的范畴之一,三纲五常,仁义礼智信,那个‘义’子就几乎被排在了第二位,可见做人要讲究一个‘义’子是多么的重要。

    更何况对于小林的为人,二帮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宝贝老婆疼爱孩子,一直被自己当作是一个自己学习的楷模,如今通过这件事又更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小林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可以确定他还是一个大孝子,试想一个具备这样良好品质的好男人,怎么又会居心不良,心怀叵测,忘恩负义的去坑蒙拐骗自己的一千块钱呢?

    所以那二帮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并且根本就不顾及深更半夜时间太晚天路滑,两个人一起用脚步行到了那银行里的自动取款机前,把那卡上的钱取了个一干而尽,当然那小林也坚持了绝没多要,甚至当二帮给了他两百块钱,代为表示上一点自己的意思时,那小林也谢绝了。

    事情虽然做得是让二帮感到既风光又体面,可是回来以后,那二帮躺倒了床上,就是辗转反侧难已入眠了,说实话二帮此时也有点心痛和后悔了,甚至都认为自己这趟根本就不应该回来,一来听到的都是一些不好的消息,二来自己现在可以说也并没有摆脱困境,由于买了一部电动车,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可以勉强的维持,如今一千块钱又借了出去,还不知道何时的何年何月才能够归还,其实自己也是睡到了棺材里还要擦粉,那是在死要面子。

    可以说二帮现在也是捉襟见肘难以应付了,又在为自己如何能够才能坚持到下个月发工资而发愁呢,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准备强打精神爬了起来,想到街上再去买上一点菜回来,好好的做点饭吃吃,然后就赶回到沙钢去了,可是左等右等那彭瑛又不过来,又让那二帮感到心中是无比的焦躁不安,甚至都有点担心和怀疑,彭瑛会不会由于骑车技术不太熟练,再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故和意外了。

    “你这是什么破车子,还没骑呢,就瓦掉了。”

    瓦掉了,也是这江阴市的一句地方方言,意思就是坏掉了。

    大概都接近十一点钟了,那彭瑛终于又出现了,不过看上去显得很是狼狈不堪,好像是心中的火气还不小,或者也可能是怕二帮怪罪于她,就故意的来个恶人先告状。

    二帮只好再去强作笑脸,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心中也感到很是欣慰,不管怎样,彭瑛现在毕竟是完好无损,车子事小,如果彭瑛真的遭到了什么伤害,那二帮会感到更难过的。

    那彭瑛喝了几口二帮递过来的温开水,总算才把事情前后发生的经过叙述了一个完整,原来那彭瑛的确是从家里出来得很早,也只不过是八九点钟的样子,可是才走到了一半,车子就莫名其妙的冒烟不前了,费了好大的劲,也推到几个修车行去修了,可是那些修车行的老师傅,换换零件补补车胎还行,至于对一些属于电路上的毛病,就有点不敢下手了,所以那彭瑛也准备把它推到华西村镇上来的,可是实在推不动了,就一发老脾气,把它扔到路边去了。

    还是算了吧,事已至此,那二帮就是感觉到去发脾气也没有什么用了,只好忍气吞声的再去连哄带骗的让那彭瑛把自己领了过去,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总算把那部车子推到了镇上的一个修理部来,让一个老师傅修好了,问题也不是很大,就是那负责充电的一个变压器被烧坏了,又引起了短路,所以把一些连接线也烧坏了,等到了重新处理好,也只不过就又花了二帮一百多块钱。

    看看已经很晚,那二帮就准备领着彭瑛到一个小饭店里随便去吃点,可是那彭瑛又死活不同意,说什么难看死了,二帮也不理解,两个人一起到饭店吃顿饭有什么难看的,但是也不好过份强求,只好为了能够图点省事,就在那卖熟菜的摊上买了一些烤鸡烤鸭,再回来随便烧上一个汤,煮了一点饭,就算做又开饭了。

    “李业年,能再借给我一千块钱吗,我原来用的是小李彭的那部旧手机坏掉了,现在感到很不方便,而且我做生意也用得到,因此必须要重新再买一部。”

    吃饭的时候,那彭瑛看了二帮一眼,总算又开了口。

    “现在实在不行,我自己也感到困难呢,要不再等个一阵,最起码要等到我再发工资。”

    那二帮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也感到不能去借钱给彭瑛,也好像还是自己的错,谁让自己没有本事去开个银行呢,所以只好用商量的口吻,对彭瑛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