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以观后效
    读者朋友们,读到了这里,也不要把那二帮想的太坏,其实那世上之人比二帮更坏的还很多,据报导,在南通市有个以下鳝笼子捉黄鳝卖为生的男人,在几年之中强奸猥亵妇女达几百起之多,在那法庭之上,法官大人对其厉声质问道:“当事人,你认识到自己的罪过吗?在那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敢这样的胡作非为?“

    不料那当事人不但厚颜无耻,而且还颇显委屈的回答道:”法官大人,其实我是在尽量的帮他们,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事情过后,她们都不报案呢?当然有少数是顾及到脸面,但大多数都是在我第二次再去之时表现出稍许的喜悦,你要知道,她们的老公常年在外,其实他们的日子过得也是很苦呀。 “

    另据报导,在那广东省某地,有人专门收留一些疯婆痴女共一些糟老头子寻欢作乐,然后从中取利,时间竟然维持了十几年,案后,有记者问那个当事人:”你这样做难道不感到缺德吗?难道就不觉得是在伤天害理吗?“

    不料对方眼睛一瞪眉毛一竖,反向记者训斥道:”你懂什么,其实男人女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我这是在进行废物利用,你可知道我这样做为社会减轻了多少的负担,为国家节省了多少的开支?“

    当然二帮这样做也有他的想法和打算,那二帮此时的想法就是,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条这样的贱命,娘老子都七老八十了,万一他们不在了这个世界上,那二帮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不错也有兄弟哥哥,可是在二帮落难的时候,千把块钱的小忙都没人肯帮,更不要说万一有个大病小灾了。

    不错那二帮也有个儿子,可是从那法律意义上来说,已经属于前老婆大人的了,象二帮这种尴尬的处境,将来儿子会不会对他孝顺还很难说,即使儿子孝顺,再摊上那么一个不明事理毫无道义可讲的儿媳妇,还不是让小孩两头为难,还不如不去连累他,如果上天注定那二帮和此傻女有那么一段孽缘的话,二帮现在也感到认命了,俗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说不定自己也会沾点光,以后那傻女的父母,就是他二帮的父母,那傻女的奶奶就是他二帮的奶奶,要是再能来个一男半女,那二帮觉得也就算有个四世同堂的完整小家了,岂不是其乐融融,那二帮也就算有了个安稳的归宿了。

    可是也就在那二帮不慌不忙的把房门关好,插上插销,然后再轻轻地将那傻女放平躺好,衣服除去,也就在那二帮用心的欣赏着一个横摆在自己的面前,干干净净又白白嫩嫩的女人的身体时,四周静悄悄的有点怕人,只有那傻女面无表情的出一两声喃喃自语:”妈妈,妈妈。“

    可是就在此时那怪事生了,在那光天化日之下,人流拥挤而又颠颠簸簸的公交车上,那二帮身下之物都能傲然挺立,可此时就在二帮一切就绪,正准备大有作为的时候,二帮就一下子几乎失去了男人的一球迹象,任凭揉搓拍打也是毫无起色,那二帮不由感到浑身一激灵,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一定是天意,说明自己和这个傻女不应该种下孽缘,虽然自己也准备着为自己的这个行为去承担后果和责任,但是天意不可违,如果违背了天意,那后果定下来是不可设想的,之所以将要受到的惩罚,那《玉历宝钞》上可讲述的再清楚不过了。

    想到了这里,那二帮立即穿好了衣服,也将那傻女收拾的恢复成原来的摸样,赶紧将大门打开,疾步跑到了外面。

    一轮红日斜斜的当空照着,周围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远处那傻女的奶奶仍在专注的喷撒着药水,而二帮盲目的站在了那里,心中立马产生了无比的懊恼和悔恨:”想当年自己也曾是三好学生,光荣的共青团员,优秀的学生会干部,曾几何时怎么就堕落到这种程度。

    虽然说屋里的是个傻子,可自己不必那傻女更傻,难道脑子都让狗吃了猪刨了,还好没有产生什么后果,要不然的话再被那警察抓住,不要说自己再也没脸见人,就是那八辈祖宗在九泉之下也要为自己蒙羞,还有那儿子,又会留给他什么样的影响,像这种情况,就是到了看守所里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自己又不是没见识过,就是那在押的犯人,都最痛恨两种人,一种就是强奸犯,另一种就是靠卖身为生的女人。

    像自己这种情况,居然下流到去侵犯一个傻女,老犯人会如何惩罚自己,如果说对第一次进去还感到委屈的话,抱怨是苍天对自己的不公,那么这一次自己还有何话说。

    为什么这样,对,是自己的心乱了。“

    那二帮回到了家里,赶紧将《玉历宝钞》拿了出来,那是顶礼膜拜,诚心的忏悔认错。

    也幸亏二帮守住了心神,没有去胆大妄为,要不然还真就要滩上大事了,前文说过,那年投胎转世之时,观世音菩萨就安排了如影随形二位使者负责跟踪观察,其实那二帮心念电转准备到那傻女家时,那如影随形早已以自己的通讯方式,向观世音菩萨回报了,那观世音菩萨脾气再好,这次也忍不住了脾气,并念出了一句至今为止没有被外人知道的经文,那就是”戌斯污斯,斯拉斯来。“这句经文用普通话翻译过来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意思,其实土话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其实在那天上彩云之间的凌霄宝殿之上,玉皇大帝正在欣赏着那人间未有的奇歌妙舞,忽见那地藏王菩萨驾着祥云急匆匆而来,不由想起一事,就对那地藏王菩萨问道:”按理说那年到人间投胎转世也有好几十个年头了吧,正赶上这国运昌盛的好时代,不知那年小日子现在过的咋样?“

    那地藏王菩萨双手合什答道:”我正是要来回禀此事的,那《玉历宝钞》早已传到了年的手中,初见之时,那年确实心有所动,已立下大志愿,要弘扬佛法宣传宝钞,无奈那世间之人心随境转,常常变幻不定,观世音菩萨也觉得此时的年只不过是命运的坎坷生活的落魄,无奈之下才做出的一种选择,因此决定再考验他一回,不料这一考验那年就露出了马脚,在奖赏面前是沾沾自喜,得意洋洋,也曾做过几件善事,稍遇挫折就有原形毕露,重走了老路,对那阴阳轮回善恶之果报的无上真理又多了几分质疑,更有甚者,他现在心存不服,本性不改,变本加厉,不但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最要命的是,色心又起,又做出了几件荒唐的事,观世音菩萨一怒之下,决定加重惩罚,以观后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