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做一回真正的夫妻
    “哥,这段时间到哪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过来?”

    顺风港浴室,本家妹子小李,大概是由于年纪轻适应性强的缘故,现在看上去不但显得成熟老练,而且也有点更是风光迷人,浑身散着一个个的亮点,一张宽阔的脸庞笑的更象一朵盛开的牡丹。 ?

    二帮之所以要到这里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几个脚趾甲由于被那种硬质劳保鞋长期的挤压,脚趾甲已经扭曲变形,又好像已经僵化老死,自己用指甲钳尝试了一下,感到实在没有办法把那些脏东西剔除掉,可以说这里的修指甲师傅的服务态度和技术水平确实都不错,所以二帮就想过来请他们帮帮自己的忙。

    当然这段时间以来,由于工作确实劳累,加上那沙钢里的大集体浴室,确确实实是人多嚯嚯乱,鸡多不生蛋,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让人静下心来好好的泡个澡,只是强制性的把自己身上的油污油渍去除干净就算完成了任务或者说达到了标准,然后就是穿衣服走路,好像根本就是失去了到澡堂子里来洗澡的实际意义。

    现在终于离开沙钢了,二帮觉得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的泡个澡,好好的享受一下,不然的话感到浑身的骨头都酸痛。

    二帮决定到顺丰港来的还有一个原因根本就是对那大决战中6小凤的模仿,6小凤说得很好做的也很好,一个人特别是一个男人在每一次做出重大的抉择之前最起码的都要好好的泡个澡,静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一下,然后再去找个小妹妹彻底的放松一下,这样才可以放下包袱轻装上阵重头再来,二帮觉得自己现在就又面临着一个这样的抉择。

    沙钢里是不能去了,二帮之所以决定离开那沙钢的真正原因其实是被逼无奈,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工作环境实在是太恶劣,而在这些恶劣中的一个主要因素也是一个最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一个字,热。

    可以说自从二帮到了炉区以后就感觉到了,几乎每天的上班那就是为了进一个大火炉,只要稍微干一点活,浑身的衣服就会立即被汗水湿透,不说穿在身上不舒服,就是那下了班以后,更感觉到浑身湿冷,在来了不到一个礼拜之后,那炉顶上又生了一次抢修事故,还需要用到电焊,二帮也只干了几分钟,后来就感觉到快要中暑了,虽然张平也可能看到二帮面色蜡黄,体若筛糠,已经显露出明显的不适应症状,也让二帮提前撤离了,但是二帮还是感受到了那中暑过程中的痛苦滋味,头晕目眩,浑身怕冷,恶心干呕,最最关键的还是浑身乏力大小便失禁,不是丢人而是就像是要丢命了。这才是五月份就这么热,那六月份七月份八月份将怎么办,所以二帮的内心开始动摇了,已经产生了要撤离的打算。

    其实那二帮决定离开沙钢的最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被吓跑的,感觉到一个人在这个沙钢里干活,那每个人的生命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的弱不禁风脆弱不堪,随时随地每时每刻说没就没了,除了来了之后听到的那些耸人听闻的事件,近期又传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一个刚走出校门来到沙钢工作不久的小伙子,由于在一次检修中,没有到操作台挂牌,所以那操作工根本就不知道下面还有人,就开动了机器设备想调试一下,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瞬间消失,关键的是其临走时的身体状态还惨不忍睹,因为一个活生生的躯体根本就变成了一个鲜人肉饼,听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更不要说事故现场定下来更是惨不忍睹。

    听说这个出事的小伙子的一个嫡亲舅舅还是广州某军区的一个高级将领,听说了外甥出事以后,那是带了几个随身警卫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前往,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不要说你只带了几个随身警卫,大概就是拉过去一个加强警卫连,也不可能从阎王爷那里讨回自己外甥的生命了,大不了就是再多赔偿一点钞票,可是就是再多的钞票,哪怕就是给上一座金山银山,好像对一条逝去的生命来说,也就根本没有一点的实际意义了。

    一个风华正茂年轻力壮正鸿运当头的主管生产的分厂领导,大概是由于工作确实繁忙,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就急匆匆地赶路,也就在刚刚转过一个墙角时,背后过来了一辆叉车,其中的一个叉子直接从他的腰部通过,虽然可能也是一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子,可是也吃不消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那是根本就没有了要进行抢救的必要,就直接宣布,一个了不起的领导,又因公殉职了。

    二帮知道,自己也有一个了不起的优点,但是到了沙钢里来,那可能也就是一个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

    自己只要一接手某项工作运作了起来,就会全身心的投入,可以说对周围的情况根本也就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了,不然那牡丹离心机厂的厂长王建刚,也就不会觉得自己是自曹国喜走后的第二个拼命三郎了,但是在沙钢里的安全注意事项,并不是只要保证自己不去伤害到自己和别人,而是还要保证自己不去被别人伤害,在这方面二帮就自认为根本就做不到,如果在沙钢里继续干下去的话,二帮也觉得自己出事那是早晚的事。

    虽然自己这辈子到现在混得还是一塌糊涂,但是二帮始终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早晚老天爷都会给自己一个机会的,可是如果自己小命没有了或者说身体不行了,可能再好的机会都是白搭,一切梦想和美好的愿望也就可能都是白想和白望了。

    “哥,你真是受苦了。”

    自从那小东北领着二邦过来认识这个小李以后,二人就好像是颇为投缘,可能是二帮也把她当作了一个可以聆听自己诉说心事烦恼和委屈的对象,所以关于自己的大部分事情每次也并没有对这个本家妹妹做过多的隐瞒,甚至就包括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见解,就像这次也没有例外。

    “哥,我听你的话,准备不做这行了,有可能思量着要到别的地方去开个店,所以临走之前满足你一个心愿,这次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且为了感谢你这么长时间一来对我的特别关照,我也想和你做一回真正的夫妻,所以这次就不用带套子了。”

    那个小李听完二帮介绍完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既有点同情,也有点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