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活死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呵,其实我也不是这里的僧人,我是那到处云游四海为家的方外僧,法号净尘,这次是为了恭祝地藏王菩萨的诞辰之日,才特意赶过来的。”

    那人见二帮一直不语,就呵呵笑着自我介绍道。

    那二帮赶紧站起,特别恭敬的说道:“多谢净尘大师为我开示。”

    因为那《玉历宝钞》上说的清楚明白,对一些得道高僧的说话都要称作是开示,更何况二帮也一直认为,真正有本事的得道高人不是那些一天到晚躲在寺庙里的老和尚,而是那些四海为家到处云游的人,就比如那个传说中的道济和尚,也就是被大家称作济公的人。

    “不用客气,其实一个人只要真心向佛一心向善,在家和出家是没有多大区别的,修行的人其实就是在修自己的一颗真心,出家只不过是多了个仪式而已”净尘大师又接着说道。

    “礼佛即是理心,心里顺了,做出来的事情就正了,不知我这样理解的可对。”那二帮只不过情不自禁的随口说出了自己认为的自己的名言。

    “好,简洁,精炼,精辟,一语道出了修行的真谛,不知这句话是出自哪位高人之口,或者是在什么名著上看到的。”那净尘大师也有点小兴奋。

    “不是,这是我以前看了一本《玉历宝钞》之后,本来也想去创作一本长篇小说来弘扬佛法的,可惜没有搞成功,就总结出了这么一句心得。”

    那二帮有着一点得意,但也有一点腼腆。

    “不错,不过请你一定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要你坚持和坚信,其实搞创作也好,干别的事业也好,和礼佛修行的道理都是殊途同归的,只有持之以恒的坚信和精进才可能取得成功。”那净尘大师鼓励道。

    ‘唉,道理我也都懂,但是就是经常把持不住自己,老是要犯过去的老毛病。”那二帮说的都是实在话。

    “没事,其实每个初级信佛的人,都是你这样的经历,今天你我相遇,即是有缘,回去以后,可以加我的qq号,,以后我们就是好友了,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到我的空间里去多看看,我那里就有很多关于如何修行以及做人做事的好文章,以后我还会有更多更好的说说发表,如果有什么疑难问题也可以和我多交流。我刚才已经观察了你的面相和手相,发觉你面色不正,印堂晦暗,正在经历着一场痛苦的折磨,不过你头脑反应敏捷,口吃清晰伶俐,说明你还暗藏着勃勃生机,如果你心中真有什么想不开的,又感觉不方便对我说的话,那么我就送给你一本《心经注解汇集》,自己回去以后,多多琢磨领悟。”那净尘大师说完,又取出纸笔,写了一串数字,交给了二帮。

    看起来那净尘大师就准备站起身来要走了,那二帮也陪同着站起,不过又听他说道:“奥,我差点忘了,虽然你出家不成,但是这里在搞个活动,那就是为了恭祝地藏王菩萨的圣诞,可以报名申请为挂名弟子,也就是给你起个法号立个牌子,常年侍奉在地藏王菩萨的牌位前,这样就可以得到地藏王菩萨的庇佑,可保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大富大贵,你可愿意报名参加?”

    ‘当然愿意。”那二帮笑嘻嘻的说道,通过一番长谈,那二帮也感觉到自己此时的心情的确是好多了。

    法号,了缘,正好和自己原来的笔名了却尘缘相印证,这让二帮确信,的确是有着天意的,不然的话就不会那么巧合,一本经也拿到手了,封面除了一行,《心经注解会集》的名,还有两行黄色的斜体字:“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尘。”。

    不过二帮的三百八十八块钱没了,因为报名做挂名弟子也要交报名费和手续费的,那二帮曾今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这个静尘大师会不会是个托哟,就像那赵丽蓉老师所说的,看病的有医托,吃饭的有饭托,那自己想出家也不知道遇到的这个又算什么托呢,可话又说回来了,即使自己遇到的这个净尘大师就是一个什么托的话,那也不能怪到人家,因为是自己自动送上门去的。

    二帮并没有回家看望父母,因为二帮身边的钱又没有了,再者说,那心经注解上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意思也就是说,只要是一个人能看到的听到的甚至包括触觉的想到的,其实都是一种空想,就是包括你过去的经历什么的都不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只有放下心中的一切痴心妄想也才会摆脱掉各种痛苦。

    那二帮现在就认为这个经文上说的就很有道理,并且还准备遵照执行,什么老子娘亲,什么老婆孩子,什么兄弟阿哥,如果自己当初吃的那瓶安眠药效果显著的话,试想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我二帮这个人存在吗,亲人也好,兄弟也罢,一个死去的人,是什么忙也帮不上的,那么现在自己就当做已经死掉了,所以这个人世间的一切就根本与自己没有一丁点关系。

    那么话再回过头来说,就比如现在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死掉了,那么父母亲一定就是白发人送发人,他们一定会伤心痛苦老泪纵横,甚至连饭也吃不下,多少天都没有精神,可是自己现在只要能保证不死在他们的前面,那么他们就不会为自己伤心落泪悲痛欲绝,那么自己这样算不算在为他们尽孝呢。

    再比如和彭瑛之间的关系,自己一旦不在这个人世间了,那么自己和彭瑛之间的一切恩怨也就一笔购销了,如果自己能够坚持着活下去,一旦自己将来条件好了,说不定还能帮上她的什么忙呢,如果自己真能够事业有成大富大贵,说不定还能帮上她的大忙呢,其实和那小孩之间的关系也是这个道理,所以自己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自己现在只不过就是一个孤零零站在上空冷眼观察这个世界的一个孤魂野鬼。

    说的再清楚明白一点,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活死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