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堪回首的一幕
    “叮铃铃,叮铃铃····”

    “喂,小阿哥。??  ”

    没有办法,现在涉及到了钞票的问题,而且数字也不是很小,二帮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打个电话,征求一下小阿哥的意见,因为这个房子现在是属于小阿哥的,这个钱随便怎么说也是用到了房子上的装修的,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跟大阿哥说,而直接向小阿哥说就可以了,至少二帮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直接拨通了小阿哥留下的电话号码。

    “奥,是小李,有什么事吗、”

    反正也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手机的铃声响了好几下,那个小阿哥才开始接听。

    “喔,小阿哥,我想给你说,你昨天下午和大阿哥买回来的那个浴霸,现在那个安装工过来安装了,你原来说他们的安装是免费的,可是现在这个安装工说,由于你们现在买的这个浴霸,和原来的太阳能热水器,在连接上不相配,必须经过重新加工改造,而且连接管也要更换掉,所以必须要付给他改装费和材料费,我和他谈论了一下,他说至少要再付给他二百八十块钱,所以必须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二帮觉得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经过解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无论如何都要把他装上,钱吗就向爸爸要,如果他身边没有的话,就先从你身上给,奥,你身边有钱吧?反正明天把他的工资卡拿过去付也行。”

    待确定了二帮身边也有钱的时候,那个小阿哥大概是觉得放心了,这才挂掉了电话。

    “爸爸,小阿哥打电话过来,让那个安装费的钞票从你的身边先给,你身上有现金吗?”

    二帮总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外人,只是由于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不忍心拂了大阿哥的面子,而且也想尽到自己一个前女婿的心意,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女婿了,出点人力还是可以的,但是涉及到金钱问题,自己最好还是躲开点,既然小阿哥说,向爸爸要,那么二帮现在只好来向爸爸要。

    “嗯,啊,什么,·····”

    二帮看看老头子回答的都是一些疑问词,这才想起来重要的事情都是要说三遍的,所以那二帮又加重了语气,并且也提高了说话的音量,又重复了三遍。

    “奥,要钱?”

    这下老头子总算听明白了,悉悉索索的拿过来自己的外套,总算掏出了几张纸币和几个硬币,二帮一看,不由得笑了,因为他所拿出来的钱累计总和也不满一块钱。

    “那么你的工资卡呢?”

    二帮只好又放低了音量和颜悦色地问道。

    “工资卡?”老头子大概确实是由于脑子的问题,好像回想思考的也很是吃力,最后总算是想起来了,

    回答道:“工资卡被阿银拿去了。”

    那二帮只好又拨通了小阿哥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又向小阿哥做了一番汇报。

    “老头子就那个死相,工资卡我回来就又给了他了,当时大阿哥也在场,要不然的话,就先从你身边用,等几天我有空过来,我再给你。”那个小阿哥说道。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其实二帮也感觉到了,老头子确实是在装疯卖傻打马虎眼,因为通过这两天的观察,老头子虽然年老体弱,其实脑子基本上也不算糊涂,大部分时间自己也可以起身上厕所了,还有亲戚礼到乡里乡亲过来探望的时候,也看出他的精神状态明显的好转,最起码思维状态一点都不紊乱,而且当二帮向他提出要钱的时候,二帮也看到他两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闪动着无比狡黠的灵光,而这种灵光,二帮都可以敢肯定地说,那是一个在赌场上久经考验和久经磨练的人才能所具有的。

    在老丈人这里,二帮总算又见到了那曾经被自己驱赶走的彭瑛,虽然也向二帮打了一个招呼,可是就再无其他言语了,二帮知道,那彭瑛的心中其实已经对自己有了怨气了。

    二帮觉得其实也不能全部怪到自己,要怪的话,也只能都去怪天意,二帮也不希望那样的事情生,而且自己已经三令五申的对你彭瑛说过,让你不要过来了,你自己偏偏要过来,这能怨到了谁。

    其实事情生的经过是这样的:

    就是在二帮开始又到牡丹离心机厂上班的没有几天,那车间里到处都堆放着乱七八糟的等待着加工的零部件毛胚,有更多的法兰,不锈钢管加工竹节口,扁头轴,吊杆,主轴电机封头等等一类的,而这些活以前习惯上都是由二帮负责完成的,可能二帮刚过来也想去表现一下自己的才能,在工作上那是抓的很紧的。

    可是等到了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二帮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想看一下准确的时间,这才现自己几乎有几十个未接电话,主要的就是彭瑛打过来的,当然也有好几个是房东刘老板和自己的小孩子打过来的,这就让二帮感到吃惊不小,凭自己的直觉,定下来是彭瑛又到自己这边来了,而且和那房东之间可能还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会生什么事情呢?

    那二帮千思万想也想不明白,更感到心急如焚迫切的想知道,当然也有着更多的担忧和怨恨,我这好不容易才开始正常的上班了,你干嘛还要过来打搅我。

    当那二帮急匆匆的赶回去打听询问的时候,刘老板的小孙女在家,陪着她的还有那刘老板的隔壁的侄子,经过两个小孩的描述,二帮才总算大概听明白了到底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在九点多钟的时候,那彭瑛果然又到二帮这边来了,说是为了来查找一些资料,由于身边已没有了钥匙,所以她就打不开房门也就更进不来,打了二帮好几个电话,可是二帮的手机由于为了干活的方便,是放在工具箱里的,根本就听不到,也就谈不上能够去接听,正在那彭瑛抓耳挠腮焦急万分的时候,那个房东太太出现了,随即也就生了不该生的,或者也是不堪回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