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身上被沾染了什么晦气
    或者也许是因为那房东太太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身上被沾染上了什么晦气,致使她一大上午就遇到了彭瑛这个黑煞星。??? ?

    那房东太太大概是收拾好了房子里面的卫生,也想把那房子后面的场地打扫一下,这时候就现了彭瑛在楼上想办法打开二帮的房门,那房东太太就很不开心,说了几句可能是不该说的话。

    一是也就是说,你彭瑛身边不是有钥匙的吗,干嘛进不去,二是你既然不想同小李复婚,你这老往他这里跑,会让人觉得是在偷姑佬,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大好听。

    俗话说得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可以说这个房东太太所说的话,本来可能也是一番好意,那就是想劝说彭瑛同二帮复婚的,如果是个脑子正常的人,听了这个话,即使是不能够理解人家的苦衷,最起码也不会生什么冲突,可是现在这个彭瑛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吗。

    更何况二帮已经不止一次的对那个房东太太提醒过了,彭瑛现在可能是受到了一些刺激和打击,待人处事的方法方式上,可能有点欠缺,如果对你们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请你们能够理解和原谅,也就不要再去招惹她了,以免让她更加的感到心烦,自己现在也正在想办法尽自己的所能,来帮她慢慢的治愈和摆脱这个难关。

    那么你房东太太不听良言相劝,招惹了是非也就怨不到别人了。

    偷姑佬一词可能也是江阴地区的一个本地方言,意思也就是说一个女人和除了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生了不正当的关系,自然也就含有一定的贬义成分了。

    那彭瑛虽然也三天两头光明正大的到二帮这里来,可能心里还是有点负担的,所以对这个偷姑佬一说可能也有点敏感,也可能情急之下,根本也就没能领会房东太太的一番好意,那是站在了楼上就对房东太太开始了泼口大骂。

    俗话说得好,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也许那房东太太也自认为是在站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加上也觉得自己根本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再或者说也可能她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好鸟,更何况俗话说得好,打架无好拳,吵架无好言,那是两个人各尽其能各展其才,尽捡一些最能够伤人自尊和刺激人神经的话说了出来。

    可能是那彭瑛终于忍受不了了,一时情绪失控,就丧失了理智,顺手拿过那二帮门旁的一把洋铁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扔了下来。

    要说需要靠武力来雄霸征服天下,那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可能还是男人的事,再者说那房东太太有可能也是因为人老珠黄脑筋反应迟钝,或者也可能是因为出乎她的意料,根本也就没想到彭瑛会有那么大的狗胆,那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时也出手的。

    到底是个女流之辈,即使是出手了,那也是靠瞎猫去抓死耗子,完全就是靠自己的运气的,或者是把二帮曾经给她讲过的那些临阵对敌的经验之谈,早已抛诸了脑后,打起架来要快准狠,她就只记住了快和狠,还有一个要准的要领就根本没用上。

    俗话说得好,凡事有一得也就有一失,有一失也就有一得,可能也是因为那老板娘本就命不该绝,那彭瑛甩下的洋铁锹的尖头虽然也接触到了房东太太的头部,但也只不过是擦着头皮而过的。

    即便如此,那房东太太的头皮还是被划开了一道一两寸长的口子,不能说是血流如注,最起码也是汩汩的往外直冒。

    那彭瑛可能也感到大事不好,还好脑筋转得还算够快,那是冲下楼来,就准备溜之大吉。

    可是那房东太太怎肯放过,大呼小叫,孙女侄子齐上阵,对那彭瑛展开了围追堵截。可是毕竟只是两个小孩,又怎能是那彭瑛的对手,没有几个回合,也就被那彭瑛冲出了包围圈了。

    正当那彭瑛准备穿过马路往家里逃跑时,可巧被那匆匆赶回的房东刘老板赶上了,一个新的包围圈又形成了。

    那彭瑛虽然也像疯一样的想极力突出重围,无耐寡不敌众势单力薄,更何况那刘老板本也是行伍出身,在指挥作战上到底是有一套的,那彭瑛通过几番的垂死挣扎,感到实在是没有指望了,只好躺到了马路上装死,任人宰割了。

    当然这个场面和经过,那是二帮后来听那个看到了事情的整个展过程的开小店的老板娘叙述的。

    听的二帮不但是心惊肉跳,而且是义愤填膺,不由暗自庆幸,幸亏自己由于不知道,才没有赶得过来,不然的话,像你刘老板一家准玩完。不要说只有老少四口,可能就是再来四口,都不够我二帮快刀斩乱麻处理的。当然二帮这句话也没有憋在了心里面,而是后来当那个房东太太想向二帮讨要医药费时,二帮就是这么笑呵呵的当着她的面说的,并且还附加了一句,那就是幸亏彭瑛也没出什么大事,不然的话,你这一家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可以说二帮说的这句也不是一时的气话,更不是一句随便的吓唬人的话,而是当时的真实想法和意图,如果彭瑛当时真就出了什么事的话,二帮就很有可能将那房东一家灭门九族的,因为二帮当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死人,生死存亡对二帮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虽然彭瑛对自己薄情寡义,但是那只是自己和彭瑛两个人之间的事,与别人无关。

    不要说彭瑛当时一个人被你一家人围攻,是多么的伤心可怜,而且当那彭瑛举手投降横躺马路的时候,你一家人竟然还对她拳打脚踢,你房东刘老板作为一个光荣的革命退伍军人,连最起码的做人准则和崇高觉悟都没有,那就应该罪不当赦,死有余辜。

    生了不可调和的民事纠纷和矛盾,需要通过警察来进行处理,这是最一般的公民,都明白的道理,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受过专门培训和教育的老退伍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