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二帮只感觉到冷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叮铃铃,叮铃铃。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二帮下了班回到了家里,本来也准备换好了衣服,再去照顾照顾自己的老丈人的,可是感到自己那是头重脚轻,浑身怕冷,实在受不了了,就赶紧脱掉了工作服,躺到了床上,拉过了被子,把自己盖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身上暖活点了之后,那二帮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打一个电话过去,向自己的大阿哥说明一下情况。

    “奥,是小李,有什么事吗?”电话的那头终于传来了大阿哥那和蔼可亲的声音。

    “奥,大阿哥,我想给你说一下,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过去照顾爸爸了,你们自己再想想办法吧。”那二帮是没精打采有气无力的说道。

    “奥,为什么呢?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那大阿哥紧追着问道。

    “事情倒也没有什么发生,关键的是我已经照顾了一二十天了,爸爸现在已经明显的好转了,有时候也能够自己起来烧点饭吃吃了,而且彭瑛一看见我在那里,就对我发脾气,说我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去照顾爸爸,吵得我也有点受不了,并且这几天我自己身体也有点不大好,实在感到力不从心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那二帮总算做了详细的解释和说明,可能也由于说话过多,那是止不住一连声的咳嗽了起来。

    “奥,我知道了,你身体不要紧吧,如果感觉到不行,那就赶紧到医院去看看。”

    可能是那个大阿哥通过手机听到了二帮的咳嗽声,也相信了二帮并没有去说什么假话,就爽快的同意了二帮的要求。

    “好的,我自己会注意的。”那二帮说完,也就挂掉了电话。

    可以说二帮这次是真的病了,而令二帮生病的起因,可能就是因为听了彭瑛那句“你不用对我那么好哟,我可是不卖身的”话。

    当时二帮就感觉到由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阵阵冷嗖嗖的凉气向自己的全身散发,使二帮有了浑身怕冷的感觉,本来还以为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可是接下来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使二帮感到很不痛快,也觉得自己这个怕冷的毛病,有点越来越加重了。

    第一件令二帮感到不痛快的事就是,虽然自己答应了在这里负责照顾老丈人的,但是最起码是要正常生活的吧,可是二帮观察了一下,除了冰箱里还有两小袋速冻汤圆,那就只还有一大袋几乎是开了裂的馒头,碗橱里除了有十几只鸡蛋,那就是辣酱豆瓣萝卜条,和一些不规则摆放的空碗空盘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想吃得好,得往镇上跑,而且还得自己去掏腰包,那老丈人的工资卡,既然老丈人说找不到,那二帮只好不去同他较真,反正自己钱包里有的是钱,再者说大部分还不是自己吃的,一个病人而且又是一个年纪大的病人,能吃得了你多少,但是二帮就是感到有点不开心。

    “可能也还是因为自己的修为还不够吧”那二帮只好自己这么去做着解释。

    那大哥也过来过,不过都是晚上下了班之后,开着车子从这儿顺路看望一下的,只给老丈人送来了一些药,而且还说配这些药每一次都是很贵的,当二帮说反正可以用医保卡到药店里配的,不用付现金,可是大阿哥说,医保卡上的钱也是钱呀。

    所以当那个大阿哥对二帮笑着说道:“如果想吃什么,可以把爸爸的工资卡拿过去付钱出来去买。”

    二帮也只笑笑,算做了回答,根本也就懒得再去提那个工资卡根本就找不到了的事情了。你们做儿子的负责供应吃药,我这个作为前女婿的供应一段时间的吃饭吃菜,好像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

    小阿哥也过来了,只是过来看望了一下情况,连在这儿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当然也就没有时间提及那个关于安装工的费用了,两三百块钱也不是很多,就当作自己以前手气不好,一晚上打麻将输掉了,但是二帮也是感到不开心,你说二帮的这副性格是不是有点小鸡肚肠,没有一个作为一个大男人的胸襟。

    也难怪彭瑛要同他离婚,而且至今都不愿意同他复婚,可能果真就不是什么好的货色。再或者可能也是每个人对那不好的货色都不愿意去给好脸色看的,那彭瑛现在对二帮就是这样,自从那天接过二帮手中的欠条以后,难得的展露了一下笑脸,从那以后基本上又恢复了正常了。

    不过令二帮感到欣慰的就是,那彭瑛总算话变得多了起来,虽然大多是抱怨埋怨,还有什么怨,二帮就搞不清了,反正大部分就是说,过来吃了一顿饭,可惜只有一荤一素一汤,那二帮本来也是好意,就是想去好言劝慰以下的:“你就知足吧,能有的吃就不错了,而且这些菜还是我自己掏钱到镇上去买的呢。”

    二帮更不能理解,自己的这么一句连带着解释和开玩笑的话,就怎么得罪了那个彭瑛;“你算老几呀,你有什么资格来照顾我的爸爸,人家亲生的儿子都不管,要你天天来多管闲事。”

    二帮只感觉到冷,大概是冬天还没有过去,春天还没有到来吧,所以只好把那袄子领上带着的帽子也戴到了头上,而且还包的紧紧地。

    “你看你那像什么样子,傻里吧唧二里二气的。”那彭瑛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我冷。”那二帮是实话实说,那是真的感到了很冷,并不是在作鬼。

    “我看你不是冷,而是二,一辈子都是那个鬼样子,反正这辈子一个二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评价的真是一针见血,精典精辟,深入骨髓,二帮现在也感到了自己有点二,而且还是二到家了的那种二,一个老头子生病住院,其实管你二邦什么事,又是送钱,又是买水果,而且这没隔多长的时间就又带着那么贵重的礼物过来探望,几样补品加起来五百多块呢,还要为人家去出什么安装费,还要买肉买鱼的天天过来烧好了伺侯人家吃,还要一心想着去替别人还债,一个春节期间,七八千块钱的现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而且还背上了一万块钱的债务,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呢。

    况且甚至到现在,二帮也没有听到一个人对自己说上一个谢子。

    你们都很,我二帮惹不起总归躲得起吧,所以二帮决定再也不过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