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那手机铃声又响了
    这个二帮给了自己的大阿哥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以后,就把被子拉了过来,蒙住了自己的头,那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到一觉醒之后,把手机拿了过来一看,现只是晚上的九点四十分,本来也想勉强着爬了起来做点饭吃吃的,可是感觉到浑身无力,似乎怕冷的症状,并没有得道改善,看看饭桌上还有两包康师傅方便面,就坚持着用电饭锅烧了一点开水,又拿过来一个大一点的盆子,把一包面泡好了吃了,因为自己怕冷,心里盘算着,可能多喝上一点烧酒,就会好一点,所以又把那新年里聚会没喝完的酒瓶子拿了过来,把那瓶盖子打开,那是咕咚咕咚的一阵猛灌。 ?

    论二帮的酒量,那绝对是个顶呱呱,想当年和那个一条腿的张祖文斗酒的时候,那是一口下去就是大半瓶,如今虽然说年纪偏大,酒量也随之减弱,但是一口来个两把二两的那是绝对的没有问题,几口酒下肚,那二帮确确实实感到有一阵一阵的热气向自己的全身扩散,感觉身上确实也舒服了很多,干脆就脱去了外套,又回到被窝里继续睡大觉了。

    迷迷糊糊之中,那二帮感觉到是一会儿嫌热,热得简直是浑身大汗淋漓,可是一会儿又嫌冷,冷的是蜷缩一团,牙齿打颤,浑身抖,好不容易也不知道算是睡了几觉醒,又把拿手机拿过来一看,才只有四点多,可是好像也再无睡意,想看看书吧,翻了几页又感觉到没有那个心思,实在是感到时间难熬,只好穿起了衣服,到那马路上去散散早步了。

    盲无目的的瞎转了一会,还是感觉到浑身没有力气,只好又回来躺到了床上想心思,可是思来想去,又总感觉到都是些烦心的事,而且这时候感觉到嗓子眼有点很痒,好像还有点微痛,本也准备坚持着去上班的,可是刚进了车间,又感觉到想吐,没有多大一会,果然就把自己刚刚吃进去的两只包子,大概是都呕吐了出来,没有办法,只好请假去看医生吧。

    当二帮又重新回去换好了衣服,坚持着骑上车子,赶到较近的一家合作医疗所的时候,那个在附近一带蛮有名气的张医生,也才刚刚过来打开了门,当然二帮是来的最早的第一名患者。

    听二帮叙述完了病情,那个张医生先是拿过一个体温计放到了二帮的舌头底下测量体温,过了一会取了出来,说是没有温度,然后就让二帮把嘴巴张开给他看,那个张医生就有点抱怨二帮来的有点晚了,说是整个嗓子眼都在红肿,得了什么急性扁导体炎,那是又打针又配药,而且还叮嘱必须过来连续打三天的针。

    可能是这个张医生果真就有点真本事,二帮回来之后遵照了遗嘱,服下了药片之后,就又想着睡觉了,可是刚刚好要睡着的样子,那手机铃声又响了。

    你说这新春佳节期间,电话应酬多,那也就罢了,可是这连小年都过完了,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电话,那二帮就有点感到不耐烦起来,本想不买他的帐的,可是受不了那一连串的紧急鸣叫声,似乎一声比一声催得更急,那二帮只好强忍怒气,把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感到大惊失色心惊肉跳,不由得翻身坐起,规规矩矩的接听了,原来那来电显示的竟然是小哥叶青。

    “喂,业年,我是叶青,怎么搞的,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叶青明显的含有责怪和埋怨意味的声音。

    “对不起,我小哥,这两天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刚刚吃了点医生配的药,可能这个药有点催眠的作用,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好睡着了,根本就没有听到,咳咳咳。”那二帮是连赔礼加道歉,并附带着说明了情况,可能是一时情急,又止不住的一连串咳嗽起来,随即感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又抖动了一下。

    “奥,是这么个情况,那身体好一点了吗。”大概那叶青小哥通过二帮的咳嗽声也觉得二帮没有在说假话,既然是生病可能也就觉得情有可原了,所以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奥,可能是没事了,我觉得这个医生配的药效果还是不错的,可能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一个千万富翁都这么关心着自己,二帮真有点受宠若惊了,那心里面仿佛也涌起了丝丝的暖意。

    “奥,业年,是这么个情况,你看这么多年,我们大家也都忙,谁也没有抽出时间过去关心你一下,也不知道你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李斌和李维,那可都是你的亲侄子,可是他们结婚,你都没有赶回来,难道你就不怕你大哥和你姐介意吗。”

    真不愧是个做大老板的,人家说话的那个语气和神态,都的确令人感到佩服。

    “唉,兄弟无能,对于两个侄子,我的确是感到心中有愧的,可是都是自己的亲兄弟,我相信他们会理解我的难处的,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当我的一个侄子结婚的时候,我是孤身一人躺在了医院里,那时真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自己眼泪也都差一点哭干掉了,如果他们真就不理解我的难处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个人活在了这个世上,有时是无能为力,有时是迫不得已,可以说二帮真的就没有说什么假话,当时的处境就是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的,难道那二帮心里就不感到难过痛苦吗?我相信任何人处在那种境地,那种心理的痛苦都是没有那种亲身经历的人而能够理解的。

    “好了好了,事情反正也都过去了,他们理解不理解也都是那个样子了,可是我们家里去年在搞拆迁,我按照你原来的那个手机号码打了几次,也没有打通,后来听说你已经换了手机号码,还是我让成业给你打了电话过去说明了情况的,但是你连回来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叶青小哥继续关心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