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此一时彼一时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呵,老板好。”

    说来也是奇怪,那个二帮后来又连续申请加入了几个qq群,也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在每一个群里少则只能呆一天,多则最多呆三天,然后就会被人家毫不留情的踢了出来。

    那二帮心里感到很是委屈,“怎么了,我不就是宣传了一点佛法嘛,再者说我也是出于一番的好意,是想来点化指导大家,把大家往正路上指引的,干嘛就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二帮虽然被连番几次的踢出了群,但是一点都没有感到气馁和心灰意冷,相反的倒感到很不服气,也更加激起了二帮的一番斗志和战斗热情,“不错,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其实就是一场新型的战争,这是一场让中华民族何去何从的正义与邪恶,挽救广大民众的道德与良知的战争,纵观整个的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在哪一场革命战争爆发之前,不都会涌现出一大批的具有崇高觉悟的以民族大义为己任的热血先锋,可以说自己现在就是那首先觉醒的先锋中的一员。”

    所以现在的二帮,就好像是个一切准备就绪,时刻准备着奔赴战场英勇杀敌的勇士,那是精神抖擞,勇气倍增。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那二帮在公司食堂吃好了中午饭,本来是想着利用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到那离车间很远的厕所里去方便一下的,没想到刚一转过厂房的拐角,就看见以前的顾老板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翻砂间的的门口,观察着什么,好像又在思索着什么。

    由于自己以前曾经和这个顾老板可以说是发生过很多的不愉快,毕竟二帮认为他都是在想法设法的盘剥侵占着自己的利益,所以对他可以说并没有多少的好感,或者说心里面还有点对他感到鄙视,但是出于礼貌,二帮还是走了过去,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

    “奥,是李业年。”那个顾老板对二帮点了一下头,并回应了一声,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顾老板,不论是从气色上,还是从说话的神态上,与以前相比那都是判若两人,过去说话的时候,声若洪钟,震人耳聩,简直可以醒脑提神,现在就好像是睡眼惺忪萎靡倒糟垂头丧气,就似乎是完全丧失了过去的精气神。

    打完了招呼,那二帮本欲立即转身就走的,可是刚走了两步,不由得又立即停住,一个念头就在脑中忽闪而过,所以又回过身来,看了顾老板一眼,呵呵笑着说道:“老板,我知道以前你是非常的敬天地信鬼神的,当我刚到这个厂里来的时候,你为了让我们大家,都能够在娘娘庙为水娘娘举行圣诞法会那天,赶过去为水娘娘多敬上一炷香,还特意为我们放上半天的假,并且中午还好酒好菜的留饭招待,那时候我们大家虽然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每个人在心里面那是真的都非常感谢你敬佩你的,我现在就是想问您一下,你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吗?”

    这个顾老板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是面孔和眼圈都似乎能看到了明显的血色,好象那眼眶之中也泛起了晶莹的泪水,所以他就自己从一个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折叠得很整齐看起来也很是干净的手帕,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才又把手帕放起来,眨着眼睛,幽幽的说道:“唉,人老了,不中用了,人这一辈子,时间过得真快,说到头也就到头了。”

    可能是那二帮勾起了那个顾老板对过去的美好回忆,这时候扫了二帮一眼,嘴角上也露出了甜甜的笑意,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唉,可能我现在的情况,你也听说了,小脑萎缩,可以说目前还属于罕见的一种怪病,多则七年,少则三年,我也就要离开你们大家了,还有多少想去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也更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下人生,这马上也就什么都来不及了,有时候睡到了床上,一个人也就在这里胡思乱想,过去还真有些事情感到对不起大家的。”

    “老板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这就叫做人生,此一时,彼一时,想多了反而对你的身体不好,佛家说得好,一切要看破看淡放下,你的心里自然就会得到解脱,一个人心里轻松了,身心也都会变得愉悦,说不定你的这个病情就会有所好转了,不敢说多,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那绝对不是问题的。”

    俗话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顾老板现在就把二帮感动了,所以那二帮一点都不计前嫌,那是真心的祝愿顾老板的身体都够马上就好转起来,就不由自主的自然而然的说起了一些佛法中开导众生,能够使大家得到解脱的话语。

    “呵呵呵,过去我就知道你李业年很有一点才学,怎么这两年又转为研究佛法知识了吗?你刚才问我是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我可以告诉你,我过去是,那都是由于一些家庭和周围环境的影响,在我们这里多大数人都是相信鬼神的存在和敬畏他们的神灵的,可以说我的公公奶奶和我的父母对这方面都是很虔诚的很敬重的,所以我小的时候甚至年轻的时候,也都是很信奉的,只不过后来我也加入了组织,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所以一切行为规范都要遵守党章和组织的规定,从而对那些方面也就变得淡了。”

    那顾老板可能是由于长时间的压抑,已经很少与人畅快淋漓的聊天了,今天正好遇到了二帮,可能是一时的感到投机,也不由得谈性变浓,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佛教乃救世之仁,佛教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佐科学之偏。国民不可无宗教思想,盖教有辅政之功,政有护教之力,政以治身,教以治心,相得益彰,并行不悖。这几句话是伟大的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说的,我相信作为一代伟人,他既然都能这么说,那就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只要能对广大的民众起到正确的引导和教化作用,我相信不管他是什么教派,都不会被当前的政府部门所反对的,你说是不是。”

    那二帮显得很郑重其事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