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有点超标了
    “不好意思,有点标了。? ?? ”

    那二帮看看都将近夜里十二点了,好像大家都没有要散去的意思,可是再看看江南雪和坚强的承诺都已经显得很是疲惫,所以就向群主老大提出,是不是可以结束了,因为第二天大家可能都还要继续去上班。

    在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后,最后剩下来的几个人,才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到收银台前结帐走人了。

    十几个人接近五个小时的消费,总共是四百四十八块钱,那二帮感到也不是很多,而且人家还让掉了一个零头八块钱,实际需要支付四百四十元,可是那江南雪付钱时,就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因为走得匆忙,自己的钱包也没带,现在标了,你说怎么办?

    那江南雪眼睛望向群主,群主也是呵呵呵一笑说道:“呵呵呵,我也没带。”其他人干脆就侧头躲开了江南雪探询过来的目光。

    “我来吧。”

    二帮因为迫切的想回去,而且本来以为,这算账付钱与自己又没有关系,所以离楼梯口很近,离大家就有点很远,但是目光可没离开大家,一直在关注着大家的动态,凭直觉是因为资金上出了问题,赶紧放下自己手里的东西,掏出了钱包,又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江南雪,问道:“够吗?”。

    “呵呵呵,要不掉。”那江南雪一改愁容,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随即又把人家找回来的六十元钱递还给二帮。

    “你就放在身边留用吧。”那二帮真诚地说道,并没有伸手去接,因为凭直觉,那二帮觉得,现在的江南雪根本就不是忘记了带钱包,而是根本就没有钱包可带,或者最起码的也是属于目前经济特别困难的那个阶段,就是有两个小钱也舍不得往外掏了,听话听音,因为她在酒席宴上和群主聊天时就说过这么一句,“这两天房东过来催要房租,我已经给我弟弟打了电话了,他说他在这两天,就帮我打过来。”

    “好吧,不然等下次聚会筹了钱一起还给你。”那江南雪说话的同时,已经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了。

    “好的好的。”那二帮说是这样说,其实心里根本就没准备再去想要这个钱。而是真心的想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去帮她一把,就当作捐款也可以,另外一个想法就是,一个大男人既然想出来混世界,如果表现的太小气的话,特别又是对女人表现得太小气的话,那你干脆就不要出来混,一个能够混得好的男人,那可都是很有女人缘的,而且这种女人缘,往往都是建立在男人的大气上面的。

    两个女人自然是由群主老大开着轿车送回去的,其他人也都是各回各的住地,那个江南雪临走还特别叮嘱了一下大家,说每个人到家以后,都往群里一个报平安的消息,所以二邦回到自己的住地以后,先了一条我已到家的消息,然后就又随手也打开了电脑。

    打开电脑的目的,自然是还想去多了解一些,关于这个江南雪的情况,说实话二帮是对这个江南雪产生了好感,不能说不也存在着一些幻想,那就是如果自己能和这个江南雪强强联手的话,可能会对自己的事业很有帮助,因为二帮通过观察,认为这个江南雪就很有一些搞外交的能力,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叫做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会有一个或者几个女人在支持着他,当然这种支持,有时候更多的体现在帮助上,那就是那些女人其实都是这个成功男人的好帮手。

    那二帮现在就希望这个江南雪能够变成上天给自己派来的一个帮手,但是具体又能让这个江南雪帮自己一些什么,那又更是茫然无知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先朝着这个方向去设想着做起来再说,那么这个第一步,二帮就是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彻底的了解她,也要懂得那个江南雪的心里到底又在想着些什么东西,而这些信息的获取,目前只能靠着多到她的QQ空间去搜寻了。

    “我们苦苦追寻着幸福,但其实幸福离我们很近,柔和的阳光,清爽····”

    “空思量可人颜,直叫人哭断肠,汽笛声夜难眠,心中苦谁人知。”

    “我没病,只是太多的不公平让我无法去接受,也许就这样子习惯了····”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哪怕所有的苦涩泪水都要一个人····”

    “一个人的路上,坚强陪伴一跟人听歌,喜怒哀乐都是自己,···一个人····”

    “送给那些沉沦在爱情里的女人,可能是与我的写作有关,我的思想····”

    二帮自然是依照着顺序往下看的,可以看得出来,除了第一条说说,好像是在心情愉悦的时候,接下来好像都是在痛苦中挣扎了,二帮也不由感到欢喜,原来这个江南雪也在从事写作,那正好和自己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方面的才华,那二帮不由感到更加来了精神,所以又迫不及待的看了下去:

    “感情是唯唯诺诺吗?过日子是唯命是从吗?那就错了····那是大宅门···”

    ········

    “夜近幽深人难寐,月色朦胧人憔悴,孤蛙隆声忆亲情,枕边两滴····”

    “好。”那二帮不由忘情的喊出声来。“原来真的是个才女哟。”

    所以二帮又兴致勃勃的往下看去了:

    “此生无所求,惟愿细嗅岁月的花朵,不违心,不刻意,醉了····”

    “寂静的夜晚,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习惯了孤独,习惯着一个人····”

    “好不好,都是自己,行不行,也是自己,生活里谁都不是谁的谁。···”

    “今年生意太清闲,老板坐在桌子前,嘴上叼根猴王烟,没事就把手机翻。···哈哈哈。”

    “哈哈哈,这个鬼丫头,不但有个性,原来还是很会幽默的呢,我喜欢。”

    那二帮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