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刘主任,你好,我想来报名参加无偿献血。 ”

    由于二帮根本就没有应约,去参加他们那个到长江边去进行的活动,可能感觉到休息的很好,所以老早的起来,又把昨天晚上的剩饭,泡泡吃了,就又穿上了工作服,赶过去上班了。

    来到了门卫打卡的时候,那二帮就现在那石柱之上贴了一张公告,公告的内容也无非就是说,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从公司里抽掉两个人过去,参加无偿献血,并且公司里还会安排参加献血的人休息一天,另未放三百元作为补贴慰问金,二帮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好机会。

    一个决心修行的人,不光是在嘴里面喊喊心里面想想,那也是要付出一定的实际行动的,这个行动既要有大的作为,就比如自己去创建那个二二派思想,来解脱大家身心上面的痛苦,但是也要有小的方面的实际行为,那就包括的多了,就比如说一个人踏踏实实的工作,其实也可以算是其中修行的一部分,另外就包括待人处事方面的一些好的言行,都可以算作修行的。

    那么现在这个无偿献血的活动,就更有特殊的实际意义了,可以说每个人捐献出两三百毫升的新鲜血液,不但对此人没有一点的害处,而且还会促进此人的新陈代谢功能,反正详细的情况二帮也不甚了解,但是可以肯定的说,对那些需要血液来挽救生命的人来说,那意义就非同一般了,所以说一个人能够去响应政府的号召,积极的参与,那其实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善举。

    更何况二帮此时心里还有两个心愿,第一个心愿就是尽自己的一切所能,来多做一点对国家和社会以及民众有意义的事,第二个心愿就是现在小孩子也走上工作岗位,不需要自己过多的操心和负担了,自己又已经立志把自己的一切贡献个佛法事业了,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要拿出来一点实际行动表现一下,所以那二帮就准备一旦等到自己厂里工资了,就拿出一部分钱,来资助一名家庭贫困的大学生,让他顺利的安心的完成自己的学业。

    另一方面,二帮还想去看看,有没有一位需要帮助的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二帮也想去尽自己的所能献上一点爱心,自己的父母由于离自己很远,自己没有办法去尽到自己的孝心,但是老亦吾老,对别的老人尽孝其实也是一样的,当然这也是由于二帮有一点私心的,那就是将来自己也是一名孤寡老人了,看看能不能通过自己现在的付出,将来菩萨也会安排个好心人来照顾照顾自己。

    反正二帮现在可不想放过任何一次,对自己的修行有帮助的行为,再者说二帮也想通过一次大换血,把自己过去的一切甚至包括过去的霉运,统统给他彻底的换掉,来一次彻头彻尾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好的,好的,欢迎,欢迎。”这个刘主任不但年轻漂亮,为人处世而且也好像很是热情。

    “还要办什么手续吗?”那二帮问道。

    “不用,不用,到时候我去通知你就行了。”

    有了这句话,那二帮也感到放心了,自然是喜滋滋的告辞出来,继续勤勤恳恳的工作去了。

    等到了中午休息的时间,二帮又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表的微博,又感到很是没劲,原来自己认为的质量不错的内容,点击阅读的人真是少的可怜,最少的一条居然只有八个人看过,所以二帮又打开了群聊,那就更奇怪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午,几乎就没有人上来聊过天,就是有几个上来的,也只不过就是问了一声,大家好,然后就又销声匿迹了。

    “有人在吗?真是奇了怪了。”二帮就把这条消息了上去。

    “奇怪你个大头鬼。”那个坚强的承诺,总算回了一条消息。

    “诺儿,我可没有得罪你哟?今天怎么连雪儿也没有上来聊天呢。”

    大概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那二帮不知怎么的,现在感到自己的心情,那是出奇的好,所以就有点忘乎所以的把那个坚强的承诺和江南雪都改成简称或者说改成昵称了。

    “你是没有得罪我,但是有人是把你恨透了,谁让你昨天晚上不过来参加聚会的,不然的话,就也不会出事了。”那个坚强的承诺回道,但是一下子,就把二帮推到云山雾海里去了。

    “不会吧,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能不能说给我听听。”二帮还真的想知道呢,这怎么就和自己扯上了关系,二帮还真就有点不明白,而且也有点感到了好奇。

    “群里说有点不太方便,那么你加我,我和你私聊吧。”那个坚强的承诺又回道。

    那就加吧,谁怕谁,难道我一个糟老头子还会怕你一个大美女不成。

    原来是二帮有点想多掉了,人家加了过来,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向二帮叙述昨天晚上生的事情的经过的。

    通过那坚强的承诺一番解释,那二帮总算知道了昨天晚上到底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不由对那群主老大也产生了一些看法,当然也对那个江南雪更是多了几分的同情,那种复杂的感情,真是难以言表,一方面感觉到义愤填膺,真是画蛇画龙难画虎,知人知面不知心,另一方面也感觉到,上天真会造化弄人,为什么偏偏要把一些苦难都降临到一些本就可怜的人身上。

    原来事情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吃好了晚饭,那个群主老大,也是一时的兴起,临时的创意,就想到那长江边去领略一下江面上的晚景,一经提出,立马就得到了几个群友的积极响应,由于那坚强的承诺就住在长江边上,自然是难推其责,应约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考虑到只有自己一个女的,所以就要求群主老大把那江南雪也带上,可是江南雪打听了一下,现去的几个都是本地人,所以就拒绝了。

    也不知道那群主贪玩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怎么的,反正就是想到那长江边去,见江南雪不愿意陪同前往,那是连哄带骗,说主要的就是二二先生特别的想见你,因为二二先生感到你特别的有才华,看了你空间所写的内容,被感动的嚎啕大哭了一夜,所以就想多跟你探讨学习一下,这个写作方面的有关内容,有可能他也想去创作网络小说。

    也不知道是女人都特别的爱虚荣,禁受不住吹捧夸赞,还是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情,反正那江南雪终于被说动了,就坐上了他的车子陪同前往了。

    一同来的总共有七八个人,确确实实是有烧烤吃的,大家分别还喝了几瓶的啤酒,吃完东西以后,大家就真的到那江堤上去观光游玩了,可能是那江南雪一来也感到有点上当受骗,二来也禁受不住那江面上的风吹,就一个人躲在车子里不出来。

    那群主老大感到和另外几个人可能玩的也不是很带劲,就一个人也跑了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对那个江南雪不规矩起来。

    这个江南雪虽然长得瘦小,但是性格脾气那是特别的火爆,就和那群主老大是大打出手,当大家听到了动静,赶过来查看的时候,都感到很不以为然,都是过来人,不足为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都劝那个江南雪,既然群主老大喜欢你,这应该说是一件好事才对,你一个外地女子,在这里孤苦伶仃,群主老大不但有房有车,那还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并且长得也不丑,可以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一个大帅哥,为什么就不愿意来成就一段好的姻缘呢?

    可以说大家说的观点,二帮也非常的认同,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那群主老大的一切条件真的就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二帮还觉得,这个群主老大的为人和心眼都是特别好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说不清道不明的,可能就是那男女之间的那回事了。在别人的眼里,那个群主老大可能就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王子,可是在那江南雪的眼里,他就变成一泡臭狗屎了,所以那江南雪并不去买任何人的帐,一个人打道回府了,虽然群主老大,又是赔礼道歉,又是低头认错,但是那个江南雪都不愿意再去原谅他,并且回来之后,一气之下还退了群了。

    二帮也有点感到无可奈何,也有点觉得这个江南雪不可理喻,或者说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情感在里面,那就是照这样分析的话,那个江南雪难道会对自己有点意思,这个念头刚刚在二帮的脑海中闪过,连二帮自己都感到好笑,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不可能的事,凭自己的实力和那群主老大相比,不说是天壤之别,大概在等级类别上都不敢去做想象联系的。

    反正那二帮觉得,如果自己真的会对那个江南雪想入非非的话,那就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问题了,而将会演变成一个国际性的大玩笑,到时候会被大家笑话死的,因为自己和那江南雪之间还有一个不小的年龄差距。

    “二二先生,你就劝劝她吧,可能你们外地人之间好沟通一点,我们大家真的都觉得他们两个是很般配的,其实也是为了江南雪好,一个外地的女子,听说有好长时间都不上班了,那是真的很不容易,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能成的话,那就真的是个皆大欢喜的大好事。”那个坚强的承诺又说道。

    “好的,我尽量去劝劝看,不过我马上就要上班了,现在是没有时间,那就等我晚上下班以后吧。”

    那二帮上班以后,真的就是在用心的考虑这个问题,想来想去,都觉得那个坚强的承诺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人要想彻底的摆脱困境解除烦恼,那先就要解决自己的吃饭住宿问题,你说是不是,你一个女人家又不去上班,没有了经济来源,那么靠什么来维持生存呢,如果连最起码的生存条件都不具备了,还谈什么其他的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呢,如果由于自己的劝说,能够使她们两个成功的话,不说是一件有功德的事,但是最起码解决了江南雪的衣食无忧,可能也满足了群主老大的心愿。到那时,你说他们会不会来对自己心存感激呢,这样的话,自己又算不算结下了一个善缘呢?

    二帮觉得这个答案定下来是肯定的,所以下了班回到家之后,先是打开了电脑,根据那以前和江南雪聊天的痕迹,又找到了那个江南雪的QQ账号,就过去了这么一条消息:“呵呵呵,好一点了吗?凡事想开一点,我想同你聊聊,介不介意呀?”

    当然二帮又给那个群主老大,去了一条这么样的消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做任何事如果操之过急的话,有可能都会适得其反,你说是不是呀?所以我也在尽量的劝江南雪还回到群里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她还愿意回来,就说明你还会有机会,你觉得呢?”

    没想到那个群主老大没有动静,可是江南雪的消息立即过来了:“呵呵呵,现在好过多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事不往心里去,不过昨天晚上真是把我都好气死了,不要看他们本地人,有房有车的,可是我就是看不起他们,关键是他们做事情的一些方法,的确是太令人讨厌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再者说我们这个群里面可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就是你和老大之间生了什么不愉快,也用不着退群呀,没事的时候,出来聊聊天,宣泄宣泄心中的闷气,也能够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你说呢?”那二帮觉得还有一点希望,所以就又过去一条消息,劝说道。

    “是的呀,今天我没人聊天,可把我闷死了,我这个人又不喜欢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尽说些东家长西家短的毫无意义的话题,所以基本上就睡了一整天,到现在连一顿饭都没有吃。”那个江南雪又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