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真是一个好聪明的好女人
    “谢谢你的点赞,你的很多说说,写的也是很好,我看了之后,很受启,不过一定要多注意身体哟,我看你很多东西都是在半夜三更写的,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你不用休息吗?这样对身体不好。  ”

    当那二帮一早晨醒来,现那个昨天中午刚刚被自己加为好友的越越,竟然给自己回了一条长消息过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不由让二帮感到很是好笑,毕竟两人还只能算是陌生人而已,所以就又回过去一条消息说道:“这大概就是离婚者们的通病吧,难道你每天晚上就睡得着吗?”

    没想到这一条消息回了过去以后,没有多大一会,那个越越又回了消息过来,并告诉了二帮,自己也是个刚刚离婚的不幸女人,就是想向你们这些老早离过婚的,请教一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晚上睡不着的办法。这个失眠的痛苦太折磨人了,真是有点让人感到痛不欲生的感觉。

    二帮自然也把自己解决这个失眠的方法告诉了她,那就是要多接触学习一些佛法知识,另外就是要让自己变得二起来,没想到一说到了这个二,那个越越可就是要问的地方太多了,好象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了,眼看着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那二帮只好答应,晚上回来再向她解释,当然也答应了那个越越所提出来的一个要求,那就是要二帮多写一点东西出来,她很喜欢看。

    “我年轻时也是有崇高的理想和远大的报负的。由于自身的原因,多情焦虑自悲等等,再加上家庭经济的困难,可能也是命中注定本该如此,所以我没有考上大学,早早的就出来打工了,上学时我也曾风光过,班长,团支部副书记,学生会委员,还有多次作文比赛的获奖,甚至我主持的联欢晚会都曾名噪一时,引起过不小的轰动,比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还要早。”

    既然人家想看,二帮觉得一时半时也没有什么好写的,那就去写写自己的过去经历吧。

    “初到江阴时,大概是由于我的天资聪颖,再加上我自己不断拼命的刻苦努力追求上进,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熟练掌握了生产各道工序上的基本要领。并在生产管理上的存在弊端提出了大胆的改进的建议。并且立即被各位领导采纳,而且本人也得到了各位领导的赏识和重用。被任命为生产班组长。

    后来还准备被派到北京参观旅游学习,由于我没有同意前往,还给了三千块钱作为补贴奖励。再后来就被我的前妻赏识青睐仰慕,不久我们就成了家,还有了小孩。

    正是因为有了小孩,再加上还要工作,我的前妻就感到很烦很累,而且我也是一个宝贝自己爱人的人,所以就同意她做专职家庭妇女了。也是为了自己想有一个更好的展,就听从了前妻的话,也辞职回到了乡下。

    可是命运不济,干哪一行哪一行就走向低落,因而也没赚到钱啊。所以只好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上班了。

    可是前妻是个心高手低的人,不久就迷恋上了炒股,心也钻到了钱眼里。我是反对炒股的。认为那就是在赌博啊。

    但是她觉得我是个没有志向的人,不想财的人,然后就把我甩了。”

    既有甜美的回忆,也有辛酸的往事,可以说二帮一中午真的都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了。

    “真是一个伤心又可怜的好男人。”那个越越评论道。

    “想想过去的风光,以后会更好,明天会更好!!!”

    “命运弄人,命中注定有此劫,希望你以后越来越好,二哥加油!!!”

    那个成业也来了两条评论,现在的成业也有QQ了,所以也被二帮加为好友了。

    “小桥流水人家。掏过螃蟹捞过虾。虾儿用水煮,螃蟹用油炸。庄里乡邻常相聚,小兄小弟来两下。李白怎敢比高低,三瓶两瓶能灌下。没人称我是酒仙,但有外号小醉侠。不是少年太轻狂。我本也是有志好儿郎。为了有志在四方,背上匆匆的行囊。孤身天涯来闯荡。梦中常思飞黄腾达,可是现实次次爬下。也想家乡回转,可是哪有脸面去见那个啥?时光快的让人怕,转眼夕阳已西下,二二先生也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看到了成业的两条评论,勾起了那二帮的思想情绪,加上又看到那越越也对自己有了夸赞之意,那二帮不由感到心情大好,创作的灵感也随之爆,所以又表了一篇诗不诗词不词的说说。

    “人生吗就是这样,有一得就有一失,就看你想得啥愿失啥,看穿了想通了,生活的就平淡了,难道这样不好吗,要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有平淡的生活其实才是最快乐最幸福的!”

    这就叫趁热打铁,不管自己脑海中浮现出什么,那二帮都把他作为一则说说表了出来,说不定以后就会对自己作为搞创作上面的需要。

    “叮铃铃,叮铃铃····”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又要上班了,没有办法,放下手机,继续干活吧。

    “谢谢你的理解和夸赞哟。”

    那二帮下班回到家以后,就立即给那个越越去了一条表示感谢的消息,感谢感谢人家也是真的,这么多年真的还就没有哪个人对自己表示过理解和夸赞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女网友,当然也是去告诉那个越越自己已经回来了,等于也是去试探一下,人家还愿不愿意或者有没有时间再或者方便不方便来同自己继续聊天。

    没想到那个越越就好像是故意在等着二帮一般,立即也就回了:

    “辛苦了,我可是实话实说哟,有时看一个人,就只要看他平时都爱写点什么东西就可以了。”

    “真是一个好聪明的好女人。”那二帮又回了一条消息过去,这句话那可是由二帮内心深处表示的真心夸赞了,说实话,二帮有时想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对他空间里的内容,去加以多多观察和分析,然后才得出自己对那个人的结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