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美丽的考验
    “咚咚咚。??  ”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又是一年娘娘庙聚会的日子,为了表达自己对《玉历宝钞》的感激之情,二帮决定特意请假一天,一定要陪着朱梦茹再去那娘娘庙向水太太许许愿,希望那位菩萨能显显灵,保佑保佑那个朱梦茹能早日康复,不要再受那病痛的折磨。

    也为了自己能够再静静心,所以那二帮又一次地把《玉历宝钞》拿过来详读一遍,以便做那圣刻的反省看看,自己这一段时间可有做的什么不对的地方,争取能够多做改进改进,看看将有十点多钟了,那二帮似乎听到有几下轻微的敲门之声,所以习惯性的说道:“请进,门没锁。”

    因为凭二帮的预感,有可能又是那男房东刘世良来找自己聊聊天,因为那刘老板总怀疑自己这边最近非常的热闹,说好像能听到二帮老是在同谁说话,虽然二帮向他解释了,其实自己是在自言自语,主要的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这个房间里过于冷清,另一个目的也防止自己话说得太少了,容易闷出什么毛病出来。

    可是那个刘老板始终不相信,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突击检查了几次,现确实没有旁人,后来又偷听了几次,才自以为是的觉得被他找出了门道,认为二帮是在搞网聊,又几次三番的纠缠着二帮把那个如何网聊的技术也传给他。

    可是当二帮抬起头来,准备向门口张望的时候,这一下差一点被惊吓得魂飞魄散,原来那进来的根本不是房东老板刘世良,而是那已出落得婷婷玉立的刘世良的孙女刘一凡。

    自从五六年前,那二帮对着这个小姑娘做过那个荒唐事之后,那就是一时的觉得好玩,故意的抱着这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那是一阵的热吻,虽然这个刘一凡当时可能是被吻得惊慌失措不知所以,但是后来还是告诉了她的公公奶奶,所以她的那个奶奶一怒之下就要赶二帮滚蛋。

    可是那二帮在那光天化日之下,差一点有对那个傻女做出了荒唐之事,这一惊非同小可,那二帮总算是醒悟了,所以回来之后,对着那房东和房东太太是诚心的做了深刻的检查,并保证同样的错误绝不再犯,如果再有不良行为,哪怕就是报警把自己抓起来,也再无怨言。

    可能是那二帮平常的为人还算不错,又是一个被前妻赶出家门的男人,老夫妻两个一时的仁慈同情心总算是占了上风,再者说一个无家可归而且又是正当壮年的那人,在情感上一时的丧失理智,在他们认为也是情有可原,或者也觉得赶走了一个好房客对他们在经济上也会有点损失,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在二帮信誓旦旦的保证之下,老两口就答应放了二帮一马。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五六年来,那二帮的确是老老实实的做人规规矩矩的做事,从没有在对那个刘一凡有一点点非份之想和非礼的行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几乎都把那件事给忘记了,甚至那刘一凡有时也还会主动的向二帮打打招呼,但是那二帮始终不敢再越雷池半步,而且故意的在疏远着躲避着什么。

    没想到今天的可以说已是深更半夜了,就见那刘一凡,披着一肩的乌黑长,几乎就穿着一件睡袍,一脸娇羞的,似乎又是满含幽怨的,好像又是浅笑吟吟的,反正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奥,是一凡,这么晚了,找叔叔有什么事吗?”

    那二帮是立马起身,几乎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冲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孤男寡女的这时候在一起,万一在被那房东及房东太太撞个正着,到时候可就是百口难辩,有理也说不清了,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立下的保证,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一种做人的起码准则。

    “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要知道那时候我很小,什么都不懂,可是后来我就后悔了,这么多年我经常在梦中都会梦到你对我那样,不过我感到很甜蜜很美好,所以经常都会笑醒了,可是醒过来,我又忍不住的会哭,因为从那以后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在你的心里一定会认为我是一个坏女孩,呜呜呜。”

    那刘一凡一边说着,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直流了下来,随着轻轻的抽噎,那刘一凡似乎是很伤心很难过,二帮到感到手足无措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对不起,都是叔叔的错,叔叔向你真心的赔礼道歉,那时候的叔叔也是一时的意乱情迷丧失了理智,才对你做出了那种荒唐的事。“

    说是这样说,但是那二帮还是感到很幸福很甜蜜很美好很骄傲的,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会有小姑娘喜欢自己,但是那二帮似乎看到房间里还有几张面孔在不怀好意的对自己微笑着,所以那二帮还是保持着非常的冷静和理智,心中一直有一根弦在绷紧着:”不要又是哪路神仙在对自己做着什么考验哟,不然的话,哪里会有这么样的好事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我不是想来听你对我赔礼道歉的,我只想听你一句真心话,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那个刘一凡似乎是飞快地偷看了二邦一眼,又垂下眼帘问道。

    ”呵呵呵,像你长得这么好看,哪一个男人都会喜欢你的,不过喜欢归喜欢,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喜欢也是白喜欢呀。“那二帮好戏虐的性格又显露出来了。

    ”那可不一定的,你为什么不请我坐一坐呢,我可是有好多话要对你讲的。“那个刘一凡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愁云散去,喜上眉梢,让二帮几乎都有一个错觉,会不会这个刘一凡,被那个路过的狐狸大仙附体了。

    ”这个房子本来就是你家的,欢迎小刘老板莅临视察指导,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提出批评指正。“那二帮现在也有点想开了,俗话说得好,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既然人家有那个想法,你也左右不了,是不是,那二帮现在真是有点好奇心又萌了,想好好的看一看,这个刘一凡今天这么晚来找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叔叔,我的情况这么多年你也知道,从我出生下来,爸爸妈妈几乎就是不管不问的,后来他们离了婚,就更没有人管我了,是我的奶奶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从你一过来,我就喜欢你,甚至连你说话的声音我都喜欢,我也知道你也喜欢我,从你对我做了那件事后,我就更确信了。“那个刘一凡现在似乎很是大方,半个屁股斜靠到了床沿之上,前面的睡袍裸露开来,如果用心看的话,似乎都能看到里面穿得小花短裤,白嫩的大腿在那灯管的反射之下,也似乎更是亮眼。

    那二帮扫了一眼,但是忍不住的还想去看第二眼,但是那个刘一凡好像也感觉到了二帮的动机,也不去做遮掩,好像就是为了故意来撩逗二帮的一般。

    ”不要再说了,就当做叔叔同你开了一个玩笑。“那二帮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连连的吞咽着不断上涌的口水,而且那下身似乎也有了动静,加上那不断被吸入鼻中的少女的体香的作用,那二帮对面的刘一凡就好像一朵红艳艳盛开的花朵,看的二帮有点如痴如醉,很有一种想把她揽入怀中的冲动和**。

    ”可是我今年才十九岁,刚刚才考入大学,我奶奶就要让我嫁人了。“那个刘一凡忽然提高了说话的音量,到把二帮吓醒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你奶奶可不是那样做事糊涂的人。“二帮真的有点感到不解,那个房东的和房东太太,不但为人很好,而且做起事情来也是显的很精明的。

    ”还不是看上了人家的家庭条件,就在我去学校开学报的时候,有一个瘸子向我传递了一份情书,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大四了,父亲是一个银行的行长,我当时没有同意,就给他说,我的婚事由我的公公奶奶做主,没想到他的家里人就找到了我家,而且我的公公奶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还答应这个月初九就嫁到他家去,因为他的妈妈退休在家无事可做,迫切得想抱孙子,这不就等于是把我卖掉了,所以我这几天感到是特别的伤心难过,想来想去,在这个世界上真心对我好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既然我公公奶奶的意愿,我又不好违背,那我只好听从他们的安排,但是我也想做一件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那就是既然你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干脆我今天晚上就满足了你,也算是我还你的一个人情债吧。“

    那个刘一凡说完,突然就走上来,把二帮的一颗头颅紧紧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那二帮似乎有一种立马想窒息的感觉,仿佛都能感觉到那两个东西的跳动,一股股的热浪灼烧的二帮似乎感到血液沸腾起来,更有一种要把那种热流排泄出去的**,不然的话,那真不是一种人受的罪,但是一种意念又支撑着二帮立即就想挣脱这种拥抱。

    ”一凡,让叔叔先上一个厕所行吗?“

    那个二帮其实一点都没有要上厕所的意思,只不过是一时情急,胡乱的编了一个借口而已。

    “好吧,不过要快一点。“那个刘一凡有点极不情愿的松开了自己的怀抱,而且还在二帮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现在的小孩子都怎么得了。“那二帮是一边好笑的想着一边就咚咚咚的冲下了楼去,很快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绝对是一个美丽的考验,我一定要接受住这个考验。“都离开自己的租住地很远了,那二帮还在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