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正义与邪恶的初步较量
    “咳咳咳,谁呀?不会是我的本家大哥吧。  ”

    到底是自家兄弟,那二帮感到实在无聊,在马路上盲目的散了一会步,在那华西村的开区拐角处,看着一个身影有点像小东北,正准备出声问,没想到那小东北主动声询问打招呼了。

    “呵呵呵,是我,怎么玩结束了?”两个身影是迅的靠近,两只大手是紧紧地握到了一起。

    “哎哟,我的本家大哥哟,你可想死我了,本想去找你聊聊,又怕打搅了了你,最近修行的怎么样呀?不然的话,还是多出来同弟兄们多见见面活动活动吧,哎哟,是怎么回事?你的手上为什么这么烫呢,就像是一个烘缸一样,身体不会有什么不舒服吧?”

    看得出来,那小东北的确有点小激动,嘴瓜瓜的好像有很多话想说一样。

    “没有呀,我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呀。”那二帮除了还有一点感到特别的心跳加以外,的确是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看来我的本家大哥这一段时间的修行是很见成效,不要真的得道成仙了哟,因为你身上的温度最起码要比我高出五度都不止,呵呵呵。“那小东北就像在自我解嘲一样,爽朗的大笑着。

    ”比你体温高,这应该算很正常,因为我已经运动了好一会了,而你是坐在那里玩,自然没有热量散出来,所以相比之下,体温差有点大,唉,今天好像有点反常吧,现在只不过是在十一点左右,你怎么就散场了呢。“

    那二帮的确是有点感到小奇怪,因为小东北每天晚上不论是赌大钱还是赌小钱,那不到十二点以后,都是不会主动退场的,甚至就是身上带的钱输光了,那都是要借钱玩到十二点以后的。

    ”唉,别提了,今天晚上有点邪门,本来是过来玩二八杠的,可是谁坐庄谁输,好几个庄家都数得尽打光,再也没有人敢来坐庄了,赢了钱的舍不得走,输了钱的不甘心走,一二十个老几都坐在胖子那里瞎吹牛,实在没有多大的意思,我想想还是趁早回去睡大觉算了,唉,本家大哥,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也有点反常呀,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出来活动呢?“

    那小东北这才深感诧异的问道。

    ”奥,我看了一会书,感觉到头有点疼,所以就出来透透气。“

    那二帮只好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搪塞应付道,如果实话实说,自己是被一个小姑娘吓得跑出来的,那小东北非把自己强制性的拉回去不可,这么好的桃花运,真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那小东北一定不会让二帮失之交臂就此错过的。

    ”别的地方又没有人,要不要到余胖子那里去看看,不然的话我陪陪你?“

    那小东北征询着二帮的意见问道。

    ”那就不必了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就早一点回去休息吧。“那二帮劝阻道。

    ”怎么你明天不上班吗?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那小东北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问道。

    ”没事,明天是娘娘庙圣诞法会的日子,我特意请了一天假,打算过去敬敬香拜拜佛,也算是借口休息一天吧。“那二帮好言解释道。

    ”休息一天倒没什么,我还是想对你说那句会,行善积德做好事那自然是应该,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千万不要过分的迷恋,再把自己搞的有点神经兮兮的,不然这样吧,你也是难得出来,兄弟我就陪陪你遛达一圈吧。“

    那二帮实在是执拗不过,只好和那小东北一起来到了那余胖子所开的棋牌室里,因为人可能都是这样,那就是一般情况下都喜欢朝人多的地方去凑凑热闹,再者说二帮现在也不敢回去,就怕那刘一凡还等在那里,到时候就有点尴尬了。

    ”哎呀呀,老李是稀客,好长时间都没看见冒泡了,听说在修身养性参禅悟道,唉,你们还不要说,大家都来看看老李

    ,这一段时间的确是很见功效,瞧瞧老李这个气色,红光满面神采飞扬的,就好像是在交桃花运一样,不知道今天晚上这时候怎么有空过来巡查指导工作呀?“

    那个余胖子老板不知道实在是闲的无聊,是想来找二帮插科打诨呢,还是那么故意的想找点笑料,以便显得聊天的气氛热情友好一点,或者也许就是他的真实感觉,因为二帮现在与以前相比,那身上的气质的确是生了明显的变化。

    ”余老板还真被你说对了,老李我今天晚上那个还真就交了桃花运了,给你说句大实话,我之所以这时候到你这里来玩,的确是被一个小姑娘吓得跑出来的,我正在家里用心的阅读《玉历宝钞》,一个小姑娘长得又好看,洗刷的又干净,跑到了我那里,非要把身子给了我,说是为了还人情债,可是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应该知道一点好歹了,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怎么会去做呢,当面拒绝,又怕伤了人家的自尊,所以我就借口先上个厕所,一溜烟跑了出来。“

    没想到那二帮说的一本正经,整个房间里听的人忽然一下都暴出了哄堂大笑,搞得二帮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不知他们笑从何来,其实这就是二帮的特性,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说谎骗人的。

    ”老李,你就处死牛逼吧,如果真有那样的好事,不要说你一溜烟跑了出来,恐怕是连滚带爬的就上去了,也许别人不了解你,我小刘可什么都知道,不去说别的地方,就是华西村这里所过来的从事服务行业的小姑娘,大概就没有没被你玩过的,现在去装好人,来不及了,呵呵呵。“

    那个说话的小刘是贵州过来的打工仔,也是在赌场上浑浑噩噩的过了那么十几年,搞得老婆孩子是怨声载道,也不知道都闹过多少次离婚了。

    ”呵呵呵,你看看我给你们说了实话,你们又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你所说的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不过那是好几年前的老李了,现在的老李那是一心向佛,诚心的忏悔,那样的荒唐之事,是再也不会去做了,在这里我也奋劝大家,都要做深刻的反省,要知道片刻的欢愉可能就要遭受上天多少年的惩罚,因果报应那是真实存在的,一旦来了,那后悔就迟了。“那二帮一本正经的说道,可以说那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一有机会就又要开始传经布道弘扬佛家法旨了。

    ”看样子大家的传闻不假,老李现在真有点走火入魔了,唉,多么好的一个人呀。“那个余胖子老板有点不无惋惜的说道。

    ”呵呵呵,老李,你好醒醒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得潇洒时且风流,那里真的有什么因果报应,如果认为我说的不对的话,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来应证一下,在这里只有你一个是特别信奉那个什么《玉历宝钞》的,而且又是个无比虔诚的佛教的信徒,而我们这些人都是一些要下地狱的赌徒恶棍,你是道标正义之师,而我们就正好代表了歪门邪道,不服气的话,你就来坐上一庄,看看哪位菩萨会不会来保佑你,把我们身上的钱都给他赢光了,如果今天晚上你赢了,我不敢保证别人,但是我小刘这辈子绝对做到,那就是从今往后,我绝对远离赌场,也跟着你到那庙里边请一本《玉历宝钞》回来,好好地研读,并且以后我所做的都要按照那《玉历宝钞》所说的遵照执行,如果今天晚上你输了,以后就该怎么玩还怎么玩吧,也就不要让我们打麻将老是三缺一了,你说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

    那个小刘一边笑呵呵呵的说着,还一边不断的向那个余胖子老板使着眼色,就好像根本把二帮当做了一个没有经过世故的二傻一样了。

    ”小刘的这个提议好,我举双手赞成。“那个余胖子老板是当即表态,众人也是纷纷附和。

    ”好,我今天就破例再陪你们玩一次,不过我可事先申明,并不是我老李赌瘾犯了,而确实是代表了正义和你们这些歪门邪道进行的一场战斗。“那二帮的犟脾气又上来了,根本就不顾及小东北的阻拦,或者也是因为二帮的口袋里有两个臭钱,那是取出来准备留陪着朱梦茹到上海复查时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