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前夫哥来了
    可以说那二帮现在对朱梦茹所采取的措施,还是起到了最为显著的效果的,先那朱梦茹好从睡梦中时常惊醒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而且每觉醒的的间隔时间段也逐渐的在拉长,因为二帮刚来时,那朱梦茹时常只能一觉醒睡上两个小时左右,然后就会失眠了,一直要熬到了天亮,才又会迷糊一会,睡眠的质量不用说那是定下来很差的,而且白天一天也会感到没有精神和很疲劳。

    但是只要那朱梦茹惊醒过来,二帮就会耐心的去加以安慰,然后再去给她灌输那些让她能够静下心来的思想,包括讲述一些佛法上的小故事,当然也会引导她诵念阿弥陀佛,不一会也就能又睡着了,慢慢的一觉醒也能睡四五个小时了。

    当然还有那手术后引起的各种不良反应和由于药物引起的一些副作用,那都是需要一个人去细心的耐心的要用一颗爱心去加以慢慢熔化的,对于这方面的表现,那朱梦茹就会经常情不自禁的夸赞二帮,说二帮可能是这个天底下最有耐心的一个男人了,就等于是把她当做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在时时刻刻的呵护着,那二帮也会给她感慨的说起自己的经历,其实这方面也是老天爷所赐,想当年自己连续性的拉扯大了两个弟弟,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么一段人生经历,这时候就恐怕很难做到了。

    “人生不如意事常有**,日常生活中的沟沟坎也难免有个一二,所以遇到些小毛小病也不用去担惊受怕怨天怨地,只要匆容的去面对,心中再常念南无阿弥陀佛,自然一切都能逢凶化吉得到很好的化解!南无阿弥陀佛。”

    这就是二帮在朱梦茹生病这件事情上,所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也不要不信,或者就盲目的去把它认为是什么迷信宣传,其实大自然中,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条客观真理,还未被人们所认知呢,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人们也会去用科学的方法,能够加以解释的。

    “人生吗就是这样,有一得就有一失,就看你想得啥愿失啥,看穿了想通了,生活的就平淡了,难道这样不好吗,要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有平淡的生活其实才是最快乐最幸福的!”

    可以说二帮现在也想开了看淡了,这样过过日子不也是很好吗,朱梦茹的妈妈虽然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但是还在坚持着上班挣钱,一个月当中也难得才过来一趟,平常只有二帮和朱梦茹在家,二帮白天过去上上班,晚上回家做做饭,朱梦茹的身体恢复的又很好,也能够自己骑着车子上上街买买菜了,就是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了,白天一个人在家也学着唱歌了。

    那二帮觉得如果这样长期的过下去,其实也蛮好的,可是正应了那句话叫人生不如意事常**,也就在二帮到朱梦茹这儿来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以后,那让人感到不顺心的事情,又接二连三的来了。

    “我忧心忡忡,我心急如焚啊,我甚至都感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我就是不明白,像我这样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实人,为什么做起事情来总是那么的不顺,老天爷为什么会做如此的安排,这到底是何用意,我实在捉摸不透啊。”

    那第一件让二帮感到不开心的事情,就是那个朱梦茹的前夫,竟然找上门来了,而且似乎火气还不小,竟然用脚去拼命的踢房门,可能是因为听说二帮过来了,感到有点心理不平衡吧。

    当然越越是不准许他再进这个家门的,所以就生了不快。

    二帮是个立志修行的人,主张以和为贵,可不想好了一个,再坏了一个,所以也并不想和朱梦茹的前夫生什么摩擦,最终闹得大家都感到不愉快,只想通过摆道理讲事实来感化说服他。

    “一日,老婆的前夫驾到,找其欲商量某事,老婆大人冷若冰霜,严阵以待,我一看情势不好,赶忙端茶倒水搬板凳,请其入座,并满脸笑容的客气道,前夫哥真是我的大恩人哪,把这么既聪明,又善良,既温柔又漂亮的老婆让给了我,就是我的亲哥哥也舍不得呀,以后要常来呀,也好让我有机会多向你表示表示感谢呀!就听老婆大人夸我说,找了个二的老公真好,就知道疼老婆,不象某些人一天到晚就知道打牌,在我最需要靠山的时侯,却抛下了我溜走了,简直畜牲不如啊!前夫哥站起来面孔红红的走了,以后再也没有来过。”

    当然这只是二帮站在了楼上,观察着那个前夫哥的所作所说,而一时产生的灵感,并且也准备把它作为自己对待这件事情上的指导思想,那要是按二帮以前的脾气,大概那就是你用哪只脚踢的门,我就立即会将你的那条腿打折了。

    俗话说得好,公道自在人心中,那个前夫哥由于进不来门,这下变得火气更大了,那是站在了楼下破口大骂,一时的气焰很是嚣张,这里本来就是个很大的住宅小区,又是在大家刚吃好晚饭的时候,他那个破锣嗓子的怒吼声就惊动了众位乡亲父老,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都聚集了过来。

    听了那个家伙叙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有几个了解内情而又敢主持公道的乡亲就很不以为然,都纷纷的上前指责他:“想当初你大包小包往外拎,而且还把家里的存折都抢了过去,我们当时是怎么劝你的,一个人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一个跟了你七八年的女人,如今身患重病了,正是需要你献爱心体贴呵护的时候,没想到你为了自己玩得潇洒,沉迷于赌博,不但无情无义,而且还一点都不讲良心,就这么抛弃了自己的老婆,你现在还怎么有脸再过来闹腾呢?”

    可能是那个家伙感到有点犯了众怒,所以就气极败坏的连连吼叫道;“这样的老婆,我不要也罢,从今以后,我就和他断绝一切关系,不要想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原来根据那离婚协议,那个前夫还要负担朱梦茹一部分生活费的,因为朱梦茹毕竟是个重病患者。

    “都是那个臭··子,这才刚离了没有多长时间,就耐不住寂寞,要赶快重新找一个了。”

    那个前夫哥大概也感到自己理屈词穷,想要重新找一个泄的突破口了。

    “你不要在这里口无遮拦,胡乱的骂人,我和你已经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不然的话,我可就要打电话报警了。”大概那个朱梦茹是听到了对她的骂声,就忍不住也要插话反击了。

    “我就说你是臭·子,怎么了?你报警,难道我就怕了你不成。”

    “人人都是娘养的,你能骂我,你自己也有老娘在,我今天不想同你胡搅蛮缠,你也不想想,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想到过这个家里,我嫁到你家里的时候,你家又有什么,还不是靠着我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为了开一个店,我去进货的时候,让你在家里看看店,可是你自己又做了什么,店门敞开着,东西都被人家拿走了,你都不知道,而是坐到别人家的店里在打牌,可是我说了,你又不听,你也不想想,你的这种做法,让不让人感到寒心,还经常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赌到深更半夜才回来,为了有个完整的家,我这么多年,都忍受下来了,可是我现在因为操劳过度,得了这种毛病,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不但一点不管不顾,而且还竟然恶习不改,处心积虑的想把我往死里整,不但强迫我办理了离婚手续,而且还把家里的存折都翻出来,抢了过去,像你这样无情无义不讲良心,连猪狗都不如的东西,我还不放手,那我自己就是不想好了,不错,我现在是重新又找了一个,既然人家不嫌弃我,愿意来帮助我度过这个难关,这只能是说明好人自有好报,是老天爷看我可怜,故意派人来搭救我的,我干嘛就不欣然接受呢?”

    那个朱梦茹是越说越激动起来,根本就不给那个家伙,有一丝踹息反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