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十三太保之一
    俗话说得好,打架无好拳,吵架无好言,特别是对那些一加一都等于三了的人,也就是净尘大师所提到的那些属于三季的人们,就是再深刻的人生哲理说给了他们听,那也都是丝毫没用的,什么情啊义的天地良心等等,对他们来说,纯粹都是在瞎扯淡。

    所以当那朱梦茹气呼呼的上来了以后,二帮就去劝她不用再去买那个人的账了,一切随缘,二帮也相信,那个前夫哥绝对不敢胡来,不然的话,就是自己能放过他,大概自己的那几个小弟兄也不会放过他的。

    事情总算过去了,但是留下的后遗症,还要留待二帮慢慢的去处理,虽然那个前夫哥,大概后来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特意给朱梦茹打了电话过来,也解释说自己这两天可能由于心情不好,所以就了无名之火,也请朱梦茹放心,他还会把生活费打过来的,就是要等两天。

    那也只好由它去,二帮也给朱梦茹吃了一颗定心丸,即使那个前夫不给,也请她只管放心,反正无论如何,既然自己过来了,那都会全心全意的来承担一切费用的。

    后顾之忧虽然解决了,那么现在由于那个前夫哥来吵了一晚上,所以那朱梦茹又不由自主的就回想起了自己的过去的一些伤心往事,情绪也感到很是低落,又几乎恢复到二帮刚来时的状态了,那就是经常从睡梦中惊醒,加上出去同大家聊天时,人们也会不由自主的出疑问,那就是说二帮和那个朱梦茹是老早就认识的,不然的话,你两个人不会结合得这么快,言下之意,也就是得出了一个推断,那就是朱梦茹对那个前夫不忠在先,更有甚者竟然有人断言,二帮毕竟是个一无所有的外地人,而且年纪又那么大,两个人处下去,最终也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说那朱梦茹心情怎么能好的起来。

    俗话说得好,人要脸树要皮,那个朱梦茹又是个很要面子的要强女人,面对外面的风言风语,自然也是无可奈何,有口难辩,有了委屈只好闷在了自己的心里面,然而这种情况对朱梦茹来讲,那又是极端不利的,还好,那二帮的二二派思想这时候就派上了大用场,自然要去给那个朱梦茹好好的讲解一下。

    “若能一切随他去,便是世间自在人。最坚强的坚强是什么都不在乎。人生一辈子,有时想想,还真是除了生死,什么都是闲事。没有一样是你带来的,也没有一样是你能带走的,来这世上颠一回,一切的拥有只不过是借来的,总有一天必须连本带利还回去。不如一切随心,一切随缘。”

    “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年就是故事;今生再大的事,到了来世就是传说。人生如行路,一路艰辛,一路风景。你的目光所及,就是你的人生境界。总是看到比自己优秀的人,说明你正在走上坡路;总是看到不如自己的人,说明你正在走下坡路。与其埋怨世界,不如改变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好人会被坏人欺负。有善心的会被恶意伤害。你对人真诚,会有人来骗你。但即使是如此,我们也不要因此而改变自己。因为这不是一个谁受伤谁就输的游戏。人生到最后,比的不是赢,而是心安。坏人赢了,可良心却输了。做人吧,心安就是赢了一辈子,人在做,天在看,何须多言。”

    “苍茫一生,总有些人留不住,总有些事躲不过,别为那些往人往事伤怀,有时执手摧情老,逃避使神迷,孤单未必不快乐,拥有岂能长相随,转身并非软弱,面对让心坚强。那些难过、悔恨、坠落,皆因我们没有放过自己。只有放下了,心情才能轻松;只有遗忘了,灵魂才能自由;挣脱了苦难,才能遇上后来的风景。”

    “选择什么装进自己心里,是人生的一门学问。心里装着别人的错误,就会到处用放大镜挑毛病,一再地折磨他人,也无利于自己;心里装着善良、宽容、感恩,生命就会充满阳光,他人的一切不好,会在你博大的胸怀中瓦解冰消。所以,人生是苦是乐,关键看你喜欢与什么相伴。”

    ·····

    “这都是谁说的,怎么说的这么好。”那朱梦茹终于又变得开心了起来。

    “呵呵呵,是我师傅说的,还有更多更好的呢,我以后慢慢的会给你说,不过事实上也就是那么个道理,面对别人的流言蜚语,只要我们自己感到心坦然了,就不用去想着他,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们之间的经历和故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去向别人讲解,来博取他们的同情和理解呢,我们吃我们的饭,他们过他们的日子,能聊得来的就聊,聊不到一起去的就不聊,你觉得呢?”那个二帮解释道。

    “你师傅是谁,我也想认识认识他,以后多听他说一些这方面的道理。”那个朱梦茹说道。

    当然二帮所说的师傅,自然是那个四方云游的得道高僧净尘大师,想认识他和能够多听到教诲,那是也简单不过,只要加上他的QQ号就可以了,反正那个朱梦茹是自然的加了。

    再接下来,那自然还是用老方法,就是带着朱梦茹多到外面去走走,先去领略了一下华西村农耕园的油菜花基地,再然后就是去到常熟市的那个著名的旅游景点虞山玩了一天,反正是江阴市周边地区好玩的地方,几乎都被二帮和朱梦茹两个人跑遍了,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因为二邦都是骑着自己的那个电瓶车,带着朱梦茹过去的。

    第二件烦心事又接踵而至了,这次倒不是和一个普通人生了什么矛盾纠纷,而是和那县官不如现管的父母官们,生了几乎关系到人生大事的一系列冲突事件。

    事情的起因当然还是来源于那个前夫哥,那天晚上过来的吵架,由于当时那朱梦茹的一番言辞激烈的声讨,那个家伙当然是招架不住了,只好是落荒而逃,但是又感到心中不服气,所以第二天就跑到村民委员会去告了朱梦茹的一个小状,说朱梦茹已经又重新找了人了,再让她去享受那个底边保障就不对了,而且他也可以不再承担朱梦茹的生活费了。

    不是怎么说宁愿得罪君子,千万不要去得罪一些小人呢,那村民委员会的办事人员,闻听了这一消息之后,就不声不响的果真把朱梦茹的本来应该享有的困难救助取消掉了。

    当然当朱梦茹过去付钱时,才现了这么一个情况,那朱梦茹就追到了大队里去了解情况,一开始那些领导们当然就打马虎眼,推脱说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那就要到乡政机关去问了,可是朱梦茹追到了乡里去问,乡里一下子又推到了市里,你说这让不让人感到心烦,加上那朱梦茹的身体本来又不好,这样来来回回的一跑,那朱梦茹可就有点感到吃不消了。

    没有办法,只好打了电话给了自己那个当社保所所长的二姨,还有那个当粮管所主任的大舅,由于舅舅姨娘的出面,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是调查清楚了,但是要想恢复过来,那就有点不可能了,因为大舅二姨们虽然也算个国家干部,可那都是些清水衙门,是捞不到任何好处的,也就是说,一般人是不用来卖你面子的。

    更何况,现在那个朱梦茹的村里面,新调过来的一个村支部书记,又正好就是朱梦茹的一个冤家路窄狭路相逢的仇人,如果说是仇人,可能还有点不算贴切,那个朱梦茹之所以得罪了那个书记,那也是为了讨回公道,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而让那些贪官们少获得一点赃款罢了。

    可是凡是那些敢于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的人,早已被利欲熏心了,只要是让他们少贪了一点钱,那就等于是挖了他们家祖坟了,那都是要永远牢记伺机报复的,如今那朱梦茹正好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你说那还怎们能落到一个好?

    那个朱梦茹也就给二帮讲了她和那个新来的村支书结怨的经过,原来那个新来的村支书是乐余镇十三太保之一,以前是主管拆迁安置的办公室主任,所谓的十三太保,那也是每个地方都存在的一种官官相护互相勾结牟取好处的属于黑道性质的一个秘密组织。

    由于那个前夫哥的一个叔叔是没有后代的,所以那个前夫哥就和他办了一个手续,那就是那个叔叔和婶婶的养老送终由那个前夫哥来负责,当然他们的财产也就由那个前夫哥来继承了,这也是到了村里办了手续,双方都签了字画了押的。

    可巧的就是,在那个叔叔婶婶都相继去世没有多久,正好要造一条由常州通往上海的高架铁路,这就碰到了那个叔叔和婶婶的老房子,根据规定是也可以享有拆迁安置的,但是面积很少,只能享有八十几个平方,为了实际的需要,那个朱梦茹就和那个前夫哥商议,要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多余出来的面积,自然是自己拿钱出来补上去了。当然在办理订购房屋手续的时候,那也是和安置办办公室签订了购房合同的。

    可是等到小区的房子建好了之后,那朱梦茹过去交钱拿房子时,就觉那房款平白无故的一下子多出来了三万多,当然朱梦茹就要查明这其中的原因呀,原来那安置办所收的房款,是根据现在新公布的购房合同的条款来实行的,也就是说那朱梦茹所购房屋乎补贴的多出来的面积,房价一下子被提高了六百多元一个平方,这个多出来的三万多块钱也就是这么来的。

    那个朱梦茹自然是感到不服,在二姨的带领下,自然是要找安置办的领导理论,也就是朱梦茹那个村里现在的村支书。

    可能是这个村支书,自认为自己是十三太保之一,那个态度自然是专横跋扈不可一世,那个二姨自然也觉得自己大小也算个领导,如果连自己的外甥女的合法权益都维护不了,还怎么去为别人主持公道,所以双方僵持不下,自然是由镇政府的一把手来裁定了。

    没想到这个镇政府的一把手,是个上任没有多久的大学生村官,那是带着上面一心为老百姓办实事的指示精神来的,所以一切都是根据公平公正的合法手续为依据的,当时就拍板表态决定,朱梦茹以前所签的那个购房合同真实有效,那个安置办必须要依法办事。

    这样一来,那个安置办可就损失了不是几万块钱的小事了,而是几百万了,因为别的人家自然也要按那过去的合同来算帐呀,所以说那个二姨和朱梦茹虽然官司是打赢了,但是无形之中,那就得罪了一大批人。

    你说如今朱梦茹这件事落到了那个家伙手里,人家还怎么能放过你。

    好就好在底边虽然是取消了,但是那个大病的医保救助还在,但是眼看着每年的一万多块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不翼而飞了,那个朱梦茹还是感到非常的难过的。

    “民不与官斗,这是千古不变的客观真理,该是你的,他跑不掉,不该是你的,你求不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当官的人那也是他该有的福报,但是当他把自己的福报消耗尽了,那也就是他该遭受到的报应也为时不晚了,这就是佛家所说的,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而已。”

    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要用佛法去化解,这是二帮现在一贯坚持的处理问题的原则。

    “老李,你说得很对,我现在也想开了,反正那些钱我拿不到,那些贪官也拿不到,而且还有那么多比我更需要救助的人呢,如果因为我不拿这些钱,而让那些更需要的人获得,我也是感到很开心的。”

    也就是在二帮给那个朱梦茹说了上面一段话的十几天之后,那个朱梦茹又到中医院配完药回来,因为看到了很多更伤心的病人,由内心出的同情,而说出来的话,并且那朱梦茹还听到了一个更大快人心的好消息,那就是十三太保中的两个主要成员,前几天已经被抓起来了。

    “有进步”。那二帮也不由自主的竖起大拇指,对朱梦茹夸赞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