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唯一能做到的
    “中秋佳节怎开心?挂念家中二双亲,还欠各位兄弟情,不知何时能还清,可喜正逢太平世,身康体健皆安宁,修行不忘菩萨恩,立志弘法做传人。  ”

    也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那二帮现在感到每天的时间过得都是太快了,早晨起来先得要到菜市场去买菜,买菜回来那是匆匆地陪着朱梦茹吃早饭,等早饭吃好了,还要把锅碗瓢盆洗刷完毕方才可以赶过去上班。

    没有办法,因为那朱梦茹的一只手臂,可能是由于手术的影响,不能沾水,而且还不能长时间的下垂,不然的话,就会水肿变得严重。

    如今一切都还得让二帮重新全部再来,再加上连续性的不断和那村民委员会生了几次的冲突,事情虽然不大,但是很让人感到心烦,关键的是二帮还得强装笑脸来安慰朱梦茹,所以二帮也感到很累,只好取消了中秋节回老家向父母报个喜讯的打算。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也就在过完中秋节,二帮又到了厂里上班的第一天,利用中午的休息时间,了一条微信,抒一下自己心中的感慨,晚上又下班回到了家里的时候,那朱梦茹第一句话,就是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向二帮赔礼道歉起来。

    “呵呵呵,什么话,都老夫老妻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客气了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二帮还是感到情绪有点低落。

    “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年都要回去看望一下你的父母,不然的话,我这个做儿媳妇的,也会感到心里不安的。”

    二帮虽然有迫切回去看望一下父母的愿望和打算,但是并不想带着朱梦茹一起回去,主要的还是在为朱梦茹考虑,怕对她的身体状况会有影响,而且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家中是个什么情况,即使回去了,可能吃饭住宿都不好安排,如果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怎么都好打法,而且也不会有什么计较,但是如果朱梦茹也跟着回去的话,那情况可能就有点不一样了,关键的是朱梦茹还是个生了那种毛病的人,那是一点都不敢马虎大意的。

    但是拗不过那朱梦茹的一贯坚持,二帮虽然答应了也带朱梦茹回去,那就是要认真考虑什么时候回去会比较妥当一点了。

    俗话说得好,年怕中秋月怕半,一晃一个月就又过去了,两晃两个月就过去了,按那阳历计算,新的一年,就又马上又要来临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又都接连不断的打了过来,大意无非就是问二帮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当然这些打电话最多的还是老三老四弟兄俩,再加上那小哥叶青又特意打电话过来叮嘱了一下,让二帮无论如何今年都得回去看望一下父母,二老都七八十岁了,子欲孝而亲不待,不知道还能最后看上几眼,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时光飞快在流转,转眼又要过大年,父母盼,兄弟喊,请你赶快把家还,辛辛苦苦又一年,哪里能有多余钱,养家糊口都困难,哪里能有多余钱,还有外债没有还,叫我怎么来回返,养育之恩总的还,也想兄弟能团圆,不管如何有困难,今年回家看一看。”

    没有办法,那种心中的无奈,二帮只好通过自己的创作,反映了出来,同时也暗暗地下了决心,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回家看望一下父母双亲。

    想法可以说是好的,然而经济上的困难,那又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朱梦茹在春节之前还必须要再去复查一次的,乳腺癌这种毛病有个五年的危险期,按照那专家医生的要求,必须一年复查两次,再加上来回的路费吃饭住宿配药等费用,每一趟都至少要在五千块钱左右,那还是在一切都基本正常的情况下,万一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那就要必须马上进行处理,所需的费用,只好根据当时的情况来进行确定了。

    为了能够安心的回去看望一下父母,二帮就和朱梦茹商定,这次的检查,就定在了元旦之前,十二月的中旬,如果一切正常,那么就两个人一起在元旦回去看望看望父母,之所以定在元旦回去,那也是从多方面因素考虑的。

    先这个元旦回去,就避开了春运的高峰期,在春节期间行走,那个人流真的是令人不敢想象的,而且车票又贵还不好买,并且春节期间的天气,谁也不敢保证,万一再碰到了那连续的阴雨天,再加上天气的寒冷,可能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住的,不要说怕朱梦茹受不了,二帮自己都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万一那要是再晕车的话,你说这大冬天里的,那份罪可就不知道要怎么去受了。

    元旦好啊,最起码气候不会太寒冷,而且春节期间,万一二帮和朱梦茹一起都到安徽去了,你说留下朱梦茹母亲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感到孤独寂寞伤心可怜呢,所以那朱梦茹也实在舍不得,当然二帮也感到有点不妥,毕竟自己刚过来过的第一个春节,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他们母女两大新年里就分离开来吧。

    当然按照那朱梦茹好婆家的规矩,二帮这毕竟也算是个新准外甥女婿,在大年三十那一天,所有的子孙都要赶过去给好公好婆上坟磕头的,不会这第一年自己就坏了这个规矩吧,并且那二帮刚来时可是受到了各位姨娘舅舅的特别礼遇的,那就是每家都在那乐余镇最最高贵气派的大饭店,方圆大酒家里面特意宴请了二帮一次。

    这辈子二帮何时曾受到过如此排场的招待,而且还是连续性的好几次,你说这不都是沾了朱梦茹的光,享了那朱梦茹的福吗?

    “世人皆叹日难混,其实天机早道明,孝顺二字并肩行,先有孝来后又顺,父母为你操尽心,不知回报有几文?睡觉之前扪心问,是否夜半会惊醒?养育之恩都能忘,哪里还有兄弟情?怎把朋友去排名,只好孤家又寡人。”

    但是作为子女,要对父母长辈尽孝,这不但是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光荣传统美德,也是每一个子女都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一些动物都知道返哺之恩,何况是人乎?

    并且那佛家的理念,都是把对父母的尽孝,看作是第一要素的,其实英明的先辈们,也早把那人的命运运行法则,通过了文字的构造告诉了后知后觉的人们,孝顺孝顺,那就是你只有先尽孝了,然后你的命运之道也才会顺利,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可惜就是有那么多人,脑筋就是不能够开化,而且还自认为不信邪,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二帮觉得自己现在更有责任和义务,来起到带头和表率的作用,把这个改变和决定每一个人的命运的客观真理,来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通过各种网络渠道,告诉宣传给大家。

    “大喜之年第一天,吾携爱妻把家还,一报父母养育恩,二把故乡亲一亲,父母本是两尊佛,不是他们哪有我,父母之恩还不完,能还一点是一点,菩萨之言记心间,百善总是孝为先,不孝父母不敬祖,没有福报得受苦,我劝世人听我言,诚心尽孝获福田。”

    “当今社会,竞争压力如此之大,道德风气如此之差,还能做到孝子贤孙的不知还有几人,不过要知道,天地之间的因果报应是绝对真实存在的,今天你如何对待父母,将来你的子女就会如何来对待你,而且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要经常扪心自问,做到无愧与心,不要等到你老时睡不安稳,死的都不踏实。”

    “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到过年更伤心,半生历劫多磨难,无能为力表孝心,世人哪有真畜牲?哪个能不想双亲?百般委屈藏心中,谁解我的赤子心?佛家真言常聆听,父母皆是菩萨身,尽孝即是敬菩萨,一心一意真修行。尽孝方式各不同,阿弥陀佛诵高声,待到喜年福运至,吾携爱妻谢亲恩!”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不回家时想回家,一旦真正踏上了回家的路程,那二帮倒变得神经紧张了起来,象上次到上海第二次去复查一样,这一次听说二帮要和朱梦茹一起到安徽老家去看望父母,那个二姨和二姨夫无论如何都要求亲自开着车子,把二帮和朱梦茹送到江阴长途汽车站,那是对二帮千叮咛万嘱咐,在路上一定要把梦茹照顾好。

    当然上海的第二次复查,也不是十分的太理想,那就是朱梦茹可能是这段时间的心情不太好,又加上一些药物引起的副作用,那个越越出现了两个方面的小问题,一个就是有了一个小的积结,另一个就是子宫内膜增厚,按那个专家医生的说法,情况也不是太严重,但是要随时随地的跟踪观察,也就是说还要准备明年的年初,还要过来进行复查,由半年的期限一下子缩短到了三个月,这个对二帮来说,不能不是一个不小的心病,不但要准备请假再次陪同前往,而且还要再准备上一大笔钞票,随时备用。

    但是象朱梦茹的这种情况,二帮觉得又不好去对自己的弟兄们说,当然这次回去也不能对自己的父母说,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理解,而且还会凭空的多添了几分的担心,最为关键的是两个人之间还没有领证,不论让任何人知道了,那都是不会支持的,有苦只能放到自己的心里面,表面上还要故作镇静,自然是面带笑容嘻嘻哈哈,不然的话,怕那个朱梦茹又会胡思乱想的瞎担心,做人真是难哪,更何况二帮还想做个了不起的伟人。

    “每逢春节年关到,心烦意乱脾气燥,一到年底钱嫌少,怎么顾小又顾老?阿拉年纪也不小,难道不管自己老?如今一无所有了,难道逼我去上吊,个人有个的福报,苦辣酸甜自知道,忠不忠孝天明了,阿拉一心修行了,一旦福运能来到,再向亲朋传捷报,用瓶敬酒全干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二帮一路之上,只好通过多表一些东西,来抒缓解自己心中的情怀了。

    那朱梦茹一路之上倒是心情很好,而且还不住的向二帮打听了解一些老家的家庭成员情况,二帮只好给她逐一的讲解,好就好在这次二帮和朱梦茹的探望父母之旅,大概真的感动了菩萨,因为二帮这次一路之上破天荒的一点都没有感到晕车,你说奇怪不奇怪?

    等两个人到了无锡火车站,开始买火车票的时候,那二帮这才现,现在的离自己家最近的那个凤阳县临淮关站台竟然被取消掉了,不能说这不是个令人感到沮丧的消息,因为这样一来,两个人可能就要多饶了一大圈子,多花钱事小,关键的是要多耽搁不少的时间了。

    “到家之后给他三娘打电话。”那个老三业同,大概是通过微信和QQ动态,现二帮和新的二嫂回去了,特意了一条消息,过来叮嘱说明道。

    老四成业也知道了,又消息过来说明了一些现在家中的情况,说父母都住在大哥家里面,但是大哥一家人都不在家,自己家也是没有人的,只有三嫂子一个人带两个小孩子在家,他也会打电话回去,安排好三嫂子负责招待一下的。

    说实话,二帮这次回去,根本就不想惊动任何人,所以也没有提前给任何人打招呼,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看望一下父母,先了解一下情况而已,顺便也把自己又成了一个家的情况,告知二老一下,让他们以后也不用再牵挂自己了,然后再给他们一点钱表示表示心意,仅此而已,这也是自己目前情况下唯一能做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