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着急心疼也没有用
    “我妈,我回来了。?  ”

    终于有人过来开前门了,虽然里面没有灯光,黑咕隆咚的,但是看着那站在门旁的黑影,二帮一眼就能确定,那正是自己母亲熟悉的身影。

    原来一间房子从中间一分为二了,后面的半间房子里灯光通明,二帮喊了一声“妈妈,我回来了”,见并没有人答应,只好拉着那朱梦茹的手,向有灯光的地方冲去。

    映入眼帘最明显的是一大堆乱七八糟堆积如小山一样的杂物,有几床棉絮,有几件崭新的老棉袄,但更多的是些破旧的旧衣服,就像一个常见的那种堆放衣服布料的垃圾场,不但不讲规则,而且显得很是肮脏凌乱不堪。

    在那堆杂乱的衣物前面两面靠墙之处,摆放着一张破旧的老式木板床,床上面铺着一眼就能看出陈旧肮脏不堪的几乎是看不到被单的老棉絮,上面盖了一条破被子,显得很是单薄,一个老头上身披裹着一件显得很小的旧棉袄在身上,下身用那条破被子遮盖着,面容很是慈祥,皮肤也显得白净光亮,尤为更白的那就是头和胡子,就好像是用雪粘贴在上面一样,在灯光的衬托下,都有一点显得很是刺眼。

    二帮这时候也才看清楚跟随着走过来的母亲,一身的黑,但是也不敢确定到底是身上的衣服布料的本来颜色,还是由于邋遢造成的,甚至包括面部皮肤的颜色,眼睛似乎很难睁开的样子,嘴巴瘪了下去,还能看出没有了牙齿的那种感觉,头在不由自主的轻轻摇动着,二帮知道,那是一般老年人都有的症状。

    “俊国,这是你家的小二帮,你的亲儿子回来了,还不好好的看看。”

    那个三老头对着床上坐着的二帮的父亲,大声的喊叫道。

    “啊,二帮。”那二帮的父亲似乎是无动于衷的接着话茬。

    “对,就是二帮,特意从江阴回来看望你的。”那个三老头继续喊叫道。

    “二帮,江阴。”那二帮的父亲嘴里轻轻念叨着,但是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

    “看看,什么都不知道了。”那个三老头也有点显得很是无奈的向二帮告辞了一下走了。

    “家败的,二帮回来了,可认得我了呀。”

    二帮正在那掏出一沓钱来塞到了父亲的手里,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喊叫,走进来一个笑逐颜开的看上去显得很是富态的中老年妇女,当然陪着她来的还有刚才招待二帮的那个三老头的老婆。

    “奥,是我张婶,你倒基本上一点都没变。”本来就是前后相邻的邻居,再加上有些人的长相容易起变化,有些人的长相,除了留下一些岁月的痕迹,基本上都还是老样子,就像被二帮称作张婶的这个人,大概就属于后一种,所以二帮一眼就能认出来了。

    “没用了,不用给他钱了,而且还给他这么多,你爷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你妈还好点。”那个张婶说道。

    二帮看了母亲一眼,准备把父亲手里紧握着的钱,拿过来再重新给母亲,就听母亲说道:“没事的,都一样,反正都在这个家里。”

    看得出母亲显得很是开心,脸上露出了笑容,头摇的也有点更显得更是厉害了。

    二帮想想,母亲说的也是,所以就还让父亲握着,随即又解释道:“我也没有办法,这么几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好不容易才又碰到了一个好人,人家算是愿意收留了我,我这才算又重新有了个小家,要不然的话,我可能还回不来呢,而且我们又刚刚认识没有多久,她的身体也不太好,都等着用钱,我这次回来,也就是想向二老报个喜信,我又成了家了,以后有人关心我了,你们就不用再为我牵挂为我操心了,因为路途上带东西也不方便,这一千五百块钱,就留着你们自己随便添一点自己喜欢的衣服吧。”

    “你的处境和心情我们大家都能理解,一个人在外面也真是很不容易,所以家里面几次办事,你没有回来,也没有人埋怨你,这次能回来就好,总算在你爷你妈的有生之年,还能见上一面,要不然的话,你爷你妈那真是想你,有时一提到你就会哭,这下好了,知道你过好了,大家也就放心了,以后也就皆大欢喜了。”那个张婶子笑逐颜开的说道。

    “把这个给二老吧,不然的话你老子可能有点冷。”

    那个朱梦茹可能是看见父亲是光着个头,怕他会受凉,这才想起来,在家时还特意从网上为父母购买了两顶帽子,所以就拿了出来。

    父亲是顶黑皮的,母亲是顶花线绒的,戴到了头上,都显得特别好看,母亲是开心的都有点浑身颤巍巍的,父亲那是戴到了头上试了试,又取了下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也显得爱不释手,而且嘴里还不住声的说道:“正好,正好。”

    “你儿子儿媳妇给你买的,当然正好了,不过这时候,你认出他们是谁了吗,俊国哥。”

    那个张婶子还是笑嘻嘻的对二帮父亲说道。

    “你们是谁呀?吃饭了吗?”那二帮的父亲,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在看着自己的儿子,那种亲切的关心和问候,那是过去养成的一种待人处事的良好习惯。

    “还是不管,你爷现在就是这样,脑子糊涂掉了,一阵子一阵子的,有时也能明白一点,有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倒提醒了我们一下,你们到现在都有没有吃晚饭呢,晚上又都在哪里安歇呢。”那个张婶子又关心地对二邦问道。

    二帮只好老实的回答道;“一路之上忙于赶路,晚饭的确还没来得及吃呢,不过路上听成业说,他已经安排他三嫂子,业同的媳妇做准备了,晚上定下来也是住到她家里去了。”

    “业同住的好像离这儿还有点远,我们家现在也都大变样了,跟城里一样,也都住上高楼大厦了,现在业同的房子也是重新又起的,那可漂亮了,三层高的小洋楼,反正你爷你妈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看也看了,钱也给了,心意也表达到了,着急心疼也没有用,不然的话,我就给你们领过去吧。”

    那个张婶子,又热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