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老倪回来了
    “夜半三更咕咚响,二二先生滚下床,眯睁双眼粗打量,还好只拉坏蚊帐,老婆天生好心肠,柔声安慰轻收帐,关心体贴更周详,心中不由暖洋洋,重新躺下细思量,此举是否主吉祥,菩萨心中有几家,长思善举做一桩,无偿献血是榜样,生产线上主力量,心中无愧睡安详,小鬼怎敢近身旁。? ? ”

    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大的人了,睡梦之中竟然咕咚一下,滚到床下去了,虽然老婆大人好言安慰,但是那二帮重新躺下,可再也就睡不着了。

    虽然说人睡觉做梦,那是再平常不过的现象了,可以说大部分都是毫无实际意义的,但是二帮可不这么看,因为古往今来大凡伟人名人在这方面也还是有点讲究的,所以二帮也不由自主的想去好好揣摩一下,自己的这个梦中之景,会不会也是什么不好的征兆。

    朱梦茹的身体状况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那春节之前也才经过专家检查确定过,家中的经济状况,虽然有点窘迫,但是有着几个姨娘舅舅的关心帮忙照顾,也基本上不用去担心,因为他们在春节之前,每家都给了朱梦茹几千块钱,虽然二帮没有亲眼所见,但是这是朱梦茹亲口说的,想来不会有假,可以说也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老家的情况,成业也说了,一切都安好,那么自己为什么还会睡不踏实呢?

    可以说自从在那安徽九华山上,碰到了那个净尘大师,经过一番点拨,二帮把自己当做一个活死人以后,真的就什么都看开放下了,所以从那以后,二帮基本上就解决了那个抑郁症睡不着的问题,而且又一心向善,又不思量着去做什么坏事了,并且还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弥补自己过去的过失,为国家为社会为天下的芸芸众生,自己也在不遗余力的想去做出点贡献,可是现在为什么还要去做到恶梦呢,而且还竟然都滚到了床下来了。

    二帮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不得不引起自己的高度重视和警觉,净尘大师说的好,没事的时候,要经常的去做作自我反省,叫什么出门不言他人是非,闭门常思己过,那么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有没有犯下什么过错呢?

    思来想去,二帮都觉得自己没有犯下什么过错,最起码的来说,并没有犯下什么太严重的过错,只有一个老家之行,自己也有点感到不太满意,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按照自己的本来计划,那也是要到祖坟上去敬敬祖烧点纸钱的,后来就放弃掉了,因为二帮也相信他们会理解自己的难处的。

    既然家里面没什么问题,那就是要想自己工作的单位里了,在自己的梦中好像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在和自己撕扯摔打,凭二帮的直觉,这个可能是征兆自己最近要碰到一个对自己不利的人。

    二帮这就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散步的时候,竟然碰到了自己过去的那个车间主任蒋星对自己所透露的一个小道消息,那就是今年牡丹离心机厂,王建刚可能要不做生产厂长了,具体是由谁来主管这个生产,他也就说不清了。

    可以说晚饭后散步,碰到了自己过去的老领导,这是一件令二帮感到很开心的事情,而且以前两个人关系就不错,自然是就多聊了一会,也互相介绍了一下,二人这几年来的展情况,可巧的是两个人现在又同住在一个小区里,所以就又显得亲热了几分,可是对他所说的,厂里要换生产厂长的事,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二帮觉得,现在的王厂长干得蛮好的,为什么就要把他换下来呢,再者说即使要把他换下来,那也不是自己所能管的了的事情,去操那份闲心也没多大的意思,只好听天由命吧。

    但是现在自己竟然当晚就做了噩梦,二帮就觉得可能这件事就真的与自己有关了,所以可能由于昨天晚上可能没睡好的缘故,二帮也感到有点很是疲劳,但是二帮还是在全神贯注的时刻留意着那车间里的一切动态。

    “呵呵呵,他还在。”

    也就在那**点钟的时候,那二帮果然看见那倪胖子副厂长笑呵呵的领着两个人从那金工车间的大门里走了进来,三个人都是满面春风笑逐颜开的,待他们经过二帮的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人指了一下二帮说了一句话,就又急匆匆的向前走去了。

    因为二帮本来就是时刻警惕着的,那个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二帮听得非常的清楚,由他说话的意思,那就是他是一个这里的曾经的熟人,二帮自己也感觉到对倪胖子副厂长领过来的这两个人是非常的面熟,但是就是一时半会的实在想不起来了。

    “武侠,可知道倪厂长领过来的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

    既然想不起来,二帮也觉得那两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到这个车间里来,所以就有点迫不及待的向后面的一个自己的同事打听起情况。

    “听说这两个人一个是新来的厂长,一个就是我们金工车间的新车间主任,好像还听说他们以前就在这个厂里干过的。”那个武侠解释道。

    “奥。”

    那二帮不由得就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和回忆之中,既然他们在这个厂里干过的,而且又认识自己,那就说明自己也一定是认识他们,想着想着,那二帮又感到了由自己的心底深处有一股凉气在向自己的全身扩撒着,因为二帮终于回想起这两个人姓字名谁了,而且自己还曾经和他们之间生过不堪回的往事。

    “倪胖子,我想来问一下,听说老倪回来了,还来做我们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这个消息确定吗?”

    可能是由于过度的紧张,那二帮对副厂长说话竟然都显得一脸的寒霜的。

    “呵呵呵,是这么个情况,今年公司里领导决定,还由王新华来主管生产,老倪来做金工车间的车间主任,而且明天就开始正是上班了,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那倪胖子微笑着看着二帮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