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佛法就是最好的指导思想
    “生了场小病,在乡下大概两百元都用不完,到了大医院就得头两千,而且主要的费用都用在了各项检查上,有啥意义呢?医改医改到底该怎么改?好像傻子都懂哟,怎么到了政府职能部门就变成了老大难问题,也不怪中日关系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对决阶段,还有那么多崇洋媚外的亲日分子。  ”

    没有办法,那二帮现在虽然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被挂着盐水,但是还是感到自己的心里特别的烦躁,为了泄自己心中的不快,那二帮就拿过手机,了一条微博出去。

    可以说二帮这次突如其来的生病,那就是被那个老倪吓出来的,或者说也是被那公司里的领导的做法气出来的,老倪的为人,二帮不是不了解,想当初自己在和他的角斗中,那真是忍气吞声的吃了不少的苦,也受了不少的罪,就是那经济损失也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但是被自己最终抓住了他的一个把柄,搞得灰溜溜的离去了,而且那顾老板还曾经站在那金工车间主任的办公室门口,厉声的咆哮过:“像他这种人,如果被留在这个厂里的话,这个厂早晚也要被他搞家败掉。”

    可是如今人家又大摇大摆的回来了,而且还是一如既往的去坐人家原来的那个领导位子,你说二帮怎么能够想得明白?

    待那个倪副厂长给二帮确定了那个消息以后,二帮的第一个反应,那就是赶快逃离这个地方,所以就向那个倪胖子厂长提出,自己辞职不干了。

    可是在那个倪副厂长问明了二帮要辞职的原因以后,就劝说道:“可能他以前的有些做法是不好,不过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总归要给人家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你说是不是?我相信他自己这么多年也会有所领悟的,再加上现在的金工车间正是人手紧张的阶段,我相信他也不敢胡来的,而且现在金工车间每个工人的工资收入,那也是由我们厂部领导掌握控制的,他基本上也做不了多大的主的,你只管干好自己的活就行了,其他的也不用怕他的。不然的话,就给我个面子,先坚持着干上一两个月再说。”

    虽然二帮也觉得,那个倪厂长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吃好了中饭以后,还是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那二帮只感到浑身怕冷,随即把刚吃下去的中午饭,也全部呕吐出去了,所以二帮只好立即请了一个假,准备赶到医院里去就诊。

    可是当二帮给那朱梦茹了一条消息,说明了一下情况以后,并说自己准备去看那个合作医疗里的张医生之后,那个朱梦茹说什么也不同意,并立即打了电话过来,要求二帮必须到乐余镇的人民医院里来先检查一下再说,没有办法,老婆大人的命令,那二帮也不敢去违背,所以就坚持着骑上电瓶车过来了。

    没想到二帮刚到了医院的大门口,那个朱梦茹已经站在了那里等候了,不用说先是挂了个急诊,然后又根据医生的要求,还办了住院的手续,接下来又是各种各样的检查,那些医生先是确诊为什么急性肠炎,然后又怀疑可能是什么肠梗之类的,还要进行什么**的手术,就好像二帮得了什么重大的疾病一般,你说怎么能不让二帮感到是万分的恼火。

    其实二帮自认为自己心中有数,其实自己什么毛病都没有,那就是被吓坏了,所以当朱梦茹向二帮了解询问病的原因之时,那二帮也没有隐瞒,就把那车间里换了一个曾经是自己的冤家对头的车间主任的情况,也告诉了朱梦茹。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换一家单位算了,现在的车工很吃香,工作也不是不好找。”那个朱梦茹立即提议道。

    “既然自己和那个车间主任之间生了渊源,有可能就是前世里曾经有过什么过节,逃跑回避也不是办法,如果自己这辈子不去和他化解的话,就是下辈子也躲不开的,既然留到下辈子去解决,还不如这辈子就把它处理好呢,呵呵呵。”

    可以说二帮的观点有点很是荒谬,但是那确实是二帮此时的想法,朱梦茹是自己的老婆,也是自己心爱的人,二帮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那就是实话实说。

    “那又怎么去处理呢?”那个朱梦茹也不由担心的问道。

    “不要着急,让我慢慢的考虑一下吧。”二帮确实需要时间来认真的考虑一下,对待目前所面临的问题的对策。

    “二二先生说,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每个人活的都不容易,都会遇到各种灾难和劫数,各种痛苦和烦恼,就看你选择怎么去面对,是挑战还是忍受,是担当还是逃避,其实每个选择的结果,就决定了你这个人的一生成就!”

    二帮认为,当一个人遇到了问题之后,选择回避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一个人特别又是一个男人,无论如何都要学会去勇敢的面对自己人生道路上遇到的各种问题,其实这也是一个挑战。

    “佛说,今生相见,乃前世相欠,遇到任何不想见的人和不想遇的事,利用佛法都可以得到化解,第一步就是自己的心态要平和,第二步就是凡事要看开看淡看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第三步就是要机灵的去周旋,不要让自己的切身利益得到损失。”

    二帮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处理和那个老倪之间的方法,凡事以和为贵,佛法就是最好的指导思想,

    所以在第三天二帮出院以后,又无所畏惧的心平气和坦坦然然的赶过去上班了。

    “今天正好李业年也过来了,我们金工车间的人也就到齐了,所以我就把大家都招呼过来,开一个简短的小会。”

    听着那个老倪的话音,好像今天的这个会议,好像是专门为二帮准备的一样。

    与会的领导自然是由那个倪胖子副厂长和那个新来的王厂长在场,可以看得出来,两位厂长的言,也只不过就是一些表面应付的客套话,而那个老倪才是真正的在唱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