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好运将至的征兆
    “环境的憋屈不能束缚心灵的悠怡,为物所累同样可以放飞心情,别人看得见的是型,心是独我的,健康快乐缘于乘物而游心。 ”

    自从加到了这个同学群里来以后,那个二帮的心情还真是一时半时难以平复的,所以趁着那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还是躲到了厕所里,以方便为名玩起了手机,就看见有几个同学的聊天记录,上面的这段话,就是一个叫杭茂章的同学上来的,不过有点高深莫测,二帮根本就不能够理解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

    “杭茂章,达到了禅的境界,阿弥陀佛,贫僧领教了。”回复的是名字叫做陈广菊的一位同学,不过二帮记得这是一位女同学,又怎么会去自称贫僧呢,二帮也有点感到好不奇怪。

    “我是干了很多,收获很少,补课也不全身心挣钱,上班也不遵守作息时间,做自己的事也没长进,因此像秋天的打灯虫,不过我喜欢的一句话就是,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所以,不气馁。”那个杭茂章同学又回道。

    “杭茂章,你把你的生命搞得如此多娇。”这一次夸奖的就是那个张志体。

    “是的,安心就好,早年努力为人民服务,后来才现,与健康和生活相比,为人民服务有了可替代性,张志体夸奖了。”那个杭茂章同学又回道。

    “以前,号称考试机器的张志伟,现在只安心的过小日子了,他要享受生活给他带来的快乐。”那个张志体同学,又了一条消息上去感慨道。

    “我要用十倍的努力去获得那一点点荣誉,不值。”接着那个张志体又了一条消息上来,阐述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以前有个基督教徒劝我入教,说世人皆有罪,我说我何罪之有,我禀天而应命,与天道无犯,他说你有没有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多看一眼就是犯罪,我想这是屁话,如果这也是犯罪,上帝为何造出男女。”那个张志体可能聊出火来了,一个大学讲师竟然也说出了粗话。

    “因为罪是基督教合法性的依据,无罪是灵魂安逸的依据。”那个杭茂章解释道。

    看了这几条同学们的聊天记录,二帮真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这个时代淘汰掉了,和同学们之间,真是差距太大了,就是看看人家的这个聊天内容,几乎和自己根本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一般,不要说去理解,大概根本就看不懂,所以二帮就给那个张志体过去一条私信,询问打听一下,这个杭茂章和陈广菊目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聊一个小天,都显得高深莫测的。

    “杭茂章同学现在是一个大学里的教授,可能是由于主持搞得一个攻关项目没有取得很好的进展,所以最近有点心情不好,所以我也在想办法安慰他,那个陈广菊同学,其实是我的一个表姐,小时候的玩伴,现在就在临淮中学任教,奥,我想问你一下,你的高中是在哪里读的,我怎么印象中和你也是高中的同学呢?”那个张志体回道。

    “是的,我们可能就是高中时的同学。”那个二帮又回道。

    “那么你又是哪一届呢,在高一时是在哪个班上,班主任又是谁?”那个张志体又了消息过来问道。

    “具体哪一届这么多年我老早忘记掉了,只记得高一时的班主任是教物理的曹家庭老师,一开始是在高一一班,数学老师是于成珠老师,教我们语文的是个老头子,个头很矮小,好像是姓柳,教外语的是个上海人,可能是姓周,历史老师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姓秦,叫政治经济学的是个很富态的女老师,她有个女儿也在我们班上,教化学的老师姓审,口头禅就是你说是不是,教地理的老师好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睛,但是说话的语气表情显得很是可爱。”那二帮也回忆着回道。

    “哎呀,那你就是和我们同一届了,那就是**届,正好书记和班长都在寻找大家,班长李家稳创建了一个QQ群,书记周敏创建了一个微信聊天群,等有机会的话,我也把你拉进去,怎么样?”

    “那倒无所谓,因为我对高中时的印象,那还没有在初中时的深,有可能很多同学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二帮这说的倒是大实话,而且人可能就是那么一回事,对一些感到特别开心的时间段的印象就可能会记忆深刻一点,而高中的三年,二帮就是提心吊胆浑浑噩噩的渡过来的。

    说道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其实一点都不为过,只有当开始过去报名时,由于二帮的姑姑给了二帮一百多开钱一直维持着,后来每个礼拜都要想着回家要钱,而每一次回去,妈妈也只能给上十块钱,勉勉强强的够个生活费,连来回的乘公交车的车票钱都没有,所以二帮只好骑着自行车多走上几个小时的路程,而每次最让二帮感到头疼的就是,那班级里还会经常的要收取一些各种各样的费用,一直到高中即将毕业时,都没有能力去交那个要照毕业照的费用,所以后来好像根本就没有过去参加拍照。

    “不然的话,我就给你先拉到李家稳班长所创建的那个QQ群里去,因为那里都是些混的一般性的同学。”

    那个张志体,最后建议道。

    “好吧。”也是情势所逼大势所趋,不用说,既然是个一般性的同学,可想而知,其实这个群里的同学,可能也都是些不是太出类拔萃的同学吧。

    “呵呵呵,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看你眉开眼笑乐乐呵呵的。”下了班回到了家里,那二帮正在忙于准备烧菜,那个朱梦茹大概看出了二帮有点情绪反常,那就是显得异常的兴奋,所以也就情不自禁的好奇的问道。

    “呵呵呵,也没什么,就是今天一下子把过去的一些老同学都联系上了,所以心里面就感到是特别的开心。”那二帮毫无保留的向朱梦茹解释道。

    “也真是奇了怪了,也是你自己说的,自从你和你的前妻离婚了之后,这么多年你几乎不和老家的任何人联系了,怎么到了我这才多长的时间,你就和那么多人都联系上了,先是你的什么堂弟表弟,如今又是什么初中高中的同学,也不知道到底有完没完了。”

    看得出来,那个朱梦茹带着一脸的不高兴的情绪。

    “呵呵呵,感到不服气么,我和大家联系上了有什么不好吗?再者说又不是我去找的他们,是他们在通过各种途径找的我,就说我的这个初中同学群,之所以联系上了,还是我那个初中的同学,利用各种关系,到合肥市电信局的一个寻人启事,才和我联系上的,就冲着他们对我的这一番心意,都应该去好好的感谢人家,你怎么好像还有一点感到不开心呢?”

    那二帮还真的有一点感到不能理解朱梦茹此时的想法呢。

    “我也不是不服气,也不是感到不开心,像我这种情况,我只想安安等等的过过自己的小日子,我怕你和那些人都联系上了,万一再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有可能就把你带坏掉了。”那个朱梦茹解释着说道。

    “哈哈哈,你怎么会这样想,好,我来让你看看这些找我联系的都是些什么人,我那个表弟也就不用说了,是我姑妈家的儿子,有房有车不说,老早就通过自己几口子的几年打拼,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老板,再来看看我那个堂弟,是在一个人民警察学校毕业,都担任了十几年的派出所的副所长,再来看看我的这几个初中时的同学,那个张志体是个大学里面的讲师,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还有一个叫杭茂章的,是一个大学里面的著名教授,就是最起码的几个也是高中部的任课老师,象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受过高等教育,具有良好的道德修养的人。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现在既然还能看得起我,哪怕就是看看他们聊聊天说说话的内容,也只会对我有帮助有提高有启示,怎么还会把我带坏掉了呢?

    再者说了,这些还只是我初中时的同学,那要是我那些高中的同学,就可能更不得了了,我们那一届那时候真是人才济济,说不定他们已经有很多人还会有更好的更大的作为呢,如果我和他们联系上了,再去把关系搞好一点,说不定我将来要是有什么事,需要他们帮忙的话,他们只要看在是曾经同学过的面子上,只要一个点头,或者一个签名,那都能起到别人多少年的交情都无法替代的作用,你说是不是?”那个二帮显得无比兴奋地向朱梦茹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呵呵呵,你也有点想得太天真了,都几十年没有去联系了,而且人与人之间都是讲究的相互利用,以你现在的这个身份,也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去理你呢?”那个朱梦茹终于笑嘻嘻的说道。

    二帮突然感到朱梦茹说的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就比如说,自己后来被张志体拉到的那个高中同学的QQ群里,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进去了,连一个过来向自己打招呼的都没有,就更不要说有什么人过来向自己表示什么欢迎了,而且那个张志体还向二帮介绍了几个同学的情况,有很多都是人民教师,有几个是人民警察,有几个就是身居要职的法官律师一类,就是最差劲的也是些专家医生,你说像自己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平民百姓,谁又会过来买你的帐呢?

    但是二帮的犟脾气又上来了,又对朱梦茹强词夺理的说道:“那也说不定,就是过去的一些后来当了皇上的,有时也很怀念自己的年少时的旧情的,同窗三年时的情谊,青春年少时的情怀,都是很令人激动和不容易忘记的,再加上我和他们又是土生土长的老乡,这么多年又都奔赴在全国各地,可以说久在他乡为异客,孤独寂寞不好过,心里的话儿不能说,家乡的思念也很多,别的我不敢说,如果我和他们能够相逢的话,只要说我和他们是老乡,而且还有过三年的同窗,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对我热情款待的,你相信不相信。”

    “我相信,好了吧,你看你一激动,连菜也不烧了,我可都有点饿了。”那个朱梦茹有点显得无奈的说道。

    “其实现在有这么多人来联系我,真的是一种好现象。”

    吃好了晚饭,那二帮一切收拾了停当,还是按照往常的惯例,是要先陪着老婆去散步的,因为二帮也看出来了,朱梦茹现在已经有了心事,有点情绪低落,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关于那个网聊的事情,只有家和才能万事兴,再加上朱梦茹现在的这种情况,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打开她的那个心结,不然的话自己只好退出这个群聊,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但是二帮又真的有点舍不得和大家断绝了来往不去联系,所以现在只好来想办法说服朱梦茹。

    “那又是怎么说呢?我还真想好好的听听你的解释呢。”那个朱梦茹还是有点没精打采的说道。

    “净尘大师说的好,要一切随缘,可以说我和你的相遇相识结合都是老天爷美丽的赏赐,这话不假吧?”那二帮说道。

    “这个我是始终都相信的,但是他和你所说的那个好现象,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朱梦茹仍旧有点不解地问道。

    “前几天,那个净尘大师又表了一条说说,不知道你有没有看,但是我每天都要去认真的学习一下的,净尘大师布出来的说说,其中有一条说说,说的就是关于预示着一个人好运将至的征兆,详细内容大概是这样说的: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当一个人苦尽甘来,时来运转的时候,必然会有一系列的征兆。如果出现下列9种中的1-2种,恭喜,好运已经在向你招手了,如果出现3-5种,说明你已经开始交好运了,赶紧看看吧。”那个二帮回想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