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先搞一点阿Q精神再说
    “转眼已近三十年,时常想起是从前,男女同学不说话,背后却是老想她,如今重新来相聚,想想当初就来气,大好时机已失去,如今都是他人妻,随他去,能够有缘知消息,感觉余生已满意,默默守望祝福你,一切顺心皆如意。? ? ”

    那二帮现在觉得,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同学之间相互聊聊天吗,干嘛搞得畏畏尾的就像如临大敌一般,职位再高,混得再好,他不照样还是自己的同学。

    再者说了,不要看自己现在不怎么样,谁能看到谁的明天,说不定三五年之后,自己比他们混的还要好,干嘛就要去怕他们,而且连聊聊天都有顾虑了,那也枉为自称是二二派思想的创始人了,我行我素我开心,这就是二二派思想的一贯宗旨,但是最终的目的,也是要把自己的这个开心去传染给大家,让别人也开心起来。

    所以二帮又灵机一动,创作了一打油诗,上传到了那个同学群里。

    “我的个妈耶,李业年,你可笑死我了。”这是一个女同学商丽萍来的的消息评价,随即还有一个笑得打滚的搞笑图片。

    “李业年,还在想着哪个美女同学呢,悄悄的告诉我,我去给你传个话。”这是那个吴贤成同学上来的消息。

    “李业年,有才,说出了我们大家的心声。”这是藏成会同学在夸赞。

    “悠悠夜,勾栏月,小楼独坐思君切。红酥手,葡萄酒,慢声轻啭,再无宵九。守,守,守。

    词一阕,心如裂,此生无望求天借。长吟后,依如旧,弄花拂柳,任形消瘦。秀,秀,秀。《钗头凤·旧时月》行月。”这是那个行月上来的,可能是为了和二帮相附和吧。

    “两位大诗人异曲同工,可能二二先生的要好一点,因为我们大家都能看得懂,虽然朴实无华,但是说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这是那个班长张斌的独到见解。

    “入夜长思飞雪落,凭栏不见雪花飞,伊人不解相思苦,但使梨花雪作媒。《雪为媒》···行月。”

    “酒醉思周敏,浦江难载心,旧时才女志,今日木兰因,维众众心向,放歌歌意亲,此生无憾事,当告后来人。《周敏》····行月。”

    “《沁园春·杨絮》

    三月凤阳,千里杨树,万里絮飘。望城墙内外,白絮茫茫;大河小沟,顿失滔滔。絮随风舞,入门钻窗,欲与飞雪试比高。几十日,看白装素裹,分外缠绕。大街小巷,行人过往,怎堪甚扰。

    凤阳如此多娇,引无数男女戴口罩。惜明皇太祖,略输远见;政府领导,快出高招。一代天骄,男女老少,只盼凤阳杨絮少。”---一片枫叶。

    ·····

    “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今天礼拜天怎么变成诗歌大赛了。”那个张斌同学,可能有点不高兴了。

    “都是李业年起的头,班长。”那个吴贤成了一条消息上来说道。

    我操,怎么能怪到我呢,要说起的头的话,应该是你吴贤成才对,所以二帮感到很不开心,就又了一条上去来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同学相处真诚好,不要去做黑帮佬,一旦他日会君面,鬼里鬼气尴尬了,心中无鬼鬼不邀,光明磊落自逍遥,世上难买后悔药,心生愧意皆迟了,我劝同学皆看淡,没有算计睡得着,潇潇洒洒走一遭,笑看尘缘风景好。”

    反正二帮要开始烧菜做饭了,也不管别人有什么想法,就把手机关掉了。

    ······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活的很难,都有着各种各样迫不得以的苦衷,有些事本不想做但要硬着头皮去做,有些事特想做,但又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做不了或者做不成,大概这就是做人难的难点之一吧!”

    二帮做事就是这个原则,能聊到一起来就聊,聊不到一起来就躲,由于上午有人埋怨自己,吃好了中饭,二帮又开始上网玩电脑了,先是写了一条说说,抒一下自己的感慨,那就是自己现在非常的想搞创作,但是老婆大人非要让自己等到她上海复查回来再说,虽然二帮没有表示反对意见,但是心里还是感到有一点不开心的。

    现在朱梦茹在睡午觉,二帮决定就先登6一下那个起点中文网,先来查看一下这个网站现在的情况。

    起点中文网现在也改制了,也变成什么集团公司了,而且还提出了一个号召,要大家搞什么全民阅读全民写作,二帮觉得这个思路好,如果爱看书的人多了,那么一个作家才会有更大的展空间和前途,如果大家都不爱看书,你说作家创作出作品来还有什么用呢,所以就要从根本上来号召大家都形成爱阅读的良好习惯,你说是不是。

    而且二帮还看到了一条好消息,那就是某个新闻单位要举办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品大赛,二帮觉得这也是一个天赐的良机,可以说自己准备创作的《谁能看到谁的明天》再现实不过了,大部分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思所想,是真正的能够反映这个时代大部分人的痛苦挣扎的作品,所以二帮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又重新申请了一个作家账号,并且上传了一节作品上去,等待编辑大大们的审核了。

    “二二先生说,不管你昨天怎样,只要今天的你仍在努力,我相信你的明天一定会很美好!”

    为了能够给自己打打气,二帮又写了一条说说。

    “佛祖一下子把我震住了二十几年,不过比起那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不知要幸运的多的多,然而更加令人可喜的是,我已经走在了通往西天取经的正道上,最多三年,少则一年,一旦等阿拉功德圆满凯旋归来,那时大家就会现,我拥有的法力不知要比以前高岀多少倍,我的表演也会更加的精彩!”

    不管成功不成功,先搞一点阿Q精神再说,开开心心的是一天,愁眉苦脸的还是一天,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开开心的去过好每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