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最爱的和最恨的女同学
    “感情上比较善感敏感,活得辛苦呀,志体。? ”

    那个吴贤成同学好像也没有离去,正在用心倾听着张志体同学的诉说。

    “看了文竹的林语堂,觉得林语堂把人活明白了,他太太把妻子诠释透了,反倒是陈家姑娘太执着了,人应该是痛而灿烂的活着,生命何其短暂,何其珍贵····”那个张志体同学又抒感慨道。

    “志体心直口快,有啥说啥,值得我们学习,不像我们这些假**员,不管有没有,打死都不说。”那个吴贤成不知道还是在表扬张志体同学呢,还是在自嘲自己,反正就是上来一条这样的消息。

    “一个人之所以变得柔软,一定是因为他更懂得了理解和宽容,对于自己不曾了解的事情学会了缄默,而不是盲目的批评,哪怕是不同意许多事情,但也学会了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问题,没有了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执拗,学会了打开自己的心胸,不只对现在,也对过去的那些曾经难以搁置的顽念,学会了释怀。”那个张志体同学又回道。

    “我为你感到骄傲,张志体,真是悟性太高了,其实人世间的一切皆是虚幻,只有仁爱慈悲之心才会万古长存,阿弥陀佛。”那二帮可能是又想把大家往那佛法道路上引了。

    “吴贤成,我看你天天也是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也有没有一点感人的故事呀?”这个话二帮说的一点都不假,在那个群里面,这个吴贤成同学,每天都是第一个上来消息,问早安的。

    “李业年,人都有惰性,安逸的生活谁都想,我也想,只是我不能,在曲折的泥泞的道路上前行。”俗话说得好,家家一本难念的经,只要提起都伤心,看样子吴贤成同学的身上还真有着故事呢。

    “现在的社会诱惑太多,我只在属于自己的路上前行,哭过,笑过,痛苦过,徘徊过,彷惶过,但我该哭就哭,该笑就笑,只是没有忘记继续赶路。”那个吴贤成同学又回道。

    “二二先生名言录,我笑着前进,并不是因为我过得比别人好,这只能说明我比一般人都坚强,吴贤成。”二帮聊天就是这个特点,不喜欢比较沉闷的气氛,而时不时的都要以开开玩笑的口吻和大家说话,可以说这是一个形成的习惯,那就是要把快乐和轻松随时随地的传递给大家,要去感染每一个人,让他们都能够开心和快乐起来。

    “所谓的成长,我觉得就是在不断的修正自己的人生目标,改变自己的行为准则,慢慢的把自己淹没在茫茫的人海之中,但是我不要被淹死,我要学会游泳。”那个吴贤成同学又回道,看得出来,这个吴贤成同学的身上很有着一股向上的动力。

    “李业年,多年不见,和你在一起聊天,还是感到很开心。”那个张志体同学又了一条消息上来说道。

    “为他人着想是人世间第一学问,我只想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快乐,阿弥陀佛,呵呵呵。”二帮可不懂得谦虚。

    “你的这个方法,恐怕在那个大群里就不行,他们那些家伙可不吃你这一套,我都准备退群了。”那个张志体又说道。

    “没事的,老同学,你就放心吧,我现在是二二先生,他们不吃我这一套,我也不会太把他们放在心上的,我现在有佛学理论作指导,用二二派思想做矛盾,可攻可守,随心所欲,自我陶醉,其乐无穷,足矣。”那二帮又回道。

    “李业年,这确实是个办法,穿个二的铠甲,就可以‘我最二,我怕谁?’,但凡夫俗子中有你的爱,有你的牵挂,有你的朋友和同学,你的铠甲要够坚固才行,不然,会被虐的不要不要的。”那个张志体又回道。

    “张志体,二十七年还能相聚在一起不容易,可以潜水,可以看别人聊天,最好不要象断了线的风筝,离开这个大家庭,这仅是个人的观点,如有不妥,还敬请谅解。”既然那个张志体同学,有了要退群的想法,二帮觉得还是有必要劝说一下。

    “李业年,几乎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当你冷淡了,想明白了,再进来,就和刚刚毕业的差不多,激动是你的事,大家面子最重要。同学情是用来温暖彼此的,不是用来伤害的,可惜很多人都不懂,有些事是要说的,但大多数无关紧要的事少说为好,言不达意惹不快,与自己的初衷向背,那就更是罪过了,我想像亲兄弟姐妹一样对待同学们,但是,往往因为不能如此的表达,而产生误会,这才现,想要一个知己如此之难,我也更加珍惜能知己的同学们,朋友们,亲人们。

    即使我寂寞,也不再孤独,因为有知心的你们相伴,正如同学所转,知己,即使几十年不见,但,见面了也像昨日才分开,没有陌生感,没有不理解的事。”

    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好同学,看样子是劝说不了了,那二帮无奈之下,只好作诗一,了上去,看看会不会对那个张志体同学有点启示:“凡事不可太较真,离开组织会伤心,话不投机旁边听,增长知识长见闻,同学之间多深情,互体互谅要当心,不生事端少介意,珍惜缘分不老情。”

    “李业年,光让我们说说我们的故事了,那么你也给我们讲讲你身上的生的故事呀。”搞了半天那个吴贤成同学还躲在后面呢。

    “当然可以,都是自己的老同学又是家乡人,今天我就给大家彻底的说上几句心里话:孤身一人在外飘泊打工,真的很苦很难也很伤心,很多时候是因为没有一个能够好好说说心里话的人,而更加的难过,人在不如意时,总会去怀念留恋过去的一些美好的东西,而在我这一生中,最值得回忆和最感到甜美,以及最感到骄傲的,大概就是在枣巷中学度过的那几年美好的时光了,一致后来在我的睡梦中经常出现的两个女人,都是我的初中女同学,一个是我最恨的,一个是我最爱的,那时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好学生,虽然刘校长因为有男同学给郭泽芳,吴美芳,甚至刘晓庆写情书而暴跳如雷大为火,其实我在初一时就开始谈恋爱了,而且一下子谈到了毕业,同学们猜猜看,我最爱的和最恨的女同学,到底是谁?”

    那二帮终于回了一条长消息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