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不要玩火自焚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国与国之间讲究的是寸土不让,但邻里之间讲究的是让你三尺又何妨,因为远亲不如近邻,还因为让掉了三尺,穷不了你也富不了他,更因为人吃亏了天会补给你,最最主要的一旦你能一切都看淡看破放下,其实你的心就轻松了,自然也就能放下一切附担,很轻松的进入快乐的天堂,南无阿弥陀佛!”

    二帮从姑姑家回到了家里,感动得差一点想哭,曾几何时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关心着自己惦记着自己,现在人家娘两个就饿着肚皮非要等二帮回来一起共进晚餐,就冲着这么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现在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

    在吃饭的时候,那个朱梦茹自然是很关心二帮那个姑姑的身体状况,二帮也就把自己这次过去的经过,以及看到的情况都分析判断给朱梦茹和现在的丈母娘听:“表面上看起来我老姑的精神状态还可以,关键的是那个表弟和两个女儿又都特别的孝顺,能够在身边好好的照顾,这样下去有可能就能多活个一年两年。”

    那个朱梦茹听了二帮的介绍,也感到非常的开心,口里面也一连声的念叨阿弥陀佛,说“谢谢菩萨的保佑,好人有好报。”

    吃好了晚饭,丈母娘抢着过去洗碗了,说二帮一路上太辛苦,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那个朱梦茹就给二帮讲起了二帮走了的这两天家里发生的事情,说还是楼下那个小便不背人的老头子,也太不是东西了,他在那楼下的两家土地的交界之处掘临沟,趁机把我们家的这边扒过去一大绺,朱梦茹给他说了一下,没想到那个老头子还发了脾气,说朱梦茹娘两个把大蒜已经种到了两家的交界的中心,反过来还说朱梦茹太不像话了,所以朱梦茹感到很气愤。

    二帮也到楼下看了一下,可以说确实是那个老头搞的太过分了,因为二帮自从过来就感觉到那个老头有点反常,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会到两家地的交接之处,有时是借口整整地,有时是借口除除草,反正是只要他过来一次,朱梦茹家这边的菜地就要被他趁机搞过去一寸左右,那二帮的观察能力可不是一天养成的,但是二帮只为那个老头的举动感到很好笑,也很钦佩,到底都是勤劳的农民老大爷出身,永远的不会忘本,知道土地的珍贵,所以二帮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现在既然老婆大人为这件事情生气了,那二帮就耐心的呵呵笑着去劝说,邻里之间的相处之道是以和为贵,过去就流传着一句名言,叫让他三尺又何妨,穷不了你,也富不了他,再者说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尊老爱幼本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光荣美德,既然他那么喜欢种地,干脆就把那一小块送给他算了:“反正我白天又要忙于上班,晚上回来又要烧菜做饭,而且还要赶稿子搞创作,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心思去侍弄它,加上你自己的身体又不好,少操一份闲心是一份闲心,这样不是更好吗?”

    那二帮一时兴起,就又给朱梦茹讲起了这个‘让他三尺又何妨’的来历故事,相传当年担任宰相职务的张英的邻居建房,因宅基地和张家发生了争执,张英家人飞京城,希望相爷打个招呼“摆平”邻家。张英看完家淡淡一笑,在家上回复:“千里家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看后甚感羞愧,便按相爷之意退让三尺宅基地,邻家见相爷家人如此豁达谦让,深受感动,亦退让三尺,遂成六尺巷。

    这条巷子现存于桐城市城内,成为中华民族谦逊礼让传统美德的见证。

    那朱梦茹听了二帮所讲的故事,也感到很是开心,但是对于二帮提出的让地之说,不表示赞同,说道:“我本来也准备把那块地送给他的,但是就是看见他尖头滑脑的爱贪小便宜而且还得寸进尺的行为看不惯,我就故意不让给他。”

    二帮也只好笑笑,可不想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去分心,因为二帮又在心里构思自己的小说了。

    由于好好的休息了一晚,那二帮感觉到自己的身心都是感到很是愉快,所以早早的起来做好了早饭,和朱梦茹一起吃了,就感到车间里去上班了。那个丈母娘有自己的住处,前一天晚上吃好了晚饭就回去了。

    “李师傅,这么早就开始动手干活了。”

    这是二帮的一个习惯,只要是到了车间里,一看见车床边有活,也不管他有没有到了上班的时间,先干了再说,这时一个车间里的也早到的同事,特意来到了二帮的身边打招呼。

    二帮对这个同事不太熟悉,因为他是新招工进来做大车床的,好像来了还不到一个月时间,既然人家对你这么客气,你总归也不好失礼吧,所以就准备停下手中的活,来掏出香烟发发,顺带的交流交流沟通沟通感情吧。

    那个同事接过了二帮递过来的香烟,自己掏出打火机点着了,又向二帮凑近了一点,显得很诡秘地说道:“李师傅,都这么大年纪了,想不想找一个年轻漂亮一点的小妹妹玩玩,如果想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正好是我的一个朋友带过来的老乡,都是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小姑娘,只有十八九岁,每一个都是风华正茂,美丽动人,而且价格上还有优惠,凡是我介绍过去的,你就只管放心。”

    “呵呵呵,我看你虽然没有四十岁,大概也差不多了吧,我今天还真要好好的对你说上几句呢,俗话说得好,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应该要分得清是非了。”

    看着那个家伙有点尴尬的望着自己,那二帮继续说道:“要说玩女人,从华西村到乐余以及锦丰镇这一带,被我玩过的小妹妹没有一千大概也有八百,但是现在我再也不去干那种荒唐事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那样做是最能消耗一个人的福报的,我也不隐瞒你,我差一点就被老天爷惩罚的丢了小命,我现在也是遇到了高人的点化,想开了,看淡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且一个人知错能改,马上也就会有好的福报,我现在也是老天爷的赏赐,总算成了一个家了,所以我也奉劝你一句,现在的时代不同了,社会风气也在明显的好转,而且上面也在加大这方面的整治力度,不要玩火自焚,到时候得不偿失,悔之晚矣。”

    “屌呢。”那个家伙还没等二帮把话说完,就有点显得很不高兴的灰溜溜离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