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哪里能有一点睡意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江渡口来散步,闲情雅致看日出,平时劳作皆辛苦,十一放假享清福。”

    二帮就要去参加聚会了,所以在临行的前一天,准备先把老婆大人哄好了,因此在放假的第一天早晨,就带着朱梦茹来到了长江大堤上,欣赏那长江江面上的风光。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我就是你最重的行囊,从此无论多少个风风雨雨,你都要把我好好的珍藏,你把你的梦交给了我,你就是我最牵挂的远方,从此无论日落还是晨曦,我日夜盼望你的归航。”

    “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把最亮的心写在天边,迷茫的远方有多迷茫,让我照亮你的方向,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把最爱的你写在心间,寂寞的远方有多凄凉,让我安抚你的创伤····”

    谁说中老年人就不会玩浪漫,或者也可能是长期受到二帮感染的原因,那朱梦茹开心之余,竟然也创作出了两首小诗,二帮觉得她写的还是蛮好的,所以就收藏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本来那朱梦茹也想陪同二帮前往的,但是考虑到多有不便,就好说歹说的劝她留在了家里,这一走那朱梦茹可能还有点舍不得了呢,让二邦又一次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幸福。

    “说来也是奇怪,过去照镜子总感觉到自己贼眉鼠眼的长了一付苦瓜相,真是越照越感到自己讨厌,现在照镜子发现自己鼻直口方眉清目秀的也是一个大帅男,原来修行不但可修心,而且还可以美容的,真是感谢菩萨,南无阿弥陀佛!”

    那朱梦茹叮嘱了一个晚上,好像还没有叮嘱好,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开始唠叨,甚至要穿什么衣服都要有所讲究,二帮也照了一下镜子,感觉自己不论从哪方面来说,的确和以前相比,都有了明显的好的变化,所以也感到很开心,原来一个人修行不仅仅修的是心地,其实在无意之中,一个人的气质也就发生了改变,当然这种气质,不是光指一个人的言谈举止,就是包括长相也会让人感到亲切和正派,不管你相不相信,他都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

    当然那二帮一路之上都在感到激动,因为通过那群里面的聊天,已经发觉有好多同学都已经开始了不断的小聚了,那种开心的心情,无时无刻的不传递了过来,就像那收线的风筝,将一颗颗远方归来的游子之心收拢到了一起。

    “中都有美男,清逸赛潘安,举手投足下,万千淑女癫。”

    “暖暖游子心,最知同学亲,上海刚吃完,魂游到南京。”

    “坐地日行三千里,上海同学把尘洗,盛情难却无言表,心存感恩泪如雨。”

    “天亮窗前有鸟鸣,催你赶快到岗亭,北京斌弟身份贵,高铁千里来证明。”

    “雨过天晴太阳红,两只蝴蝶落花丛,翩翩起舞赛仙女,八九同学情意浓。”

    可以说,此时此刻可能最忙碌也最感到幸福的,可能就是从北京和深圳不远万里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同学们了,当然从深圳回来的同学,要在上海转车,所以又提前受到了同学们的热情招待和欢迎,可以说现在来聚会的同学们,每时每刻都被各种幸福包围着。

    “我有同学名张斌,热心好客常驻群,三五同学似过客,不比潜水那些人,最近寒流似更猛,眼神迷离又分心,像是重温孩提梦,东南西北去狂奔。”北京赶回来的班长张斌同学也受到了大家的提前热情招待,真是吃东家喝西家,就是来往奔波大概都忙得不亦乐乎。

    “月月喝了酒,一歪一倒往前走,嘴里咕咕叨,挥舞两只手,忽然看见大美女,两眼发直腿发抖,走,还是不走?这个含蓄多了。”大诗人行月同学,也在蚌埠受到了同学们的热情欢迎,可能是老早就有点飘飘然了。

    “岁月悠悠,欲说还休,同窗聚首,知己缱倦,情景再现,亦真亦幻,上下求索,渴望真诚。”

    女同学冯锦红也在凤阳和几个女同学先碰上头了。

    “旅途虽然劳累,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感谢同学们的盛情。”广州舟山大学的张志体同学,可能是最辛苦的一个了,居然是和几个同学是开着车子过来的。

    “蝶恋花·情怨---记我的那些年仍痴情可敬的好同学:采采蒹葭河水荟,窈窕伊人,梦断千年泪,痴降山伯伤九妹,几人可解其中味,

    日日思君甘憔悴,不为真情,空使青春废,比翼齐飞心已醉,化蝶无悔青山翠。”

    那个鞍山市的水利局局长白文化同学,已经在合肥和合肥的同学们吟诗作赋了。

    “我题诗一首,里面啥都有,不信打开瞧,帅哥美女酒。”

    “李业年,作家好,小戴同学崇拜你到一塌糊涂。”

    当然二帮也不担心,因为那个张志体同学,已经发来了消息,他们今天晚上会在蚌埠小聚,届时会在火车站,恭迎二帮,当然晚饭是赶不上了,因为二帮到达蚌埠火车站的时间,是晚上八点钟以后了,所以二帮只好在火车上买一个盒饭吃吃就算了。

    “昔日师生今聚首,欲提歌赋问杨柳,三十岁月百千结,可使真情成美酒。”

    当二帮也就刚刚来到火车站出口处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大纸牌子上写着几个特别醒目的大字:“欢迎李业年同学归来。”

    虽然不是人数众多,但是还是感动的二帮热泪盈眶,几双大手紧紧地相握,真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先上车,等到了凤阳,我们再好好的聊聊。”那个张志体同学招呼道。

    坐到了车上,借着昏暗的灯光,二帮才发觉自己,除了张志体外,其余的几个同学,好像真的就想不起来了,一个个的都是大腹便便,那个气派都像大老板一样,二帮只好象在交代问题一样,有问必答的和同学们聊着。

    二帮现在才知道和自己坐在一起的,其中有一个就是大诗人行月同学,还有一个是从上海过来的张金彪同学,还有一个叫余家建。

    旅馆的房间已经被定好了,二帮是直接的拎包入住,由于很晚了,二帮也不想打搅大家,也让大家各自安歇,一切都等到第二天再说吧。

    “昨夜淮滨共聚,畅想当年情谊,竟是了无伤,忘却知天年纪,重历,重历,欲借时光隧旅。---《如梦令·濠州词》”

    终于又回到自己的家乡了,而且也见到了自己的同学了,也不知道怎么了,二帮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高中时代,那就是又变得木纳掉了,你说奇怪是不奇怪。

    “人依窗畔柳荷夜,雨借风凌草木花,柳叶半凋荷叶残,半生蹉跎意阑珊,千里追梦迢迢路,时比路途更遥远,三十年中无音讯,欲问伊人今可安。”

    虽然是旅途劳累,可是那二帮哪里能有一点睡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