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也真是白当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谁知道大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当二帮一觉醒醒来,发现那个邓宏同学所带的东西还在,但是人已经消失掉了,据估计可能失去晨练去了,看看时间还早,也只不过只有五点多钟,所以二帮就在那同学群里又发布了一条消息。

    说实话,大家都是高高兴兴的来聚会的,可不想留下什么不痛快的事情,二帮现在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昨天晚上被摔晕过去的副所长谷敬民同学。

    “李业年,大民现在已经没事了,昨天晚上已经做了全身的检查,确定了没有什么大碍,而且他的家人也赶了过来照顾,你就放心吧。”那个周敏同学可能醒来的也很早,就给二帮回了消息。

    “能告诉我,大民现在住在哪家医院和住在哪一个病房吗?我准备等一会过去看望他一下。”二帮又发了消息过去问道。

    这确确实实是二帮的真实想法,因为自己订购的返程车票是中午十一点的,算算还有点时间,顺路过去探望一下,还是来得及的。

    “在凤阳二院住院部最底层,一直走到头的拐角处,如果你有事就不要去麻烦了,我们会安排代表过去探望的。”那个周敏同学又回道。

    “奥,我知道了。”

    与人相交,交的是一颗真心,二帮可不是去搞虚情假意的,所以发现也有几个同学提前走了的时候,二帮就跟着那个周多勇同学的便车来到了凤阳汽车站。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二帮最看不得的就是那种让人感到伤心的场面,所以就向周敏打了一个招呼走了。

    又打了一个出租车,二帮这就拎着自己精挑细选的几种水果,过来看望那个大民同学了,不巧的是那个大民同学也不知道是觉得不好意思呢,还是的确是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反正是天一亮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了,所以二帮连人的面也没见着。

    当二帮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那个周敏同学,确定了谷敬民同学是已经回家了以后,二帮就告诉她,自己回江阴的家了,这下好无意之中多了个负担,那就是拎了很多的水果,那就不管他了,反正是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尽到了那个心意也就行了,既然是没送掉,那就留在路上自己慢慢的吃吧。

    “我喜欢月月,不是因为月月有旷世才华,而是月月敢说敢做,敢爱敢恨,我喜欢月月,那个帅真的月月。”

    “当年不付出,而今没回忆,人言相思苦,了作青春祭。”

    “此梦可待成追忆,只是现在已惘然。”

    “我喜欢年轻,可我发不在,我喜欢年少轻狂,可我已骨锈肌张,同学们,可怜可怜我,给我一个梦,重温已去的时光。”

    反正是闲得无聊,那二帮就坐在候车室里看同学们聊天,现在同学们都在秀自己的聚会照片,可以说真是让那些没能赶过来聚会的同学羡慕嫉妒后悔的不得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时光不可能倒流,错过了就永远挽回不回来了,再者说二帮现在也感到得意,想当初自己可是费了不少的劲,在力争劝同学们都能够赶过来参加聚会的,但是你不来,现在又能怨到谁来。

    “同窗三载,温馨如梦,依然常驻心头。

    悲欢岁月,依稀如昨,但愿记得你我。”

    “师妹皆年轻,兄弟已沧桑,岁月留不住,四海在相望。”

    “故作邯郸步,却嫌时下路,劝君归本真,莫忘濠州术。”

    “三十寒暑各东西,一日重逢望水居,岁月如梭心不老,春华似锦谁能欺,香茶最解同窗泪,美酒可知学子屈,短暂欢歌难尽兴,别时莫忘再约期。”

    没有办法,过期不候,想要再次体会这样大聚会的感觉,只好等到下次喽,二帮开心的一路笑着,终于再次登上了南下的火车,可以说这次是二帮有生以来最感到开心的一次南下。

    “贺新郎·重聚首:

    豪梁英才广,忆当年,红烛映影,夜阑低唱。两小无猜何处觅,半掩柴门悄望。忽又叹,青春无恙。

    吾辈逍遥谁阻挡?正韶华,喝退淮河浪。忧万世,月星朗,沧桑岁月终难量。

    话别时,三年恁短,游子神伤。

    道是江南好风光,恨无同窗赏,纵挂念,幽笛荡漾。

    但持清心成一统,且休说,来日青云上。

    重聚首,心潮涨。-----请同学们雅正。”

    可以说,这是二帮有生以来,最用心创作的一首诗词,也充分的表现了二帮孤身在外瓢泼的那种孤独和无奈,虽然是半生坎坷,历尽了磨难,可是何曾又忘记了自己的鸿鹄之志,可惜自己的年纪已经有点大了,恐怕自己这一生的心愿也再难以实现了,想到此处,那二帮又忍不住的潸然泪下。

    “{摸鱼儿}返豪梁有怀并寄诸友:问荒台,只今犹记,几多伤客孤旅?千年一个华胥梦,醒了还逢苦雨。风漫舞,摇落尽,萧萧岂只堪愁予。此身何许?叹鬓里春秋,腹中肝胆,都向寒波去。

    燕台罢,忘却春风来路,夕阳暗换箫鼓。涸鱼只道江湖远,不道江湖凄楚,心一缕,开两菊,而今才得听金缕。君应有语,算只有浮棤,烟波万里,一去渺今古。”

    这是那个白文化同学发上来的,看出来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抚慰二帮那颗感到孤寂的心。

    “相顾频相隔,遥呼对手机,声微凭短信,云重失红衣。

    才叹石崖险,忽逢竹雨稀,淋漓何处就?路转似霏微。

    漓漓连宿雨,初日尚沾衣,林密山鸡缓,叶鲜松鼠稀。

    寻菇当就白,扑蟹不需肥,随意清歌发,闲闲莫与违。”

    这是一个名子叫做徐红雨的同学发过来的消息,看得出来也是在劝二帮要看开看破,等待时机的,二帮现在又有点感慨了,本来自己是准备过来劝慰别人的,没想到自己反而成了一个被别人劝说安慰的对象,自己的这个二二派思想的创始人,也真是白当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