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可就要耽搁了大事了
    火车到达无锡车站,已经接近五点钟了,二帮本来还想在无锡住上一晚的,但是接到了老婆大人的命令,那就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赶回去,不然的话,她会担心得睡不着,没有办法那就干脆直接乘坐出租车吧。

    所以当二帮赶回到家里的时候,外面已经很晚了,几乎看不清人影,只有朱梦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了楼下,似乎是在焦急地等待着,当二帮把带着的水果放到家里桌子上的时候,那朱梦茹不由好奇的问道:“买这么多水果干嘛,家里面还有。”

    可能那朱梦茹还以为二帮是特意为她买的呢。

    “呵呵呵,没有办法,临上火车的时候,蚌埠的几个老同学太客气,非要送我点水果,让我带着留在路上吃。”

    这就叫睡到了棺材里还要擦粉,死要面子,但是也可以说是一种说话的策略和技巧,有时候一个善意的谎言,也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如果一切都实话实说的话,也怕会让朱梦茹又产生像自己的前妻彭丽一样的想法,那就是会认为自己太二,只不过是同学而已,干嘛还要去那么重情重义呀,或者还有一些其他的话要去做过多的解释,二帮现在的确是感到很累,虽然是坐的出租车,但是也有点晕车的症状,所以浑身上下也不是那么太好过,能不去说过多的话也就不想说了。

    那二帮简单的吃了一碗朱梦茹煮的鸡蛋面,自然是一番洗漱收拾好了以后,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休息了。

    “也不多发一点你们聚会的场景过来,让我也好好的分享一下,是不是看见了你那些漂亮的女同学,就有点旧情复燃,把我忘记掉了,快一点老实交代,有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那个朱梦茹也来到了**上,抱住了二帮笑嘻嘻地问道。

    “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不是给你都说过了吗,我上学的时候是班级里一个最差劲的小瘪三,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同学还能记住我,哪里会有什么旧情,再者说同学们见面,真的都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难忘的是那一段过去的不老情怀,怀念的是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二帮有点不耐烦的解释道。

    “呵呵呵,我也只是在同你开个玩笑,干嘛那么认真呢,再者说通过你发过来的那些照片,可以看得出来,你的那些女同学的确都长得很漂亮,就好像和你们这些男同学不是同龄人,还真有点让人不放心呢,还好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那个朱梦茹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带桃花喜笑颜开地说道,似乎把二帮抱的也更紧了。

    “好了,好了,对不起,可能是我由于路途上太累的缘故,所以说话的语气上,可能有点重了,希望你能理解和原谅。”

    二帮真的为自己的粗暴有点感到后悔,虽然自己心里有不好的情绪,但是不能带到这个家里来,也不能发泄到自己的爱人亲人身上,自己平常就是这么去劝说别人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聚会以后自己往回赶的时候,就一直在犯这种二帮自己认为是最低级的错误。

    究其原因,二帮还是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难免心里有点焦躁,同时也在暗暗的下了决心,自己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加大创作的进度和力度,所以第二天早晨只有四点多钟,二帮就不顾朱梦茹的反对,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起来,开始搞自己的创作了。

    “醒时如梦梦时醒,趁梦直飞千道岭,昨夜豪梁尚梦时,今朝已是黄浦景。----《追梦》···行月随笔。”可以看得出来,行月同学也已经回到了上海了。

    “亲爱的婧:梁祝虽悲生生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婧女痴心三十载,幽魂寂寥未慰然----莫,莫,莫。”----《苦恋》

    可以看得出来,还真滴就有女同学有那种情怀呢。

    “痛失伊人君嗜醉,卧马鞍山,雨洗潇潇泪,许是濠州车马贵,依依倩影何时会。

    或感山伯痴九妹,鸿雁啾啾,万里传书会,我我卿卿百般味,红楼不夜山河碎。---《蝶恋花》”

    可以说男同学当中也有,那是一种夙愿,其实他们还不能够理解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真情,二帮现在可不想去发表任何的观点了,只是稍微浏览一下同学们的聊天记录而已,人生在世,时间短暂,能够珍惜赶快珍惜,能够把握尽量去把握,所以二帮一鼓作气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顺利的上传了一个新章节上去,竟然还来得及不慌不忙的去做早饭。

    “叮铃铃,叮铃铃····”

    由于请了两天假,耽误了工作,二帮现在只想早一点赶到车间里看一看情况,所以吃好了早饭,也不管时间还有一点早,就骑着车子去上班了,可是也就在刚刚进入车间大门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在响,所以就赶快又拿出来查看,原来是四弟成业打过来的。

    “喂,你好,成业,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那二帮直截了当的问道。

    “喂,我二哥,是这么个情况,保卫昨天发消息给我,说我老姑的病情有点加重了,她老人家现在又特别的想我们,我问了一下,我大哥和我三哥现在单位里都很忙,根本就抽不开身,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能不能抽点时间出来和我一起过去看望她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开着车子从你那里带你。”那成业说道。

    “我这两天也很忙,实在也抽不开身,我就不过去了。”那二帮回答的很干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已经请了两天的假了,再者说这一段时间,单位里确实很忙,人少活多,应接不暇,就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还是苦苦哀求好说歹说才被批准的,这不会还没上班呢,就又要请假吧,更何况自己的手头现在也确实紧巴,好不容易领到了一个月的工资,这一趟聚会就又花掉了小千把,如果再去看望自己的姑姑的话,总归也要给个千把块钱,那么自己一家还要不要吃饭了呢。

    更何况那朱梦茹的病情还在危险期内,随时随地都有复发的可能,那手里可要时刻准备着钞票,不然的话,到时候可就要耽误了性命攸关的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