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也真是白疼你们了
    “呵呵呵,老李,我想同你商量一件事。”

    那朱梦茹出去跳广场舞回来了,可能是有点显得很兴奋,未从说话就是满面春风,笑得特别的开心。

    “偶,什么事你说,呵呵呵。”

    二帮也终于又上传了一个新章节上去,所以心情也感到很是不错。

    “我今天到中医院去配药,顺便又做了一下体检,那就是子宫内膜还在增厚,我准备再到上海去复查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就采取那个专家医生所说的第二套方案,那就是实行卵巢切除手术以后开始换药。”那个朱梦茹好像显得若无其事的说道。

    二帮感到心中一紧,这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一件小事,要知道一次上海之行,就是光复查,每一次的开销都在四五千块左右,如果再去做什么手术的话,又不知道需要多少钱了,再者说自己的手里现在哪有什么钱?

    “上次医生不是说了吗?你现在所要关心的就是保证乳腺癌不要复发,那个什么子宫内膜增厚与这个毛病没有任何关系,是不用放在心上的,再者说我们现在哪里有那么多的钱,过一阵再说好吗?最起码要等到我发工资。”二帮这说的是实情,但是为了保证朱梦茹的开心,也不想去阻挠和反对她所做的决定。

    “呵呵呵,我也只不过就是这么说说,不然的话,我就等到月底吧,不过呢,我这次先过去检查就不用你请假陪我去了,因为请假太多了也不好,而且你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大队里已经打了电话过来,这两天有两笔资金都有可能要到账,一笔是大病医疗保险,有五千多块钱,还有一笔就是那个底边的医疗救助,也有五千多块钱,实在不行的话,还有几个舅舅姨娘的帮忙,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钱的问题的,呵呵呵。”

    二帮现在才明白朱梦茹之所以开心的原因了,原来是马上就有一万多块钱的进档了,可以说这真的是一件雪中送炭的大好事,要感谢现在的政策和政府对人民群众的关心和照顾。

    “那好吧,一切反正听从老婆大人的安排。”

    当然二帮也感到松了一口气,说实话现在一天到晚憋在心里的还是钱的问题,在关键时候,有时候钱就可以保命,我相信这是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

    ······

    “叮铃铃,叮铃铃。”虽然解决了一些经济上面的问题,但是二帮这两天还是感到有点心烦,也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就是感到很烦而已。这不,车间里休息的中午,二帮也就刚吃过中饭,来到了自己干活的场地,还没来得及坐下来,手机铃声就又响了。

    二帮看了一下,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由没好气的问道:“喂,你是谁呀,干嘛要打我的电话?”

    “呵呵呵,老二,我是业成。”对方回答道。

    “奥,是老三,这时候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吗?”原来是自己大伯家的第三个儿子,在二帮到江阴时,曾经投奔过来想找个工作,可是二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给他介绍到了一个拆船厂去干活,不到二十多天,又因为吃不了那个苦就回去了。

    上次朱梦茹陪着二帮回去看望父母的时候,那个业成也特意过来留话,想同二帮好好的聊聊,可是因为他的女儿刚刚出嫁,二帮又无能为力过去送上一份礼钱,所以就带着朱梦茹算是匆匆忙忙的逃跑回来了,不知道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又会有什么事情。

    “奥,老二,是这么个情况,上次因为你来回的比较匆忙,我也没来得及和你好好的聊聊,自从你走了之后,我三爷的情况也明显的好转,竟然也能到处随便的走走了,不过前几天可能被雨水淋了一下,现在就有一点感冒发烧,我也过去看望了一下,他在发烧的时候,迷迷糊糊之中老是喊你的名字,据我分析,可能是又在想你了,因此我就通过成业那里要来了你的手机号码,想打一个电话给你,看看你能不能再回来一趟。”那个老三业成耐心的解说道。

    “好的,那他现在好一点了吗?”关系到自己父亲的情况,二帮不得不按耐住自己心中的焦躁情绪,看起来心平气和地问道。

    “问题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反正是打了针挂了两瓶盐水,基本上已经恢复过来了。”那业成又说道。

    “那好吧,等我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一下,等几天看看能不能抽点时间回去看看。”

    话是这样说,其实二帮只不过是在用缓兵之计,其实根本就没准备回去,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要看这一趟回去不怎么样,来回的路费,吃住用开销,定下来还要给父母千把块钱,还要请假耽搁上班挣钱,回去一趟没有个三千块钱根本就打不住,虽然现在朱梦茹是有万把块钱,但是那是因为她身体不好大队里和政府对她的补贴照顾,二帮无论如何也是没有脸去开口动用那个钞票的。

    ······

    “叮铃铃,叮铃铃····”

    也就是在二帮接到了那个堂兄业成的电话的第二天中午,几乎是固定的一个模式,二帮还是在刚吃过中饭还没来得及找个东西垫着坐下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

    “阿弥陀佛。”二帮倒不忙着去查看是什么来电了,先是双手合什高诵了一句佛号,按耐一下自己心中不安的情绪,不然的话,真怕自己会被逼疯掉了。

    “喂,你好,呵呵呵,是保卫,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自己姑姑家的第二个儿子,那个名字叫做保卫的第二个表弟打过来的,可能是观世音菩萨又显灵了,二帮此时又感到自己变得心情平静起来,所以心平气和地面带笑容的问道。

    “我二哥,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给你们都打一个电话,我妈妈的心情这一段时间变得很不好,我已经给她实话实说了,反正已经是没有指望了,我和我大姐的三十多万已经基本上花光了,虽然我们现在也还在坚持着给她看,但是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想让她也看开一点,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她现在的心愿就还是希望你们能过来看望看望她,不然的话,她说以前也真是白疼你们了。”

    那个表弟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