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我今天就陪你玩玩
    “呜呜呜······”

    那二帮下了班刚回到家里,那朱梦茹披头散发的就冲上来抱住了二帮是嚎啕大哭。

    “怎么了,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慢慢的给我说。”那二帮虽然心头感到一紧,但还是耐住了性子好言安慰道。

    “呜呜呜,今天下午我的那个前夫来了,冲进来就抱住了我对我非礼了,我又拗不过他,被他得逞了,我就是想同你商量一下,要不要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他抓起来。”

    那个朱梦茹总算是忍住了哭声,把发生的事情的经过向二帮叙述了一遍,原来朱梦茹的那个前夫以送生活费过来为由,骗开了房门,不知道是色胆包天,还根本就是个法盲,竟然对那朱梦茹做了苟且之事。

    二帮也感到脑袋一大,自己和朱梦茹虽然只不过是非法**,但毕竟是两情相悦,在大家的眼中那就是一对夫妻了,之所以还没有去领证的原因,那就是因为朱梦茹生病,现在不但可以享受大病医保,而且还有底边生活保障,一年下来也有一两万的经济补助照顾,一旦领了证了,就没有资格去享受那种待遇了。

    那个前夫之所以要给朱梦茹的生活费,是因为在离婚的时候,家里所有的存款都被那个前夫抢了去,当初协议离婚的时候,那个朱梦茹是高低不同意的,但是后来看到那个前夫太无情无意有点寒心了,或者也可能是因为那个朱梦茹也对生活失去信心了,准备破罐子破摔了吧,所以在那村委会出面调解的时候,那个前夫答应每个月还提供一千两百块钱的生活费时,朱梦茹也就同意放手了。

    当二帮过来以后,已经劝说朱梦茹不要再去向那个前夫要生活费了,不要搞的有点像藕断丝连不清不楚的,那个朱梦茹也答应了,所以大半年来,也没有再去同那个前夫有任何联系,但是这次事件还是与那个钱有关系,这让二帮说什么好呢?

    “还是算了吧。”

    那二帮思考了良久,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呢?”

    那个朱梦茹似乎很是不解的看着二帮问道。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吧,想当初你嫁给他之前,我也对你非礼过,当时你虽然很是气愤,但是并没有选择报警,不然的话,我的一生可能也就完了,又怎么会有我们此时的相遇又结合呢。

    我当初就给你说过,虽然我那时候一时的冲动,也对你那样了,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就是坏人,现在你又选择了我,说明你也默认了我并不是什么坏人。

    我那时候之所以要对你那样,那是因为我心里是真心实意喜欢你的,现在你的那个前夫也是一时的冲动,对你那样了,这有可能也说明,其实他的心里面还是爱着你的。

    或者也可能是感觉到离婚了,还要承担你的生活费,心里有点不服气,所以故意的想报复你一下,等有机会的话,我们就和他说清楚了,过去的恩恩怨怨就算一笔勾销掉了,生活费也不要他出了,我们和他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日子,如果胆敢再来干扰的话,我们那时候再对他不客气,你看怎么样?”

    那二帮大度沉稳的解释道。

    “那就谢谢你了,其实夫妻一场,我也不想做的那么太绝情,就怕那头猪并不能理解你我的一番好意。”

    那个朱梦茹有点幽幽的说道。

    事情的发展果然被那个朱梦茹料到了,也就在第二天的晚上,那二帮正准备和朱梦茹一起开始吃晚饭的时候,那个前夫哥果然又来了,而且还显得特别的嚣张,当二帮打开房门的时候,那个家伙冲上来就拉住了二帮的胳膊,大声的吼道:“你给我出去,这是我的家里。”

    “阿弥陀佛。”

    那个二帮虽然也是早做好了应急的准备的,但是事情真正临头了,难免的还是有点感到紧张,为了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那个二帮先是单手行礼,并高诵了一声佛号。

    “真是神经病。”

    那个前夫哥虽然有点长的人高马大的,但是对于二帮的反应,可能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所以手里还是不由得放松了一点。

    “我们能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吗?”那个二帮显得很平静。

    “滚,我同你谈个屁。”那个家伙又开始发火了。

    “呵呵呵,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了,好像也由不得你说了算了,如果是朱梦茹让我滚,我有可能可以滚,但是你说了可能就不算了,因为你们之间已经办了离婚手续了,就是财产分配白纸黑字也写得清清楚楚了,你已经不是这所房子的主人了。“

    那个二帮只想同他据理力争,并不想同他胡搅蛮缠。

    ”要么你滚还差不多。“那个朱梦茹也对着那个前夫小声嘀咕道。

    ”你个臭**,刚刚离了没几天,你就等不了了。“那个前夫哥又对着朱梦茹咆哮辱骂道。

    ”阿弥陀佛,呵呵呵,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哟。“那个二帮不由冷笑道。

    ”我今天就是来吃敬酒的,不服气的话,走,到楼下我和你单挑。“那个前夫哥,可能是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年轻力壮,有点显得很不屑的对着二帮冷笑道。

    ”好吧,我今天就陪你玩玩,你可不要怨我心狠手辣哟。“那个二帮几乎就是微笑着说的,就好像在同老熟人开玩笑一般

    。

    那个家伙确实有点少根筋一样,当二帮话说完了,他果然率先向楼下冲去,二帮倒是砰的一下把房门关上了。

    ”喂,东北,还是我中午给你说的那件事,那个家伙果然又来了,你们几个就快点过来吧,不过我可给你们说好了,你们只负责站在那里喊号子助威,千万不要动手,过去有个诸葛亮骂死王朗,今天我李业年虽然骂不死他,我一定要让他气出一场大病来不可,不然的话,本家大哥在这个小区里,以后还真就不好混了呢,呵呵呵。“

    那个前夫哥可能是感到被耍了,所以有点被气的不轻,手指着楼上,那是破口大骂,但是二帮一点都不介意,还在喜笑颜开的打着电话呢。

    <a href="/html/278/2784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