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玉历宝钞显灵了
    那二帮现在可不干了,说句实在话,《玉历宝钞》早已被二帮在心里把它当作了自己救命的宝典,不但是自己走上佛教的引路人,更是一部指导自己人生航向的良师益友,每当心里有了烦恼无法化解的时候,只要去阅读一遍《玉历宝钞》,马上就能够淡定下自己烦躁的情绪。?

    《玉历宝钞》集福圣典,步贵天梯,富足大道,康寿法术,消灾真诀,治病仙丹,人生宝鉴,更何况二帮现在已决定献身弘法事业,做那宣传佛法的传人,当然是把《玉历宝钞》当作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当然也要做一名捍卫者。

    如今本是一番好意,那二帮本来自认为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一定会打动那个前夫哥,不要说把他引上正路,最起码的也会心有所动,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搅自己和朱梦茹幸福平安的小日子了。

    但是现在好心被人家当做了驴肝肺,而且竟然还当着二帮的面,把那本被二帮当作圣典至宝的《玉历宝钞》撕了个唏哩哗啦,按照二帮以前的做事风格,真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如闪电的就出个狠招,而且那个家伙还有非礼朱梦茹的把柄在自己手里攥着,打过他一顿,然后再打电话报警,保管让那个家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更何况还有自己的几个小弟兄在场,一旦自己动起了手的话,恐怕大家那都是蜂拥而上,定下来会把他揍得是人不人鬼不鬼,但是二帮转念一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一来对朱梦茹的和自己的名声都会有影响,说不定还会成为众人的笑柄,即使自己一切能够看开看破,但是那个朱梦茹就未必会有那么高的定力修为。

    再者说,一旦让自己的几个小兄弟也卷进来的话,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要让有理的事情,反而陷入被动,或者再会给自己的几个兄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灾难,所以那二帮很快的就镇定了下来,但是非常严肃的对那个前夫哥说道:“你也不要不信邪,如果你现在忏悔认错的话,有可能你还可以躲过一场灾难,如果你执迷不悟不思悔改的话,有可能你今天晚上连家都到不了,毁坏《玉历宝钞》的罪过是很严重的,俗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不要认为你做过的那些肮脏事情别人都不知晓,天知地知还有你知,当然你的姐姐也知道,如果再让你的父母也知道的话,你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你,你,你,你胡说什么。”那个前夫哥忽然手指着二帮,有点色厉内荏的质问道。

    “呵呵呵,你看我像胡说八道的人吗,不要耍小聪明,自认为自己做过的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其实知道的人那是多了去了。”

    看见那个家伙有点显得那么的激动,那二帮心里不由暗自冷笑,又故作危言耸听地说道:“毁坏《玉历宝钞》,被严厉惩罚的例子那是多了去了,我是好心好意的劝劝你,不要再在这里瞎闹腾了,赶快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反省去吧,不然的话,恐怕你真的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喽。”

    二帮说的很平淡,而且是面带微笑的,本来也就是想同那个前夫哥开开玩笑,吓唬吓唬他而已,因为二帮通过细微入致的观察,已经可以判断出来,那个前夫哥除了长了一身的横肉,有可能脑子在十几岁就已经停止了育了,所以那个家伙的智力水平还停留在十几岁的小孩子阶段。

    但是世上的事情,那就是无巧不巧,也就在那个前夫哥似乎是满怀心事的离去没有多久,甚至二帮还没来得及让自己的几个小兄弟在自己新家喝完一杯热茶的时候,就有那好事的邻居,兴冲冲的跑过来向朱梦茹报信了。

    “你家的老李嘴巴真灵光,你的那个前夫,果然连家都没到的了,自己骑着摩托车,刚刚上了2o4国道,由于躲让一部迎面开过来的大卡车,自己连车子带人,一下子蹿到公路边的小河里去了,等到被很多人打捞上来的时候,早已经断了气了。”

    “怎么会这样?”那个朱梦茹似乎很是不解,有点情绪低落的问道。

    二帮虽然在心里冷笑,但是一点都不显露出来,而是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其实说的是真话,无故毁坏《玉历宝钞》的后果,的确是很严重的,那《玉历宝钞》上面就有很多的记载,让他一个人就这样去了,可能还算是轻的,严重者可能连至亲的人都要受到连累,所以说任何人千万都不要不信邪,只有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事,才不会有此劫难,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实人不吃亏的道理,可惜很多人就是理解不了,一意孤行,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也想到出事的地方去看看。”那朱梦茹忽然说道。

    二帮有点感到一愣,情不自禁的就反对道:“那有什么好看的,我老早就给你说过,凡是出车祸的地方,往往都是邪气很重的地方,每一个人都要远离,更何况你的身体又这么虚弱,那样的是非之地最好是别去。”

    “唉,毕竟夫妻了一场,他能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不义,不然的话我就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看。”看得出来,那个朱梦茹似乎是已经决定非去不可了。

    二帮想说,不然的话,我就陪你去,但是看了自己的几个小弟兄一眼,似乎都没有要马上离去的意思,所以也就感到不方便提出了,反正有那个邻居陪同,想想也不会出太大的事,只好随他去了。

    ”本家大哥,我现在是打心眼里真心的佩服你了,太高明了,事情的展果然同你昨天中午所预料的一样,能给我们说说其中的门道吗,也好让我们以后好好的向你学学,这才叫标标准准的斗智不斗勇呢。“

    那个小东北那是诚心实意地说道。

    ”其实没什么,给你们说说也无妨,我之所以要用这种办法对付他,那也是因为我平常好细致入微的观察分析所决定的,先我听你们的梦茹嫂子说,那个家伙前几年就患上了糖尿病,而这种病最突出的反应就是动不动容易过分的激动上火,而且那个家伙自认为自己人高马大,有一把蛮力气,所以平常就趾高气扬嚣张跋扈惯了,但是我让你们几个过来给我架势,无意之中就给他造成了心理压力,其实也就是起到了震慑作用。

    并且我还了解到,那个家伙文化程度倒是没有多高,但是又喜欢胡搅蛮缠讲歪理,所以我就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的方

    法来对付他,恰巧我用听到了一个传闻,说那个家伙年轻的时候,有可能与他的姐姐有点不清不楚,而且他们又姐弟情

    深,因为他的妈妈就是一个神经病患者,姐弟两个都有点受到了影响,如今我拿他的姐姐来同他说事,他自然就受不了了,有可能就血压一时升高,或许那个传闻也有可能是真的,自然是无形之中对他施加了无比强大的心理压力,所以就造成了情绪紊乱,一时的失控,这才酿成了悲剧。

    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刚开始我是真心的想劝他多读读《玉历宝钞》,有可能就会被感化,但是他自己冥顽不化,要往那条道路上走我也就没有办法了,再者说按佛家所言,毁坏《玉历宝钞》的罪过的确是很严重的,说不定那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呢。“

    那个二帮又想来趁机宣传一下《玉历宝钞》的威力和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