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就认命吧
    ”呱呱呱·····“

    也就在那前夫哥出事十几天以后的一天深夜,那二帮睡梦之中忽然被一阵蛙鸣声所惊醒,不由自主的打开了床头灯用心的观察,这才现那蛙鸣之声是从朱梦茹的身上出的。? ?

    那个二帮惊愕之余也不由感到好奇,所以也没有把朱梦茹叫醒,而是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就现那个朱梦茹蜷缩着身体,浑身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估计是在做什么恶梦,但是让二帮感到不解的就是,即使是做恶梦,为什么会有蛙鸣之声出呢?

    ”梦茹,快醒醒。“

    待到确定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生的真实事情以后,那二帮不得不把朱梦茹喊醒了。

    ”我的妈呀。“

    那个朱梦茹先是大叫了一声,然后揉了揉眼睛,对二帮说道:”可吓死我了,我梦到有好多青蛙往我身上扑。“

    ”那么你现在身上可有什么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呢?“那个二帮非常关心的问道。

    ”就是小肚子上感到特别的冷,而且背脊上也似乎有针刺的感觉。“那个朱梦茹睡眼惺忪的说道。

    二帮就伸过手去,在那朱梦茹的背脊上轻轻抚摸了一遍,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又把手伸到了那个朱梦茹的小肚子上一摸,不由得就感到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就急的抽了回来。

    ”怎么了?“那个朱梦茹也有点感到奇怪呢。

    ”你的小肚子不是有点冷,而是特别的凉,就好像是冰块一样。“那个二帮诉说着自己的感受。

    ”怎么会呢?“那个朱梦茹自己也有点不相信,也就伸过手去探查,这才确信二帮并没有说什么假话。

    ”那怎么办呢?“那个朱梦茹眼眶不由红了起来,似乎就要有泪滴滚出了,好像也非常的担惊受怕。

    ”不然的话,我明天再带你到上海去复查一下,只要不是你那种病复就不会有多大的事。“那个二帮好言安慰道。

    后半夜两个人几乎就没有再睡觉,三四点钟那二帮穿衣下床,开始做早饭了,吃好了早饭,又收拾好了东西,到了公路上拦了一部出租车,直奔江阴长途汽车站,还好,终于乘上了第一班开往上海去的大巴车。

    然而复查的结果不是很不理想,而是很糟糕,那就是乳腺癌复转移还有奇怪的并症,不要说那朱梦茹,就是那二帮都感到天旋地转失魂落魄一样,当然是立即送进了化疗室进行紧急处理。

    那二帮现在觉得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向家里人汇报,第一批家人那是迅的赶到,自然是丈母娘和二姨二姨夫,第二批家人也很快的过来了,那就是那个大舅和另外的几个姨娘,但是看病并不是打架,人多力量大,这时候的人多,反而让二帮更感到六神无主了。

    也就在一个礼拜之后,那病危通知说终于下来了,大上海的专家医生不是无能为力,而是怕你没有那么多的钱,即使有多钱,到时候人财两空的可能性也太大,几个长辈都让二帮表态,二帮现在也是无态可表了,因为最起码的自己连医生所提出的所需的钱的零头都拿不出来了。

    几个长辈们最终商量的结果就是放弃治疗,回家养病了,因为那么多的钱拿出来白白送进了医院,不如让那朱梦茹回到了家里好吃好喝的开开心心的多活上几个月。

    ”小李,你也不要有什么太多的心理负担,你就先把厂里的工作辞掉,好好的陪陪梦茹,等到了梦茹安心的走了,虽然你和梦茹还没有领证,但是这套房子就给你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到时候我俩再重新组合一个家庭,卖掉一套,我们两个人住一套,也不会去过什么太苦的日子的,你是一个好人,我们也不能亏待了你,这是我和梦茹以及所有家人共同商量好的决定。“

    这是那个丈母娘所说的话,那二帮现在感到脑子有点很乱,似乎根本就没听得明白,又似乎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但是又有点感到很不理解,这些江南人,似乎都看得很开,什么事都感想,什么话也都敢说。

    二帮就当做没有听明白,所以也不去表态,因为朱梦茹毕竟还在,这时候去考虑以后的事,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再者说自己是个修行者,还有这样的劫难,只能说自己还没有修好,作为一个修行的人来说,除了一切行为准则必须要遵循佛法的教义之外,那就是也不能够违背人间的礼法,无论如何违背道义的事情,二帮并不准备去做。

    等到把朱梦茹的后事安排好了,二帮准备自行出家了,就是没有那个寺庙里愿意收留自己,那自己也要像那个济公一样,一定要修成一个人人称颂大家喜欢的活佛。

    ”老李,就让我喊你一声哥吧,我反正也这样了,就认命吧,今天晚上就让我给你说几句心里话吧。“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痛苦煎熬,那个朱梦茹现在终于变得从容淡定了。

    ”你说。“

    二帮还是忍不住想哭,好不容易成了个家,眼看着又要完了,难道自己前世里的罪过有多么的巨大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来如此的惩罚自己呢。

    ”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我走了之后,你就同意跟我的妈妈过吧,这是几个姨娘和舅舅都同意的,也算是替我照顾照顾她老人家吧。“那个朱梦茹异常平静地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我既然和你又一次的相遇了,这一切都是天意,你是我这一生当中遇到的最喜欢的女人,不管你的长相生了什么变化,身体上有了什么缺陷,我都不会计较,只想能够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听听你的声音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那个二帮可不是故意的在说什么情话,而都是自己的心里话,自从那天早晨自己站在车床边干活,那个朱梦茹像个女鬼一样飘到了二帮的身边吓了二帮一大跳之后,那种异样甜美的感觉就一下子在二帮的心里扎下了根,再也挥之不去了,以致后来二帮才有了那么大的胆敢对朱梦茹那样,其实那也是一种喜欢到极致的爱。

    再者说后来朱梦茹又放了自己一马,并没有去向警察报案,那又让二帮由愧疚变成了感激,还好上天给了自己一次弥补过失的机会,所以听说了朱梦茹的窘境以后,那二帮就毫不考虑毫无反顾的就来到了朱梦茹的身边。

    说实话二帮只是想听到朱梦茹出的那种略带沙哑的快乐的笑声,就感到心满意足了,如果上天能够让朱梦茹继续活下去的话,二帮情愿用自己的性命去交换,那绝不是一句虚情假意的客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