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二帮正是那彭瑛的前夫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梦茹,我想同你商量一件事。”

    终于等到吃好了晚饭,二帮还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了碗筷洗刷完毕,就坐到了沙发上,有点显得心事重重的的对朱梦茹说道。

    “呵呵呵,怎么今天晚上不去领奖了,看你领了一个礼拜的奖,是不是有点领的太累了,今天晚上想休息一下呀。”

    那个朱梦茹可能是没注意到二帮此时脸上严肃的表情,还是有点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说道。

    “不是,不但不去领奖了,可能我还想向你借一点钞票用用。”二帮终于有点显得很难为情地说道。

    “怎么回事?难道是家里父母亲有什么情况吗?没事的,该花钱我们还是要花,这是我们做子女应该尽的责任,不管多少钱,只要我有那个能力,都不会去拖你的后腿的。”那个朱梦茹真的一点都没有犹豫,显得很干脆爽快地说道。

    “不是。”二帮还是没有好意思去说出口。

    “那么是你的姑姑病情恶化,你想过去探望探望,也行,只要你想去,就是花一点钱也还是应该的,我也会支持你,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个朱梦茹现在似乎真的一切都看得很开,好像是什么都不会放在了心上了。

    “也不是。”二帮回答的还是有点很勉强。

    可能是那朱梦茹此时才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也坐到了沙发上,拉着二帮的手说道:“你我既然已经结成了夫妻,那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不论是遇到任何事,我们俩个都要齐心合力共同的去面对,也是你经常对我说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事,是不是,所以不论是发生了任何事,你都只管说出来,我一定会挺得住的,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我已经学会了坚强了。”

    那个朱梦茹有点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那我就说了,我就怕你会多想,但是我觉得我又必须要这么样去做,所以就怕你会一时半会儿想不开。”二帮似乎在酝酿着说话的勇气。

    “好的,那你说吧。”那个朱梦茹似乎也提了提精神,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一样。

    “好,那我就说了,你知道我今天下班为什么回来晚了吗,并不是因为厂里有点事儿耽搁了,而是因为我在路上碰到了我的前妻彭瑛。”二帮终于说出了事情的重点。

    “啊,怎么?她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朱梦茹显然有点很是吃惊和担心的问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没有,其实她本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而是被人家围住了,还在打她。”二帮有点低沉的说道。

    “那你赶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朱梦茹此时可能是有点感到好奇,又紧紧地握住了二帮的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催促着说道。

    其实二帮根本就没有去说什么假话,而是下班以后真的就看到了自己的那个前妻,详细的经过是这样的:

    二帮下了班以后,发现自己的香烟抽完了,但是到近边的小店里去买,又没有自己平常所抽的那种红河牌,所以就骑着车子来到了华西村镇上,在一家烟草批发的门市部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那种牌子的香烟,干脆就一次性买上了一条,然后就开开心心的往家里赶了。

    为了找一点新奇,二帮就没有去走那条老路,而是来到了乐华公路,就是乐余镇通往华西村的一条老路,准备从小区的后门进来,但是也就在刚刚来到公路上的时候,二帮就看到在那个马路边的树荫下,围了好多的人,二帮也就站的远远地停下来观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心里就有点感到很是吃惊和难过了。

    原来在一棵大树根边,抱着头弯腰蹲靠在那里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前妻彭瑛,那个身影,还有那件灰色的破旧棉袄,还有那路边停放的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二帮那是再熟悉不过。

    在那彭瑛的身边两侧,站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男人,两个男人似乎都是气势汹汹,一边大声的对围观群众说着什么,一边还不时的可能是气愤来了,还会对那个彭瑛身上踢上一脚,或者还会打上一拳。

    在那彭瑛的不远处,还站着一个高高大大胖胖呼呼的妇女,也是唾沫星子横飞,指手画脚的,好象也是在数落着彭瑛的不是,这个人正是那彭瑛的同学缪菊,所以二帮就把自己的电瓶车停到了路边放好,点着了一根香烟,准备好好的一探究竟。

    可能是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彭瑛悄悄的的扭转头来,飞快地向马路上偷偷地扫了一眼,无意之中可能就发现了二帮,就见她忽然像一头发了怒的雄狮一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是直冲了过去,就像一个泼妇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死命的抓住了缪菊的头发和衣领。

    那两个男人也是大惊失色,可能是彭瑛的这个举动,也超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所以有点手忙脚乱的想去掰开那个彭瑛的手掌,无奈之下,那个矮胖的男人,竟然还在彭瑛的身上又狠命的打上了两拳。

    “阿弥陀佛。”二帮见此情景,不得不走了过去,高诵了一声佛号。

    “几位施主请住手,俗话说得好,打架不在人多,有理不在声高,现在是法治社会,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的,靠你们这样使强耍恨胡搅蛮缠,根本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你们说是不是呀?”

    也许是二帮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众人都在向二帮行注目礼,就包括那个缪菊和那两个男人,也不由自主的住了手。

    “缪菊,不是我说你,想当初你老是往我家跑的时候,那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和彭瑛要好的就像是亲姐妹一般,难道今天的这个做法,就是你所说的亲姐妹的相处之道吗?”二帮有点非常严肃的对那个缪菊质问道。

    可能是由于二帮一下子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大家不由得都松开了手,那个彭瑛也一下子站到了二帮的身后,就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

    就见那个瘦高个男人对着缪菊小声的问了一句什么,那个缪菊也对着那个男人说了几句悄悄话,但是二帮还是听到了,那个缪菊告诉了那个男人,二帮正是那彭瑛的前夫。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