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可能是一个讨债的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忧一喜皆心火,一荣一枯皆眼尘,静心看透炎凉事,千古不做梦里人。”

    二帮现在认为,一个聪明的人,他应该一味的向前看,一个智慧的人,他应该是事事向后看,聪明的人,是战胜别人的人,智慧的人,是战胜自己的人,修心当以净心为要,修道当以无我为基,过去事,过去心,不可记得,现在事,现在心,随缘即可,未来事,未来心,不必劳心。

    所以二帮现在看得很开,在那个起房子的宅基地被村里面规划好了以后,那个业林不但从中周旋,果然让二帮用自己的承包责任田与别的人家对调了一下,而且还准备先借给二帮一万块钱。

    但是二帮没要,通过这件事,也可以看的出来,那个业林现在是真心实意的想对自己好,所以二帮就决定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可能对他也会好过一点。

    俗话说得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二帮现在就把自己关于照看建房子的事宜,通通都交给了那个业林,而且这个业林对关于如何起房子的风水上面,还有点研究,也与二帮讨论了一下,关于这个房子的构造设计问题,并画了一张草图,然后又在那个张金好同学的带领引荐之下,到那个建筑队办理了相关的手续,因此第二天人家就派过来了施工设计人员测量计划施工了。

    二帮又顺便到那个龙兴寺里,去敬献了十万块钱的香火钱,当然填写的名字自然还是二二先生和越越,也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虽然那个张金好同学也再三要求中午由他请客,再约几个同学好好的聚一聚,但是也被二帮婉言拒绝了,因为二帮想静下心来,到处随便的走一走,看看自己的家乡县城这么多年到底有什么变化。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先生,您需要擦鞋吗?”

    二帮也就刚刚来到那个古城墙下,就听到一个略带着稚嫩的声音,清脆的问道。

    二帮低头看看自己脚上早晨才擦过的皮鞋,摇摇头拒绝了。

    就在二帮转过身刚刚走出十几步的时候,忽然看见那个男孩,红着脸追了上来,眸子里现出祈求的目光说道:“先生,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你能借给我几块钱吗?我从明天开始,一定努力的擦鞋,保证一周后就把钱还给你。”

    二帮看着面前这个长得瘦高挑身材,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衣衫也有点褴褛单薄,好像肚皮也有点干瘪,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几个硬币,递到了那个小男孩的手里。

    那个小男孩感激的道了一声“谢谢”后,一溜烟的小跑着离开了。

    二帮摇了摇头,因为这样的街头小骗子,对任何人来讲,大概都是司空见惯了,没想到自己的老家,安徽凤阳也有。

    凤阳古城墙是如今遗留在凤阳县的一座古城楼,多少还保留着当年的皇家做派。大明朝开国之初,朱元璋决定要在凤阳府兴建明中都,后来又下诏罢建停工。

    对于明中都的兴废,应该说这是朱元璋一生中的一个不可饶恕的最大错误。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废弃的都城并不少见。被废弃的原因大多与战争有关,要么被战火焚毁需要重建新都,要么是战败国被迫迁都,要么是改朝换代重新选择京都等,而明中都的兴废则是在大明朝建国之初的和平时期,没有任何战争的干扰,更没有群臣们的极力反对,而是任凭朱元璋个人的政治嗅觉和感情,匆忙决定兴建,又默默地下诏罢建的。

    投入在凤阳大地上的巨额钱财、物资和劳力,如同大户人家一件无用的物品一样,随意地抛弃了。这实在是中国古建筑史上的一个最大的悲哀。

    如今的一些地方政府,也在不断地不遗余力地搞开发、搞建设,耗费的钱财、物资和人力,恐怕不会比当年的朱皇帝少,拆了建、建了拆,耗费的永远是民脂民膏。看看明中都的兴废,想想如今的到处是工地、到处搞建设,不知有几人能够从历史的前车之鉴中获取几分教训?

    所以二帮现在也感到很是感慨,心情也变得有点糟糕,加上可能也有点感到累了,所以就找了一家旅馆,准备在这里住上一晚休息一下再说。

    睡了一觉醒,的确是感到好过了不少,又发了几条消息,和那朱梦茹聊了一会天,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进展,说已经开始施工了,那朱梦茹也是非常的高兴,并且又叮嘱了一下二帮,一定要注意安全等等的,这才挂断了。

    二帮看看时间还早,自然还是出来闲逛,在一家花店的门口,二帮又被吸引住了,引起二帮注意的可不是那店里所卖的花草器具等,而是那个店里面坐着的一个人,和那个花店的名字,霞文礼花店。

    看起来很是普通的一家店面,让二帮不忍离去的原因,而是里面坐着的那个人,太像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了,那就是自己在轮窑厂干活时,那个请了自己喝酒,而且还与自己大谈了一晚上理想梦想甚至女人的一条腿张祖文。

    二帮之所以没有敢走上前去相认,而是因为三十年间的变化太大,的确是只有以前的面部一点轮郭印象,而且二帮也用心的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的走路姿势好像很正常,看不出来一点有残疾的症状,所以二帮有一点怀疑自己可能是认错人了。

    看看天色将晚,那二帮忽然又起了好玩之心,眉头一皱,不由计上心来,打算过去试上一试再说,所以又跑到另外一个卖帽子的店里,买了一顶礼帽,这才又走了回来。

    二帮待那个男人一切都忙妥当之后,这才慢慢的走上前去,等走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才把手中的礼帽伸过去,口中说道:“老板,行行好,给个方便吧。”

    那个男人看了看二帮那帽壳里少的可怜的几个零钱,面带微笑的掏岀了一个显得很精致的钱包,又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新的发亮的十元大钞准备放进那个帽壳里。

    二帮非快的把那个礼帽缩了回来,也微笑着连忙说道:“不要那么多,如果没有零钱,那就下次吧”

    哪有讨饭的嫌别人给的钱多的道理,那个男人好奇的把目光望向二帮,正好二帮也正在把目光望向了他,也就在二人目光刚接触的一刹那,那个男人显然有点怔住了。

    也就在二帮刚刚离去没几步的时候,一个打扮的风光亮丽看上去有点特别风韵犹存的显得很富态的女人走了过来,嘴里问道:“怎么了?”

    那个男人回道:“可能是一个讨债的”

    “欠人家多少钱,给了不就完事了吗?”

    那个男人又说道:“人家讨要的可能不是钱,而是一个人”

    那个女人又说道:“什么人不人的,看你显得很庄重的,快给我好好的说说”

    “唉,人家的确是来讨要一个人的,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那个人就是你”那个男人说道。

    “放屁!又发神经了不是”

    说完又轻轻的给了那个男人一记粉拳,才笑得颤微微的到里屋去了。

    那个男人还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沉思良久才嗫嚅着说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