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善良无须考核
    “呵呵呵,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有办法,银行里礼拜天是不开门的,这一点被二帮忽略掉了,但是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二帮又特意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做银行行长的裴家哲同学,让他想个办法,给自己另外开个户头,办个银行卡,这点小事对一个行长来说,还真的就不难办到,但是就是多花了一点时间,所以就过来晚了。

    但是出乎二帮意料之外的就是,当二帮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发现现在有七八个年纪都差不多的小男孩围拢在一起,可是二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小男孩,所以就微笑着走上前去,热情的握住了那个小家伙的小手,赔礼道歉道。

    “先生,这些孩子都是和我一样,没有父母家庭经济也是比较困难,他们也渴望得到惊喜。”那个小李业年有点兴奋地望着二帮,显得一脸天真的说道。

    二帮有点呆愣在那里,首先是这是一群几乎是像孤儿一样的可怜孩子,另外一个那就是二帮现在有点被这个小男孩的行为震惊了,真没想到,一个本身就穷困的孩子,竟然会有一颗如此善良的心,简直可以说是一个除了拥有善良,而且还是一个博大无私的人。

    “好好好,大家都有惊喜,现在我就请大家一起过去大吃一顿,想吃什么,不用客气,随便点。”

    俗话说得好,善良无须考核,可以说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那种善良可能是一种天生的,所以二帮现在也感到无话可说了。

    “好,好,好。”到底都是一群单纯的孩子,听说有好吃的以后,大家都开心的欢呼起来。

    当然二帮决定请他们吃饭的主要原因,其实是想去详细的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

    当然二帮选择的是一家自助餐,有时通过吃东西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德,可以说每一个孩子都是很自觉,所要的东西也不是很多,而且就是连吃相都显得很斯文。

    二帮现在也了解到了每一个孩子的情况,这几个孩子不但都是凤中里面的学生,而且都是由于各种原因,现在都在半工半读,每一个人都是很有志气,很有理想,由于同病相怜,他们就紧密的团结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小团体。

    而且二帮又发了消息过去,到了那个同学群里,向几个在凤中做老师的同学们打听了,确实有这么几个学生,也有这么个情况,而且学校里对他们的部分学杂费等等也是减免的,他们自己所要承担的就是生活费问题。

    二帮现在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去为他们做点什么,那就是给了那个小李业年一部手机,那是二帮昨天晚上特意为他买的,另外还给了他一个银行卡,并且宣布他们以后就不用出来打工了,他们上学期间的生活费等开销,都由二帮来出。

    没想到本是一番好意,但是还被这几个小家伙拒绝了,说通过他们的自食其力,生活费问题,也基本上能够得到解决,反正二帮现在也不勉强,只叮嘱他们,不论是遇到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可以给自己打电话或者发消息,自己一定都会把钱打到那个指定的卡上,并且承诺一直供应到他们走上工作岗位。

    当然几个小家伙,也对二帮的身份来历产生了好奇,就纷纷过来打听,那二帮也没有隐瞒,并且还自我吹嘘道,自己是个作家,也是凤阳县人,就是他们的那个学校里,有好几个老师都是自己的同学,还有好几个县一级的干部,也是自己的同学,所以以后自己一定会关注他们的动态,可不要去干什么坏事。

    最后也教导他们,一个人第一步就是要心地善良学做一个好人,第二步就是要有理想有抱负,争取做一个有志气的人,听的几个小家伙是唏嘘不已,都止不住的连连点头。

    看看都交待得有点差不多了,那那二帮才和他们告辞,准备到汽车站,乘车回家了。

    “站住。”

    也就在二帮顺着路边往汽车站赶的时候,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二帮的斜前方,随即那车子里的人,还发出了一声大喝,倒让二帮打了一个激灵,差一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劫匪了呢。

    不过当那个车子上的人,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的时候,二帮又感到放心了,原来这个人正是自己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霞文礼花店的男老板,那二帮不由童心又起,就故意当作不认识他一样,又准备抬脚向前迈步了。

    “站住。”那个人可能是有点感到着急,那是紧走几步,上来就拉住了二帮的胳膊,呵呵笑着说道:“你可算被我找到了,我还以为又要错过和你见面的机会了呢。”

    “呵呵呵,你是?对不起,你是不是认错了人呀?”那二帮故意装作无事人一样,一本正经地问道。

    “呵呵呵,老弟,你就不要同我装了,你是枣巷子观音堂的不错吧。”那个人心花怒放的大笑着说道。

    “呵呵呵,不错,我是观音堂的,你是我的那个表兄张祖文?”二帮故意装作刚刚想起来的样子,有点一惊一乍的说道。其实二帮昨天晚上,通过他说话的声音和表情,已经作出了判断,那就是确定此人,就是那个和自己在枣巷轮窑厂一起干过,而且还一起喝过酒吹过牛的张祖文,之所以没有过去相认,那是也不想去麻烦人家,既然人家没有认出自己,自己过去自作多情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也算是对他的一点试探吧。

    “那你这是要准备到哪里去?”那个张祖文两眼紧盯着二帮问道。

    “奥,我准备回家了。”那二帮轻声的回答道。

    “废话,走,跟我走,不论你有什么事,都先放一放,这么多年了,哥哥真是把你想的好苦,今天无论如何,我们弟兄两个都要好好的再聊一聊,就像当初在那个轮窑场一样。”那个张祖文不管三七二十一,那是强制性地拉住了二帮的胳膊,就往自己开过来的车子里拽。

    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随缘,客随主便,二帮现在只好听之任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