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我就白送你两个亿
    “芳兰昔失今如面,已是香归别出院,蒲柳如初巢燕飞,一壶苦酒自消怨。? ? ? ”

    每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都有很多的无奈,有时候去想一想,人生短短的几十年,真的就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就这么反反复复的演绎着,随之也就牵动着人们的各种各样的思绪随之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真是很没有意思。

    那个朱梦茹这次又很是大度,当二帮提出要亲自把彭瑛送回去的时候,那个朱梦茹是大力支持,说哥哥送送妹妹那是理所当然的好事情,有什么好阻拦的呢。

    而且也看得出来,现在的彭瑛的确是变化了不少,那就是脾气也改了,人缘也好了,在临走的那一天,有好多的人都过来为她送行,依依不舍的话好像总是也说不完,而且还有很多的人,都主动的过来帮忙,那就是把彭瑛收集来的大大小小的石块都给她搬上车去。

    二帮粗略的估计了一下,那些个大大小小的石头,按照块数来讲,大概有一千多块,如果是按照吨位来计算的话,大概也有一吨多,都是奇形怪状毫无规则,难道这真的就是那种传闻中的陨石吗?不要说都是陨石,大概这里面只要有一块是陨石的话,那个彭瑛都有可能大财,但愿那老天爷保佑,能让那个彭瑛也了却一下自己的心愿,就真的让她捡到一块陨石吧,那二帮只好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祷告祝愿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世界那么大,真想去看下,路上那么堵,想想都痛苦,虽然到处都建了很多的高公路,但是在路上还是生了两次的堵车事故,当那小孩李彭把那车子开到朱梦茹在塘桥镇购买的小别墅时,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

    “怎么样,这么宽敞别致的一个小别墅,留给你单独一个人住,还算满意吧?”那二帮下车以后,有点很是感到得意和自豪的对彭瑛说道。

    “啥个鬼破房子,我也是暂时先在这里安安身,等我把陨石卖掉了,我立即就会去买一套比你这高大气派不知多少倍的大别墅,到时候让你羡慕死。”那个彭瑛有点撇着嘴说道。

    “也祝愿你能早一天实现自己的心愿哟,不过到那时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人哟,最好的到时候也能借一点钱给我用用。”

    可以说二帮这时候说的一半是真心话,有一半也是在戏虐戏虐那个彭瑛,想逗逗她开开心。

    没想到那个彭瑛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放心好了,念你这么多年,并没有抛下我们娘两个不管不问的,还算是个有情有义讲一点良心的好男人,到时候就不算借了,我就白送你两个亿,也让你好好的开心一回,就算是我还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那个二帮只好使劲的憋住了自己的笑意,就当作那个彭瑛在说的是真话,不然的话,那个彭瑛又有可能会认为二帮在笑话她神经病还没有好,但是那个小孩子大概到底是年纪轻的缘故,一时的没有控制住,呵呵呵的笑出了声。

    “小李彭,你也不要笑,我说的可是真的,不过请你也只管放心,到时候妈妈也会给你两个亿,随便你怎么花,我都不会去过问的,妈妈有的是钱。”

    那个彭瑛还是严肃认真地说道,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在说笑话开玩笑的样子。

    “哈哈哈·····”

    二帮可实在忍不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讲笑话的人,越是板着个面孔,就越是有点逗的人控制不住的想去放声大笑。

    那个彭瑛大概也终于被二帮的笑声感染了,不禁也满脸带笑的装作有点嗔怪地问二帮道:“你笑什么?”

    那二帮只好大笑着去解释道;“凭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我就有点搞不懂了,想你这个人小气的不得了,最起码自己有十块钱,才能去想着给别人一块钱,你现在一开口就给了我两个亿,而且又给了小孩子两个亿,那么你彭瑛的身边到底会有多少的钱呢?”

    大概那彭瑛也意识到通过二帮的算账,觉得自己的这个牛的确是吹的有点太大了,但是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钱是个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个人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还要那么多钱干嘛,不过请你相信我,我说的绝对是真话。”

    “好好好,你绝对说的是真话,我相信你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几十个亿的。”那个二帮只好附和道。

    人世间的事情,有时就是很奇妙,通过那彭瑛的说话,二帮似乎都能感觉到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所以立马变得心情沉重了起来,把话题转移开去了。

    “李业年,你明天赶快回来吧,你们观音堂出大事了,有很多人都特意过来找你。”

    也就在那二帮把彭丽的东西搬到了家里收拾好了之后,又让自己的小孩子把自己送到了乐余镇的老家,洗好了澡,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的时候,那个朱梦茹就打电话过来了。

    “生了什么事吗?不要着急,慢慢地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个二帮只好去好言安慰道。

    “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起来大家都很着急,都是成群结队的来找你,我问他们,他们又不说,真是急死了人了,早知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回去算了,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我可能又要睡不着了。”

    那个朱梦茹半是解释又半是有点抱怨的说道。

    说实话,二帮对观音堂人不感到有多大的亲切,相反的每每想起观音堂人,二帮的心里面还会有点莫名其妙的恨意,那是多少年来一直埋藏在二帮心中的一个小秘密,其实这种恨已经是个多少年以前的沉年往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挥之不去,令二帮感到无法忘怀。

    说起那段往事,好像是现在根本就不值一提了,那就是在二帮年轻时,临离家出走之前,那观音堂还有很多的人,都欠着二帮的一笔笔很小的赌债,虽然说,钱不是很多,但是涉及到的人数却是很多,至少有一百多人,而且历经的年代好像也有点太久远了。

    最让二帮感到气愤的就是,这么多年以来,好像大家都把那件事情忘记了,虽然他们忘记了,但是二帮可还是时刻牢记在自己的心里,这也是二帮一直不愿意对观音堂搞投资的原因之一,甚至就是在招工时,也绝对不招观音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