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这样显得热闹喜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呜呜呜,爸爸,我妈妈出事了。”那小孩子还未从开口,就已经泣不成声了。

    “不要着急,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给爸爸说说。”那二帮好言安慰道。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几天她给我说,中国东北吉林地区降了大量的陨石雨,数量之多堪称世界之最,所以她就到东北去了。可是现在派出所里刚刚又给我发了通知,说我的妈妈在新疆出了车祸,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呜呜呜。”那小孩子有一点含糊不清的解释道。

    “生死在天,富贵在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论遇到了什么事都一定要学会坚强,不然这样,我和你一起乘飞机过去看看情况再说。”那二帮一边鼓励一边安排着说道。

    二帮现在才知道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还有个神秘的地方,他就叫罗布泊,自世纪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以来,“大耳朵”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

    在最近结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的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万平方公里。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

    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路过敦煌时,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那彭瑛不知道是鬼使神差还是鬼迷心窍,竟然只身来到了这个地方,出事的地点在红柳村附近,一辆破旧的老式电动摩托三轮车斜翻到了山坡下面,一个被特意加工订做的大木箱里,放着一个有点椭圆形的表面很粗糙的灰色的石头,那个彭瑛还有那个开车子的驾驶员,据听说都是当场送了命。

    那二帮只好和小孩子一起把那彭瑛的遗体运回了江阴,临走之时,也没忘记让一家快递公司托运公司,把彭瑛千辛万苦不远万里,不知道是寻找还是购买到的那块大破石头,也给他送到江阴去,那是一个故去的人的心愿,二帮决定来替她完成。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送葬的仪式虽然说不上很隆重,但是也有不少的人来送行,其实那都是小孩子身边的同事和朋友。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浊,泪珠摇摇熱短儆,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罗衾无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既然夫妻了一场,二帮就决定用雪芹先生的这首《代别离·秋窗风雨兮》来为那彭瑛送送行吧。

    当然二帮也不是那无情无义之人,当那快递托运公司把那块彭瑛在新疆准备往回运的大石头也送过来时,二帮就让人把它摆放到了那个别墅里的水池里,正好和那假山遥相呼应,也算是对那彭瑛的一个永久纪念吧。

    另外二帮又到那东渡苑里请了几个老师傅为那彭瑛特意做了一场法会,也算是为她超度一下吧,想一想那彭瑛跟了自己一场,一辈子也算是可怜,毕竟自从离婚之后,也没有在重新去找新的伴侣,也算是个孤苦伶仃的孤寡老人了,想想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二帮就决定准备以那彭瑛的名义,到那敬老院里去捐一点钱,也算是为她做上一点善事,希望她来世能够不要再过孤独的生活了。

    由于再回江阴一趟也不容易,二帮现在就很想再去同自己的那些小弟兄们碰碰头聊聊天,虽是异姓兄弟,不能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是自己这个做老大的,条件好起来了,所以每个人都等于白送了他们十几万块钱,那个马木匠也搞了一个小型特种养殖场,又找了一个寡妇,而且还是他过去的老乡嫁到江阴这边来的,如今老公去世了,也算是有家有业,后半生总算有了依靠了。

    陈连柱小女儿出嫁,想向父母要一部车子作为嫁妆,老夫妻两个很是为难,那二帮就让那个侄女自己去挑选,最终也只选了一部十几万的红色小跑车,二帮那是开开心心的替她付了款,而且还请他们几口子小搓了一顿,真是令陈连柱两口子很感到过意不去。

    小夏夫妻两个都看得开,唯一发愁担心的就是小孩子上学所需要的经费问题,那二帮也全部包揽了下来,直到大学毕业所需的钱都由自己来供应,怕他们不放心,二帮就给了他们一张十万元的存票,那小夏感激的差一点流眼泪,并信誓旦旦的许下了诺言,这辈子只要是用得到他的地方,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二帮也看出来了,那个小夏说的是真心话。

    当然最后还有一个令二帮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把自己当作本家大哥的小东北了,父母去世的早,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只怕到老了无依无靠的,虽然也为他了却了一桩心愿,那就是想要一根又大又粗的金项链和一部威武雄壮的气派摩托车,但是二帮还是感到好像亏欠着他什么一样。

    再次聚会的地点还是在那个王伟饭店,并不能因为自己有两个钱了,生活就变得很奢华,二帮一直注意着这个细节。

    可以说大家都很开心,不管是老婆孩子能带的都带来了,一张大圆桌显得很拥挤,二帮本来是准备开两桌的,但是弟兄几个都不同意,说这样显得热闹喜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