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二帮也忍不住积极插言道:”我也想说两句。“

    看着众人都把目光也聚集到了自己这里,那二帮内心甚感得意,但是表面又不好意思显露出来,也学着那个柏克森说话时的表情神态说道:”我虽然说不清你们西方人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东方人的祖先皆是女娲娘娘所造,为什么要造人,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也是为了众生能够在大自然中长期的生存,因为人们的鬼魂还在混沌世界时就已经生成了,可以说那些精灵的形成也是蒙大自然所赐,因为有水有空气就是促使他们生成的主要原因。

    比如说,在地球上不论在何种地方挖上一个池塘,要不了多久,这个池塘里就会有形形色色的几乎不知名的新物体诞生,可以说这是个不容置辩的事实。“众人又是面面相觑,可以说二帮举的这个例子那是充分说明了很多问题的。

    那二帮又说道:”刚才那位博士说人为什么会记不住自己前世里的事情,在我们东方的幽冥界为了便于地上人间的管理,在他们投胎转世之时,都是特意让他们喝了一碗孟婆汤的,关于这里面的详情反正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还是那句话,请大家有空就到阅文集团的起点中文网去点击阅读我发布的那部长篇小说《关于年的荒唐故事》,有可能也会给你们很多的重要启示的。“

    众人还是沉默不语,低头深思。

    但是柏克森可能是悲心切切,也接着继续劝导:“诸位博士,佛法的道理,非常殊胜,最真最美,最实最善,教义圆满而彻底,无可反驳。除非你不接触,只要稍微进入,其无懈可击的教义,必定使你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今日回来与诸君同聚,绝非偶然,是有大因缘的。希望诸位捐除己见,以开放而客观的态度,相信佛法、接受佛法、修证佛法,以达无上真正之道。固执己见、固执所学,图增烦恼。”

    这时就有些博士表示:“我们决不能放弃所学,改而跟你学。多少年来,我们所修所学,已成定见,已成习性,如何能舍?”

    柏克森比丘云:“今有一喻,可去你执:一智一愚两人,由荒地各担一担麻骨回家。中途,又见一堆麻绳。智者弃麻骨,取一担麻绳。愚者却说:‘这麻骨我担了这么远,又扎得这么牢固,我不能舍弃。’还是担着他的麻骨,继续前行。智者又以麻绳换成麻布,再以麻布换为毛毡,用毛毡换成白银,又换成黄金,最后换成红宝石。

    愚人则始终固执不换。智者带着红宝石回到家乡,亲族欢喜奉迎,终身安乐;而无智愚人的一担麻骨,则相形见绌,真是天壤之别,家乡亲族不悦不迎,且讥讽责骂,愚者徒增苦恼。”

    柏克森比丘顿了一下,续道:“博士们,不应执着下劣的见解,坚牢不舍,自甘下愚。一生勤劳,到头来不免增加烦恼忧苦。”

    那二帮也附和道:”人挪活,树挪死,在我们中国就是三岁的小孩也懂得这个道理。“

    又有些博士说:“我们已是生徒遍天下的,而且世人都知道我们向来反对鬼神迷信,破除鬼神迷信的。我们都是唯物论者,正在享着大名誉、大利养,不允许我们去改变啊!”

    柏克森比丘正色道:“朋友们,为人师表,应该以真理、善法授人,使他们得到真实的利益。不应追求虚幻不实、对人生没有实质意义的东西,不应轻信不合真理、站不住脚的理论,更不应以此去误人子弟,自误误人。”

    此时,有人愤然大叫:“柏克森,你不近人情,我们自有见识,绝不改变。你强行相谏,只会造成对你的不满!”

    说完,有些人跟着他一哄而散,离开学术中心。

    柏克森叹曰:“可怜悯的人呀!为什么这么冲动呢?真是众生难度啊!博士们,不要像他这般狂妄、愚蠢,请你们自作深思熟虑,再作抉择。何者为善?何者为恶?舍恶从善,才是道理。”

    这时会中还有位博士,见柏克森侃侃而谈、谆谆善诱、言词巧妙、意义深长,在遭到顶撞时,仍然一本初衷、心平气和,不禁倾倒,纷纷礼拜,诚心皈依。

    柏克森为他们授皈依毕,说:“诸位发此胜心,皆因宿世有大善根,难得!难得!但须知道,不是皈依我,是皈依佛、法、僧三宝。也不须学我出家,还是如常工作、如常生活。

    但依佛理,深信因果,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用其心,毋令放逸。这样便是一个很好的在家佛弟子了。”

    众博士踊跃欢喜,信受奉行,并商请柏克森长住伦敦,广度群迷。

    柏克森说:“如果你们能够将我所说的佛法,身体力行去做,又能展转流布、劝人信受,那么佛法就常在你心。又须发长远心,自己深信不退,劝人深信不退。我即使不住伦敦,也会用我的禅定神通,鉴察你们的心行的。”

    是时,诸博士又争相邀请柏克森住在自己家里,以便亲近请益。那邵医生也只好带着二帮向柏克森告辞回去了。

    次日,伦敦各大报章,详载发生在学术中心的事,轰动一时。各界人士闻风蜂涌而来,车马盈门,拥挤得很。但柏克森似乎早有预知,已经遍寻不获,不知去向了!

    ”李先生,你这几天似乎有点闷闷不乐,是不是身体有什么地方感到不适呀?“

    在那回行的客机之上,刚一坐定,那邵医生就对二帮无比关切的问道。

    ”唉,不是自身身体的原因,而是心情的问题,这次伦敦之行,不仅让我长了见识,也让我感到了自身深深的不足之处,本来以为自己这么多年已经算功成名就了,可是与那个柏克森比起来,自己连井底之蛙都算不上,就是在佛学道路上也只能算是个爱好者门外汉而已,如此长此以往,又怎么能够担当起弘扬佛法的大任,更何况还有宣传《玉历宝钞》的任务,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那二帮有点很忧心忡忡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